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中資木馬」占領高雄港

2018-09-26 15:00

? 人氣

中國國有最大貨櫃航運商中遠,併香港東方海外,疑繞道入主台灣碼頭

中國國有最大貨櫃航運商中遠,併香港東方海外,疑繞道入主台灣碼頭

近年中國利用「一帶一路」政策,有計畫地透過資本擴張,將勢力擴散到各國港口,包括巴基斯坦、緬甸、斯里蘭卡等地。這讓南海、印度洋周遭國家如印度、澳洲,以及美、日等國緊張。如今,中國勢力也進入台灣港口,而且是台灣最大港高雄港的碼頭。

中資控制台港口?還要外國提醒

九月十九日日本英文雜誌《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網站上刊出一篇文章〈台灣悄悄讓中國國營企業接管港區〉,揭露台灣高雄港也被找到破口,疑似被中資間接拿走港口經營權。若台灣港口被中資控制,那將成為國安問題。

一切源於去年七月,中國大型國有企業、最大貨櫃航運商中國遠洋運輸(集團)公司(中遠,COSCO)宣布以六十三億美元,併購世界前十大貨櫃航運商香港東方海外貨櫃航運(OOCL)的母公司東方海外(國際)(OOIL)。這個併購案到今年八月初才正式完成。

中遠於併購後晉升「海運三哥」,香港東方海外仍以原品牌經營。併購前,香港東方海外就已租用高雄港六十五、六十六號碼頭到二○二四年,並由全資子公司台灣東方海外代理營運。收購後香港東方海外繼續承租高雄港,引起中資入侵高雄港的疑慮。

現階段「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業別項目」並未開放中資投資船務代理業,但日本《日經亞洲評論》提醒,今年七月,原代理商台灣東方海外已被百慕達商東方海外(代理)公司買下,百慕達東方海外註冊人為在台的僑外資公司中國遠洋企業董事長徐定心,徐並擔任台灣東方海外新任董事長,台灣東方海外新任董事會成員也都被列為百慕達商東方海外的代表法人。

不是中資?投審會信了

經濟部投審會指出,徐定心為台灣人,被收購後的台灣東方海外也無中資及中資股東,最終受益人為兩個台灣人與一個香港人。投審會亦稱,百慕達商東方海外沒有中資背景;中國遠洋企業與中國中遠也僅有業務往來,並無投資關係。此外,被百慕達東方海外買下的台灣東方海外跟香港東方海外已是互不隸屬的獨立公司。因此投審會通過百慕達商東方海外買下台灣東方海外。

香港東方海外(OOCL)被中國中遠集團併購後,中資可能間接掌握高雄港碼頭經營權。(林瑞慶攝)
香港東方海外(OOCL)被中國中遠集團併購後,中資可能間接掌握高雄港碼頭經營權。(林瑞慶攝)

中國遠洋企業為中國中遠集團在台總代理,業界常視之為中遠在台子公司。不過,中國遠洋企業今年九月特別聲明並非中遠在台子公司,也澄清:「公司股東購買台灣東方海外股權,純屬特定股東個人投資行為,與該公司無關。」但中資成功繞開台灣現有法令續營高雄港碼頭的疑慮仍揮之不去。

投審會也做出三項附帶決議,包括台灣東方海外不能被中資控制、後續股權異動須經投審會核准,以及投審會將定期實質查核。

但中國遠洋企業的紅色歷史不容抹煞。中國遠洋企業是一九九七年由台灣交通部與經濟部特許成立。當時兩岸海運尚未直航,須透過香港第三地中轉,因此中國遠洋運輸公司為爭取兩岸彎靠航線商機,透過香港分公司在台投資設立中國遠洋企業,其中七成為港資,其他為台資,這等同中國遠洋企業源起於中遠變相在台投資的公司。

此外,中遠集團其實早已入資台灣,一三年啟用的高雄港洲際碼頭及貨櫃中心,由高明貨櫃碼頭公司承攬BOT興建,陽明海運持有高明四七.五%股份,其次香港商政龍投資公司持有三○%。政龍就是由中資中遠、中國海運、招商國際合資組成。

相對之下,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審理中遠併購東方海外的案子則有不同做法,也讓這起併購案遲至今年八月才正式完成。

據《彭博》(Bloomberg)報導,由於香港東方海外在一二年與美國加州長灘港(Port of Long Beach)簽約投資四十六億美元,租用其中一座貨櫃碼頭四十年。美國國土安全和司法部門因此要求,中遠集團須將長灘貨櫃碼頭經營權先轉讓給信託,受託人須為美國公民,非東方海外股東,獨立於中遠,日後再由信託賣給第三方。中遠同意,並於今年七月與美方簽署協議之後,才讓整起併購案塵埃落定。

貨櫃載運軍隊、武器侵台?

