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頭狼原則領導-你不必時時都當老大:《狼的智慧》選摘(2)

2018-10-15 05:10

? 人氣

狼群以領頭狼為主,「領頭狼也可能做出傻事。」(flickr@_ Liquid)

狼群以領頭狼為主,「領頭狼也可能做出傻事。」(flickr@_ Liquid)

生活中我們最需要的,是一個教我們發揮專長的人。

――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清晨時光,十二隻狼正穿過山谷,走在最前面的是幾隻阿爾法狼(Alpha),其他的狼隻尾隨在後。押隊的是夾緊尾巴的歐米茄狼(Omega),牠保持距離,不太敢走上前,深恐阿爾法狼會咬牠,將牠趕到自己所屬較低的位階去。

這個畫面哪裡錯了?通通不對!它是我虛構的,事實上這個早晨我在黃石公園拉瑪爾山谷看到的如下:

十二隻狼正穿過山谷,走在最前面的是幾隻一至兩歲魁梧的公狼,牠們在厚厚的積雪中犁出一條小徑來,讓領頭狼夫妻省下珍貴的精力。隊伍後方有幾隻青年母狼,悠哉得好像在購物閒逛,最後面是和大家有些許距離、懶洋洋跑來跑去的小狼兒,忙著嗅聞某個令人好奇的地方,或者激怒幾隻烏鴉。突然間,大夥兒像接到指令似地站住,整齊劃一往一個方向看。我循著牠們的目光但什麼也沒看到,顯然這群狼察覺到某個潛在的危險。最後頭的那隻青年狼用力撞上牠已經站住的哥哥,這會兒牠也明白過來了,藏不住自己的緊張情緒。隊伍前的那幾隻狼往旁邊站,回頭找領頭狼;領頭狼毫不猶豫帶頭繼續向前,其他狼一隻接一隻跟隨在後,連小狼也都全神貫注,不再分心。

我眼前有一場堪為典範的領導行為示範,沒有誰居優勢,也不必打壓誰,無須盛氣凌人,而是安靜地展現權威並且勇於承擔責任。

既然如此,在描寫狼群時,為什麼我要把先前虛構的畫面召喚出來呢?

狼 白狼(flickr@RichardBH)
阿爾法狼是狼群中最優秀的狼,而它的配偶也是母狼中的佼佼者,它們的交配所生育的後代,保證了狼群後代的品質。(flickr@RichardBH)

 

 

現在流行「根據最高將領原則領導」,許多人花不少學費在週末參加管理研討課,學習「狼的領導行為」。上課時學員坐在狼禁獵區,觀看阿爾法狼如何統治牠的狼群。野生的狼若要花一輩子的時間去學習如領導,那豈不是既可笑又荒謬。如果這種課程有效,大可以嘗試參加一場周末研討課,學習當個好媽媽或者好主管。

在狼禁獵區學習領導之道,實在是很糟糕的做法。想要體驗高品質領導的人,應該去荒野觀察自然環境裡的狼。不是體型最大、最強壯或者最勇敢的狼就理所當然領導家族,更多時候是個人的領導風格。這端視其能力而定,在某些情況下,一個狼家族中的其他成員也能暫時領導團隊。在定居的地盤上,青年狼甚至可攬下這個任務,絲毫不損及領頭狼的尊嚴。

領導狼家族最重要的是經驗。遇到特定狀況,若有一隻狼憑藉經驗和信服力做決定,整個團隊都會欣然接受。領導與個人特質有關,一如性格的形塑。當然,正因為情況看似緊急時,才會需要一位決策者,通常由有經驗能通盤推演的領頭狼擔任。

一般而言,領導性格應具備精神上的強韌以及適應社會的聰明才智,才能獲得團隊成員青睞。位階高的動物為了家族內友善的基本氣氛與和諧而努力,促進團結及共同體感覺。已經當上領頭狼的,不必時刻指揮任何一隻狼,牠們自然煥發出一股威嚴。

所以,領導地位完全不必靠盛氣凌人,一天到晚吹噓或挑釁的主管,大部分是擔憂失去權力,因此並不具備領導性格。狼可以透過一次直接的眼神接觸、一聲嚎叫,或者擋住去路,便畫下牠渾然天成的權威界線。

此外,一項研究指出,狼團隊中的領導者承受最大的壓力,從牠們的糞便能找出糖皮質素賀爾蒙,這是長期承受壓力排放出來的。以演化的觀點來看,這表示責任重大的職位,長期伴隨著持續性的高度社會壓力,這會影響身體健康,例如免疫系統和生育力減弱、壽命較短。因此傑出的領頭狼盡可能維持團隊內和諧、無壓力的氣氛,也完全符合自身利益。透過清楚的規則、明定界線,熟悉儀式,以及精確的行為範疇,便可達到目的。

