呂紹煒專欄:違約與退出 希臘與歐洲才能重生(下)

2015-06-29 05:10

? 人氣

齊普拉斯以反撙節上台,帶動民意卻未能真正解決問題,甚至可能讓希臘陷入更大的災難。(美聯社)

齊普拉斯以反撙節上台,帶動民意卻未能真正解決問題,甚至可能讓希臘陷入更大的災難。(美聯社)

救急不救窮 脫離紓困只能靠自己站起來

從過去歷史看,要結束主權債務危機,唯一的方式,是靠這個國家自己站起來,外來的紓困與援助只是救急,不能治本。而希臘完全缺乏這種靠自己站起來的「恥感」與決心,經濟改革毫無進展、經濟情況每況愈下。危機發生以來,國內生產毛額(GDP)萎縮了25%,其它歐豬國家萎縮大概只在5-10%左右,問題就在希臘經濟與產業完全缺乏競爭力,又不願大刀闊斧進行改革。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病入膏肓的希臘經濟

希臘從2001年加入歐元區以來,一直是一個劣等生;經濟與產業缺乏國際競爭力,所以長期貿易赤字占GDP比重在5-10%左右;希臘政府治理差,公務員占全國的22%,10年間薪資調高1倍,50歲即可退休享受超過90%的退休年金;因而帶動民間薪資成長,同樣的10年間,其單位勞工上漲45%,而全球資優生德國德國只上漲5%。

初期在歐元區的庇護下,這種等於是政府借債挹注民間消費的經濟模式還可運作,但創造的經濟繁榮其實是另外一種泡沫。當希臘政府的稅收難以支應這種類似「龐氏騙局」的架構時,又無法在金融市場借到錢─即使借到利率也非常高,此時泡沫就破。這就是造成希臘危機的根源與結構因素。

但看看希臘發生危機後的表現,看不到太多經濟改革成果─逃漏稅如故、坐領乾薪與退休金的寄生階層仍多、政府行政效率低落不變、產業競爭力毫無提升,從政府到社會再到一般民眾,看不到太多反省與進步。這次齊普拉斯能靠反撙節上台,就可看到此一社會心理現象。

希臘要永遠當乞丐嗎?

希臘強調削減退休金、裁減公務員等撙節措施讓希臘經濟衰蔽,不能說錯,但卻只說了一個表象,真正讓希臘經濟持續下滑難以振興的原因,是其缺乏經濟改革、國際競爭力差(表現在高工資卻無相應的生產力)。債權國當然無法接受希臘拿了援助款卻拚命去發養老金;難道希臘要永遠當乞丐、一直伸手靠他人給錢援助嗎?

經濟學家克魯曼一直是反對撙節政策最力的學者,他認為撙節政策讓該國經濟更形惡化。從短期與表象看確實如此,但從長期與結構改革看卻非事實。18年前的亞洲金融風暴,陷入破產的韓國,接受IMF紓困。韓國遵守改革與撙節要求,也在經歷短期緊縮後很快站起來。當時韓國接受IMF提供195億美元的援助,此事被韓國人民視為「國恥」;韓國民眾為此發起「捐黃金救國家」。IMF的援助同樣附帶許多改革與撙節條款,韓國被迫全盤接受。

韓國紓困3年還款今成經濟強權

韓國也有民粹,輿論痛罵政府無能讓「韓國成為IMF的殖民地」;利率拉到30%、經濟衰退6.7%、企業倒閉風出現,連大財閥也倒了幾家,裁員四起,失業率拉高。不過韓國政府並未如希臘政府這般的反覆,而是信守承諾、嚴格執行紓困條件─更重要的是民眾勒緊褲帶咬牙支撐,剩下的財閥也奮進提升競爭力,三星、現代、樂金等都是在那之後才成長提升為有全球性競爭力的企業。結果韓國3年就還掉援助款,比原訂還款時間提早了快3年,現在已被列為全球最先進而有競爭力的經濟體之一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