航商租用高雄港專用貨櫃碼頭,除了做自家船隻泊靠、裝卸貨櫃的據點,也會協助其他航商船隻裝卸貨櫃再收費,如同二房東。一旦中資掌控高雄港碼頭具體將有什麼影響?貨櫃運輸業者認為,目前尚未見顯著作用,台灣情況也難類比國外,但政府確實可密切注意中遠是否有進一步擴大影響力的作為。

一位在台海運外商分析,外界以「中資木馬」形容中遠併購東方海外,最壞情況是中國以民航掩飾軍事用途,像是用貨櫃載運軍隊、武器等侵台。不過,一則台灣海關及情報網並非虛設;二則運輸及戰略效益並不高;三則討論港口國安,通常伴隨雙方軍艦泊靠、刺探軍情等問題,在高雄港並不存在。

一時恐怕找不到接替者

「中遠併購東方海外就是出自壯大市占率的商業考量,若說只衝著高雄港而來實在過於牽強。」這位航商說道,兩岸業務占台灣海運業者五成以上,對岸船隻往返台灣早就相當頻繁,也未見國安問題,不宜過度渲染。

但風險也不是完全不存在,就有航商警告,中遠集團不會停止擴增影響力,未來若租用更多高雄港碼頭,或中遠併購其他外商,間接擴增對台影響,台灣方面就要適可遏止,免得從經濟上被扼住咽喉。

這位業者解釋,據台灣港務公司統計,近年高雄港每年貨櫃裝卸量約一千萬TEU(二十呎櫃),香港東方海外租用高雄港專用貨櫃碼頭已約二十年,去年裝卸一三○萬TEU,其中近半為台灣亟需的轉口櫃,是帶動高雄港相關產業鏈的重要動力。

何況高雄港從全盛時期聚齊九大航商租用貨櫃碼頭,如今除了國籍業者長榮、陽明與萬海,國際航商僅剩韓國現代、香港東方海外與美國總統輪船(APL)租用碼頭,若東方海外退租,恐一時找不到接替者。

美防「往上加」、台憂「減到零」

「美國是為了防止中遠的勢力『往上加』,因為併購前中遠集團本就已在加州獨資及合資營運各一個碼頭;但台灣若卡住台灣東方海外則是『減到零』,也造成這次裁量空間不大。」上述業者分析道。

不過,這名航商也提醒,控制整個港跟個別碼頭仍有相當程度差別,像是中遠收購希臘港務局六七%股份,擁有彼里夫斯港(Piraeus)經營權;收購西班牙瓦倫西亞港(València)五一%股權,並以十四億美元取得斯里蘭卡赫班托達港(Hambantota)九十九年「特許經營權」等,台灣情況相對安全,但還是要注意。

中資繞道染紅高雄港碼頭
中資繞道染紅高雄港碼頭

東方海外創辦人董浩雲友台

中國最大貨櫃海運公司中國遠洋運輸集團(中遠)併購香港東方海外,牽動高雄港碼頭被中資入侵的疑慮,凸顯兩岸航運千絲萬縷的連結。
香港東方海外1969年由船王董浩雲創設,董與國民黨關係深厚,東方海外logo就是用中華民國的國花梅花。董浩雲1981年逝世後,交長子董建華管理,董建華1997年擔任香港特首後,交其弟董建成擔任董事會主席至今。

董浩雲1946年在上海成立中國航運公司,1949年遷台,1950年在台登記成立。董浩雲之女董小萍嫁給前海軍參謀長彭孟緝之子、前中航董事長彭蔭剛。董建華長子、香港東方海外執行董事董立均,也是台灣女婿。2007年,交通部抗拒中國航運入股台航,就被市場認為是要化解「中國吃掉台灣」的危機。

董家與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私交甚篤。2010年卸任特首、擔任中國政協副主席的董建華訪台,就由連戰作東邀宴。2005年彭蔭剛任中國航運董事長時,中航新船在上海舉行下水典,也邀連方瑀到場為新船命名為「中華和平號」。(張家豪)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家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