再者,我們早就察覺:領導是女性的事。狼家族不需要女性保障名額,基本上重要的事由領頭狼夫妻共同決定,但遇到疑慮時,狼家族包括領頭的公狼,都以領頭母狼為依歸。公狼在這方面並無接受與否的問題。

有些領頭母狼的家族祖先歷代都具有領導性格,領頭母狼生的女兒,經常也會當上狼群的女總管,從父母身上習得統治藝術。

通常領頭狼夫妻會終生廝守。其中若有一隻死亡,下一位有經驗且曾因審慎決策而使家族信服其社會適應能力的狼,便會取代死者的位子。在野狼家族中,鮮少發生嚴重的爭權奪位事件,禁獵區的狼則剛好相反。在我長達二十多年的荒野研究生涯中,只看過兩次領導地位引起的致命衝突。其中一例引起轟動,一隻極端強勢的領頭母狼被自己的狼群給殺死。那隻德魯伊領頭母狼以鐵腕治理其家族,把自己的母親及一個姊姊逐出狼群,對待另一個性情溫和的妹妹特別兇惡,甚至殺死了她的嬰兒。因此,我稱這個妹妹為仙杜瑞拉(灰姑娘)。那隻領頭母狼的行為破壞了家族氣氛,而且每況愈下。

隔年統治者姊姊來到仙杜瑞拉的洞穴,大概又要殺害她的嬰兒。整個家族充滿怨恨並且掀起強烈的反抗,殺死了自己的領頭母狼。仙杜瑞拉六週大的嬰兒活了下來,她接下德魯伊狼的領導角色。後來發生的事令人嘖嘖稱奇:新上任的狼群女首領收養了死去姊姊的嬰兒,以及另一隻德魯伊母狼的後代。於是這個狼群一共有二十一個嬰兒,一下子擴增為二十九隻狼。儘管前任女統治者讓牠們的生活猶如煉獄,全體家族成員仍對其後代展現了同情心,令人刮目相看。一般來說,失去領頭母狼會讓狼群很不好受,但此處卻有相反的效果。看起來這個損失將之前只因艱難困境而團結的狼群,更緊密地融合在一起了。

狼在自己的家族內對於和諧的需求十分殷切,領導的基本原則是家族團結一致,成為一個不可分離的整體――我差不多也會對政治領袖們有這樣的期待吧。暴君絕對不受愛戴,那些德魯伊狼在牠們專斷女王統治下的處境,想必非常不堪。受到折磨與壓迫的仙杜瑞拉一夕之間成為具有包容力的領頭母狼,新的領導夫妻平和地共度了好多年才亡故。

以前人們以「阿爾法狼」以及「阿爾法母狼」來稱領導狼群並且決定一切的狼,這些概念其間早就過時了,田野研究也不再使用。今天我們稱牠為「領頭狼」或者單純稱之為「父母」。阿爾法的概念源於禁獵區研究,阿爾法是希臘文的第一個字母,表示開端或一號;貝塔是第二個,歐米茄是最後一個字母。

過去不可能用今日的規模去觀察野狼的行為,那時的研究人員以為,狼群是偶然聚集的動物,只有冬天時在一起,以利捕捉到大型的獵物。為了要多了解以及好好觀察狼,有人把牠們從不同的動物園運出來,一起安置在禁獵區。

如果把高度社會化的動物隨意且不自然地硬湊在一起,牠們無法避免會展開競爭,最後發展出一種統治階級,如傳統的雞隻啄食順序。因為很多學者使用這些專有名詞,於是關於阿爾法狼的(錯誤)訊息就一直流傳,花了二十個年頭才得以修正,建立關於狼新的理解。

專有名詞的改變,反映出對於狼的社會行為,我們的看法有重要變化。如今我們知道,禁獵區狼的行為反應更傾向「非典型狼」,牠們彷彿在監獄裡生活的人。在最不濟的情況下,好或壞都得處在一起,無論喜不喜歡彼此。牠們的社會行為完全不同於自由生活的狼家族,沒有機會遷徙或與中意的狼交配,也無法狩獵。這對一個群體有何重大影響,實在不難想像。這裡充斥著阿爾法領導的傳統(監獄)階級,阿爾法統治並打壓一切,直到最底層的歐米茄,牠們就像替死鬼頻繁地嚴重受傷。

