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民粹不敵現實 希臘變天是鬧劇還是悲劇?

2015-02-22 03:40

? 人氣

希臘與歐元區的交手,到目前為止算是步步敗退。(美聯社)

希臘與歐元區的交手,到目前為止算是步步敗退。(美聯社)

希臘民眾支持反撙節、要求債務減免的政黨上台,以為(或是期望)未來會有改變;一周後,一切被打回原型─民粹不敵現實及專業。最新的發展是歐元區給予希臘延長4個月的紓困貸款,但最後仍要視希臘23日提出的改革清單而定。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上台後,官員就前往希臘的幾個主要債權國訪問,討論債務重組,但得到的回應顯然不佳。選舉期間,齊普拉斯的訴求是反撙節,而且要各國給予希臘債務減免,這個訴求對希臘人而言,當然是叫好又叫座。不過上台後,回歸現實,不再提債務減免,而是提債務重組,但重點是不論如何重組,都算是一種「實質違約」了。

負責援助希臘的「三駕馬車」(指歐洲央行、國際貨幣基金、歐盟等三個主要負責援助希臘的單位)開的藥方,是好是壞、是對是錯,不論在理論或實務上,至今仍爭論不休。

以希臘為例,經過6年痛苦的衰退後,希臘經濟終於從衰退爬回零成長,觀光客人數增加到高點,經常帳出現平衡,政府赤字得到控制,大有藥方見效、苦盡甘來的味道。但另一方面,希臘的「被迫撙節」卻也讓社會與經濟接近崩潰,失業率高達26%、GDP較風暴前大減2成以上,民眾實質所得大減3成,生活難以為繼、痛苦不堪。

在這裡,被援助的希臘與金援國的民眾感受落差極大;希臘人痛恨紓困加諸在希臘的限制與條件(主要是改革與撙節),因為那些措施確實讓希臘人生活水準下降,他們覺得被迫害。其它國家的人也痛恨希臘的不爭氣,要他們花大把銀子援救,甚至花錢援救卻得不到感謝。民間的落差反應在政治上就是:明明脫離現實(既說要留在歐元區又要債務減記)的齊普拉斯贏得選舉組閣,但挾其「新民意」出外談判卻一路碰壁。

會有此結果並不讓人意外,希臘是小國,完全不具訂定國際遊戲規則能力─連綜合國力是希臘數十倍的俄羅斯都會倒在國際遊戲規則下;破產接受紓困更是居完全劣勢。不過希臘似乎未看法這點,不管是民眾或政客都不斷流露「一廂情願」的期待與決定。

競選時提出的債務減記(白話講就是要賴帳,借的錢不還了),上任後要拿紓困金卻要取消撙節限制與條件,拒絕延長現行紓困協議、要求以過渡性貸款取而代之;甚至希臘新政府的財政部長瓦魯法克斯提出搞一個歐元區的「共同債務機制」(就是希臘的債要所有歐元區國家一起承擔的意思),都是這種一廂情願到完全不務實的反應。

希臘危機最後較可能的結果是希臘留在歐元區,遵守「大哥們」的要求,但為了讓希臘政府對國內政治能交待,紓困條件在某些無足輕重的小地方放寬,但牽涉到「大是大非」者該是一步不讓。然後大家再一起過著「危險婚姻」,等待下一個引爆點。

不過,從雙方交手,希臘不斷敗退就看得出,希臘籌碼其實非常少─縱然歐元區原則上不希望希臘退出,但也絕對不到「不惜任何代價」要留住希臘的地步,甚至主要國家都作好讓希臘退出的準備。打著反撙節而上台的希臘政黨,現在看起來像是演出一部鬧劇─爭取不到太多東西,但搞得國內經濟動盪、資金外流、金融業搖搖欲墜。而如果搞到退出歐元區,則鬧劇可能轉為悲劇─阿根廷早年也曾破產賴帳,結果讓阿根廷經濟走入10年不景氣,希臘資源遜於阿根廷,如走到這步,可能慘烈程度勝於阿根廷。

台灣國內的民粹程度、對國際情勢與規則的「不屑」(或是無知),與希臘差可比擬。看看希臘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