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違約與退出 希臘與歐洲才能重生(上)

2015-06-28 06:00

? 人氣

希臘是否違約成為近期全球矚目焦點,但很可能希臘退出歐元區才是救贖之道。(美聯社)

希臘是否違約成為近期全球矚目焦點,但很可能希臘退出歐元區才是救贖之道。(美聯社)

希臘與債權國之間算是進入最後階段的短兵相接,外界關注最後關頭是否達成協議、希臘是否違約,終而被迫退出歐元區。但深入看,希臘真正的問題不在欠債多少,這次是否達成協議已不是重點,最後恐怕終究要走上違約、退出歐元區之路後,希臘才能重生、歐元區也才能脫困。

希臘與債權國各有籌碼

希臘與債權國的爭鬥,雙方各有籌碼;債權國的籌碼當然就是希臘「需款孔急」,拿不到紓困金,就要流動性枯竭,不僅無法償債,連公務員的薪資、退休金、社會福利金等全部發不出;經濟方面,必然是銀行體系資金加速外逃、甚至可能引發嚴重擠兌與倒閉、投資消失、金融動盪、經濟下滑。

至於希臘作為債務人,唯一的籌碼只有一個:希臘如違約,債權人的貸款是否能償還事小,真正的重點在歐元區因此承受的震盪,最嚴重則是說「希臘退出歐元區」會導致歐元區因此解體。希臘總理齊普拉斯近日接受奧地利報紙《Kurier》採訪時就稱,希臘退出歐元區將意味著歐洲貨幣聯盟瓦解的開始。而且他強調「希臘脫歐不能成為一個選項」,無論對希臘還是對歐盟來說都是如此,脫歐將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也將意味著歐元區瓦解的開始,這對全歐洲人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希臘手上王牌日益掉漆

債權人手上的籌碼當然百分之百克死希臘,不必多言;但希臘的王牌呢?債權國怕了嗎?

當然怕,否則不會拿紓困金給希臘,談判不順又要一談再談。不過,希臘這手牌也不是無敵、甚至無價到可需索無度、為所欲為,此所以當希臘左傾政府年初上台翻盤後,雖然債權國重新談判、作小幅退讓,但希臘索價過高時又態度強硬,逼迫希臘政府讓步。

這半年來,我們看到的是希臘政府最早提出的如民營化停止、債權減記、結束撙節措施等,雖然敲鑼打鼓喊得非常大聲,但最後其實最後都是希臘退讓。

希臘退歐的衝擊下降

那到底希臘違約、退出歐元區的影響與衝擊有多大呢?沒有人真正知道及可評估、預測,現在所有預測─不論是認為非常嚴重、或認為衝擊有限的講法,都不可信;因為希臘退歐是屬於「黑天鵝事件」,過去從未發生、經歷過,無從評估。但以爆發希臘危機的5年來的發展,希臘的籌碼其實在流失中,手上王牌日益生鏽。

5年前希臘危機剛發生時,整體歐元區仍在金融海嘯衝擊餘威中,不僅希臘而已,所謂「歐豬5國」(葡萄牙、西班牙、愛爾蘭、義大利、希臘)全部陷入危急,當時如希臘退歐確實可能引發骨牌效應終而導致歐元區解體。但現在只有希臘仍在加護病房,其餘「豬國」即使接受過紓困,也已停止接受援助或甚至歸還援助金,經濟雖不頂好,但已有正成長,更有能力承受衝擊。當希臘財長說其退歐會發生骨牌效應時,義大利財長立刻表態說希臘退歐與否跟他們無關,因為義大利經濟已邁向正軌。

債權國感到希臘是無可救藥的惡鄰

而經過5年,歐元區國家已逐漸已作好希臘退歐的心理準備,不再視此為歐元一體的末日,因此也不再一味妥協。這可以從包括歐洲央行(ECB)、國際貨幣基金(IMF)及各主要債權國對希臘態度日趨強硬可看出。ECB斬釘截鐵的說不能用ECB的錢還IMF的錢;對6月底的還款,IMF在6月談判時就因不滿希臘未提交方案而先退出談判,總裁拉加德更明白說「沒有寬限期」;至於最大債權國德國,則更是沒好臉色,拒絕退讓妥協。

此外,希臘新政府的反覆、情緒、缺乏專業,讓債權國耐心盡失。齊普拉斯是典型的民粹型領袖,靠著反撙節上台,但事實上卻過於一廂情願及昧於國際情勢,對外談判不順立即在國內發飆,痛罵債權國─從要德國賠償二戰時占領希臘的損失(而且算出的金額剛好抵銷其負債)、到指責援助方案「掠奪希臘」,這些作法或許可凝聚民氣、達成自我取暖效果,但卻無助於解決問題,反而激起債權國民眾更大的反彈。

德國的民調顯示,超過8成民眾懷疑希臘會遵守撙節與改革諾言;彭博社就說,採訪德國人的感覺是:其實德國民眾對於支持希臘沒有意見,但希臘官方將矛頭指向德國的言論愈來愈荒唐,讓德國人感到這個惡鄰已無可救藥。

齊普拉斯似乎忘記,不是只有他要面對國內民意壓力,每個債權國的政府都要各自面對自己的國內壓力。如果那些政府拿錢任希臘繼續揮霍,不作撙節的要求與規範,大概很快就要被自己的民眾唾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