我在此無意譴責所有的狼禁獵區都一樣糟糕,也有少數幾個,那裡的社會結構相當巧妙,控制生育,人工養育動物長大,有足夠的地方躲藏與掘刨,也可以下水,這些我視為理所當然。但我在許多動物園看到的,令我心疼不已,歐米茄狼驚恐萬分,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遑論與其他動物隔開。我與推動禁獵區的人談到一隻受傷的狼時,他回答說大自然就是這樣,證明了他對動物行為的無知,令人驚訝不已,他辜負了動物的信任,實在難以原諒。毫無疑問,我們能在禁獵區深入研究狼的身體語言,但無法研究其社會行為。

關於領頭狼的地位與任務,延生出許多神話,試舉幾例:阿爾法決定並控制一切,主導狩獵,總是第一個吃肉,並且只與阿爾法交配。所有這些神話,皆能透過田野研究而被駁倒。

黃石公園(flickr@Bernard Spragg. NZ)
黃石公園位於美國,以其豐富的野生動物種類和地熱資源聞名。(flickr@Bernard Spragg. NZ)

我們挑個典型的神話:「阿爾法狼只與彼此交配。」黃石公園的狼中大約有四分之一也與其他狼交配,結果就是家族中有更多的母狼產下嬰兒,部分也共同撫育。只要地方夠大,獵獲夠多,狼的數量增加不是問題。就演化而言重要的是,如果領頭母狼遇難,狼家族內的繁殖仍然無礙。

我在二月交配季節的一天中觀察到,一個狼群裡的好幾隻母狼與不同的公狼交配,甚至與一隻偶然路過的「幸運兒」親熱。來年春天,有四個母親分別在四個不同的洞穴產下嬰兒。每當這個大家族出門狩獵時,就把所有狼嬰兒安置在一個洞穴裡,並且安排一位保母照料。此舉省下可觀的「人力」,方便更多的狼加入打獵陣容。

若論黃石公園曾經出過的完美領頭狼,非21號德魯伊領頭狼莫屬,讀者在前一章已經和牠打過照面了。捍衛家族時牠全無懼色,有一次我親眼看見牠抵擋六隻狼的攻擊,並且打贏了。生物學家瑞克•麥金泰爾(Rick McIntyre)喜歡拿牠與拳王阿里或麥可喬丹相比:獨一無二的天賦,加上超標準的能耐。狼的「標準」不同於人類的平均值,因為每一隻狼都是職業運動員。

21號狼是一隻超級狼,父母來自加拿大,一九九五年重新定居黃石公園;牠是黃石公園七十年不見狼蹤之後,第一批誕生的狼嬰兒之一。同一個時期,牠的父親在幾公里外被一位私獵者槍殺,生物學家捕獲了這位單親媽媽及其幼兒,送回特別的適應禁獵區,母子倆在那裡度過最初的幾星期。假如人類走進禁獵區,餵食狼群,牠們全都會跑到最後面的角落,唯獨我們小小的超級狼例外。牠爬上山丘,站在人類與家人之間。日後這隻幼狼與其他狼被野放至公園裡的時候,牠戴上了一個編號21的無線項圈;長到兩歲半時,牠加入了剛失去領頭狼的那個德魯伊狼家族,很快就成為狼群的首領。所有的雌性動物,狐獾貂等母獸,都非常欣賞牠,她們的孩子愛極了這個壯碩的傢伙。牠對狼群成員的態度非常溫和,有目共睹。當牠殺死了一頭獵物,會立刻離開並躺下,讓其他狼大快朵頤。

21號狼是個自信心十足的模範領導者,牠知道自己要什麼,什麼是對家族最好的,牠的奕奕神采對所有的狼具有安定作用。

我少數幾次體會到牠優越的態勢,是交配季節裡,若有別的狼親近牠的女伴時。牠會站起來嚎叫或僅僅直視情敵;一旦牠朝對手奔去,大多時候對方馬上仰臥作臣服狀。

一位傑出領導者始終是別人的榜樣,這隻領頭狼擁有兩項無與倫比的特質:牠從未輸過任何一場戰役,從未殺死任何對手。牠無論何時表明立場,高貴慷慨得令人驚奇,大器到讓處於劣勢者存活。牠為何如此?

我們人類世界裡,崇高地位對大多數人而言是有意義的,我們希望以人的身分得到接受與肯定。社交上的接納,作用有如嗑藥,讓我們感到快樂,以至於我們願竭盡全力得到它。除了傳導物質多巴胺之外,我們的大腦也會釋放出身體天然產生的鴉片劑和催產素;釋放得愈多,我們就益發覺得愉快。從演化生物學的角度來看,崇高地位對於存活十分重要,原因在於倘使伴侶或食物短缺,地位最高者得以掌握稀有資源。一切仍與繁衍有關,論及演化,存活下來的後代才是唯一重要的。

有時候我們因為情況特殊,不得不登上一個從來不想要的職位,狼的世界也有這種事。

還記得贏得德魯伊母狼芳心,又為狼群所接納的卡薩諾瓦嗎?在那之前,領頭狼揍了牠好幾下,儘管輕而易舉便能致牠於死地,領頭狼還是讓牠溜了好幾次,最後接受牠為家族成員。

當這隻德魯伊老領頭狼以九歲之齡死去時,卡薩諾瓦違反大夥的期望,把首領地位讓給族群中年輕的弟兄。這位聰慧的萬人迷,並不適合當老大,太容易分心,喜歡女人甚於為牠的家族謀福利,牠比較希望自由自在。

 卡薩諾瓦一點也不在乎失去權勢,牠有別的事要忙。牠樂觀、心情愉悅地展開漫遊,交配季節來臨時,便在鄰近的狼家族內慷慨散播牠的基因。這些獵豔出遊結束後,牠總是會回到家人的懷抱。牠骨子裡是個情人,而非戰士,但需要牠時,牠絕不推託。無論是把陌生的狼趕出地盤,幫忙打獵或者照顧小狼,境況艱辛之際,家族可以信任牠。當狼家族遇險,牠像騎士般衝鋒陷陣,全力馳援。只不過牠從未顯露一絲想要接下領導地位的野心。

但是當牠長到八歲,狼的成熟年齡時,卡薩諾瓦讓人再度感到驚喜。因為牠與狼群中的母獸都有血緣關係(狼避免近親繁殖),於是牠再次踏上旅程,回到之前故鄉的地盤,這次牠帶走了五位侄兒,同時招喚了鄰居狼家族裡的五隻母狼。這隻向來沒興趣當老大的狼,忽然間有了自己的家族,共十一位成員。直至二○○九年十月牠故去時,除了交配季節稀鬆平常的獵豔之旅,牠一直盡忠職守。卡薩諾瓦是黃石公園裡許多狼孩兒的父親,牠生前最後一年,才首度在自己的家族內當爸爸,那些狼嬰兒簡直就是牠的翻版:黑毛、高大而且非常獨立。

卡薩諾瓦這隻從來不想擔負責任的狼,最後成為一個狼群的首領。並不是每一隻狼都能這樣無縫接軌,但許多能逐漸適應這個角色。牠們用心學習,變得老練,也正因為知道走過荊棘路往上爬的滋味,最後總能成為優秀的領導者。

加拿大籍生物學家保羅•派奎克(Paul C. Paquet)(取自University of Calgary)
保羅•派奎克(取自University of Calgary)

 領頭狼永遠有把握且心思縝密嗎?永遠冷靜非常且從不犯錯?不,當然不是這樣。狼一再身歷險境,有時候連自己都驚呼連連,或是覺得難以應付當下情況,不知如何是好。假若哪一次表現出怯弱也屬人之常情,這絲毫無損牠在家族中的威望。加拿大籍生物學家保羅•派奎克(Paul C. Paquet)一語中的,他於幾場演講上都強調,「領頭狼也可能做出傻事。」

觀察狼讓我學到很多,我將心得運用在導覽上尤其有用,記得我第一次嘗試當「領隊」,畢竟寫作的收入實在不多,為了改善生活,我有好幾年夏天都在美國當導遊。我非常重視和諧,希望自己帶的每一位團員都玩得開心,因此我以民主的方式讓大家參與決定。「你們今天想看什麼?」或者「我們明天幾點出發好呢?」光是這樣的問題,就讓團員間起了爭執。於是,才一下子我就放棄,改為沉著冷靜地自行決定當天的活動。我發覺,沒人再抱怨了,大家都很滿意。對整個行程以及我的遊客負責,並且充滿自信地決定事情,一開始時我覺得很難,但我從狼那裡學到了怎麼做。基於我的威信,我以「領頭母狼」的身分做決定,並得到接納與認可,因為我的團員知道,為了團隊福祉我一定盡力而為。

《狼的智慧》立體書封(商周出版提供)
《狼的智慧》立體書封(商周出版提供)

*艾莉.拉丁格(Elli H. Radinger)是德國最知名的狼專家,二十五年來近距離觀察了美國黃石國家公園中復育的狼群。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狼的智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