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檢方徹查張安樂是否拿北京錢辦事

2018-08-15 15:00

? 人氣

統促黨反台獨立場鮮明,常舉辦各種活動,資金來源啟人疑竇。(柯承惠攝)

統促黨反台獨立場鮮明,常舉辦各種活動,資金來源啟人疑竇。(柯承惠攝)

八月九日下午,被控違法收受中資的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前往台北地檢署應訊,超過兩百名支持者則在場外高喊「司法迫害」聲援他。但張這關可能不太好過。

據悉,檢調已掌握特定金流,懷疑張不是拿中資,就是拿「中資包裝的外資」做為統促黨的政治援金,才決定和張安樂正式攤牌。

淡出江湖,走入政壇

檢調除懷疑張安樂違反《政治獻金法》及《人民團體法》,也將釐清他是否透過統促黨替中國發展組織,全案朝《國安法》擴大調查。

曾為竹聯幫元老的張安樂,一九九六年因涉及恐嚇和組織犯罪等四案遭北檢通緝,不過當年他滯留中國深圳經商,靠著安全帽的生產和製造而一夕翻身,身價上看三十億元。

不過,二○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張安樂算準時機返台投案,臨走前將中國旗下的韜略集團交由么兒張珣管理,北檢最後認為追訴時效期滿或犯罪嫌疑不足,讓張從官司泥沼中脫身。

張安樂從江湖中沉寂,卻從政壇東山再起,近年來持續以統促黨總裁身分趴趴走,公開鼓吹「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而統促黨號稱有三萬名黨員卻不收取黨費,不時還能舉辦抗議活動,背後的金主是否來自中國政府,著實令人好奇。

據悉,不收黨費的統促黨雖然有個富爸爸張安樂,但黨本身的資產並不豐厚,也僅申報一名黨工。根據監察院的申報資料,從○七年十月底起到一六年底,該黨的政治獻金為一三九九萬五一四五元,扣除一三八六萬三四八一元的行政支出,還剩下十三萬一六六四元。這幾年來,統促黨的財報上雖然出現過幾次赤字,但最後總能打平。

張安樂(右二)前往台北地檢署應訊,有不少人前往聲援。(郭晉瑋攝)
張安樂(右二)前往台北地檢署應訊,有不少人前往聲援。(郭晉瑋攝)

有辦案人員研判,統促黨的中央黨部位於台北市精華區大樓,一年房租可能就上看兩百萬元,若加上水電、人事等行政費用,一年至少也要花掉四、五百萬元,而這些數字都還沒加計最燒錢的活動經費。這名人士懷疑:「這些帳會不會『被縮水』?而這些金錢缺口到底該從哪裡補?」

堅稱出錢的是自己

綠委邱議瑩去年就曾引用中國媒體報導,她指稱,中國政府每年資助統促黨、竹聯幫各五百萬元和三千萬元人民幣,似乎替這些模擬問題做了解答。另外,也有媒體爆料中國國台辦設有「外聯辦事處」(外聯辦),吸收台灣黑幫再以金援操控行動。綜合種種跡象,這些傳聞似乎空穴不來風。

不過,張安樂去年接受媒體訪問時逐一反駁以上說法,他強調,自己在中國的工廠每月就能獲利一千萬元(人民幣),「不缺那個錢!」他也說,統促黨的各地支部辦活動必須自己籌錢,中央黨部的黨工幾乎不支薪,因此也花不了什麼錢。他更嚴詞否認聽過「外聯辦」這個組織。

雖然張撇得一乾二淨,但主導操控集團和政黨資金卻是不爭的事實,檢調查出他透過中國籍特助楊莉調度金流,黨的財務交由秘書處理。據悉,已有證人向檢調坦承,有些活動執行費是直接向張安樂申請,他們不曉得資金來源或如何入帳。但張安樂堅稱,這全都是他的錢,但他卻無法完整交代金流。

據悉,檢調為了盡快釐清爭議,決定從政治獻金專戶出發查帳,另調閱張安樂次子張瑋的華夏大地旅行社及張安樂家族私人帳戶,連月來都在進行資金比對。結果對來對去,「發現有些資金的來源相當可疑。」一名辦案人員說道。

只要獻金有外資就是違法

有意思的是,即使張安樂面臨檢調追查,但一八年初,中國宣布撥用一千萬元紅包協助花蓮賑災時,仍堅持透過他轉交災民,可見他和中國的關係相當緊密。不過,或許察覺到檢方來勢洶洶,張安樂應訊後主動向媒體解釋:「賑災款是我自己的錢,如果檢方要興師問罪就針對我一個人,就將我起訴吧!」

據瞭解,張安樂在中國的事業體橫跨中、港、澳地區,傳聞某些公司還使用境外紙上公司進行控股,規避資金查緝的意圖相當明顯。但法界人士分析,檢調不需要證明到統促黨收中國資金,只要確認該黨收受的政治獻金是外資,就構成違反《政治獻金法》或《人民團體法》。

統促黨歷年收支申報紀錄
統促黨歷年收支申報紀錄

為了追出背後真相,北檢去年籌組專案小組,原本由主任檢察官黃惠玲帶領檢察官林俊廷、曾揚嶺和張靜薰協辦,但事後評估愈保密愈好,因此決定由黃惠玲獨力偵辦。黃為了保密用心良苦,還曾把此案混雜在其他案件裡一起進行調查,也曾多次祕密約談張瑋等人對帳,成功躲過媒體注意。

不過,黃雖然小心翼翼,但此案太過敏感,伴隨而來的竟是謠言滿天飛,法界人士擔心,外界頻放話的目的很可能是想拖慢檢方偵辦進度。

而此案也有「內憂」,檢調八月七日當天中午還在搜索統促黨部,電子媒體的跑馬燈卻誤植為「調查官被擋在門口」,讓高檢署檢察長王添盛急得打電話給北檢檢察長邢泰釗。由於事出突然又適逢午休,邢決定親自走出辦公室直闖黃惠玲辦公室敲門確認,他的舉動讓正在辦公室吃午餐的檢察官瞪大了雙眼。

這一段單純的過程,卻在北檢內部衍生「邢不知道搜索訊息」等荒謬傳聞,甚至還有更誇張的流言指稱,邢因為狀況外,事後還把黃叫進辦公室責罵。除了這些流言蜚語,也有檢察界人士私下批評,黃在人事調動前(八月二十九日)發動搜索,是否有「特殊目的」?甚至有人嘲諷「這個案子根本辦不出來」。

承辦檢察官扛壓力背黑鍋

這些謠言全衝著黃惠玲而來,讓她除必須頂住辦案壓力,還得背負這些沒來由的黑鍋,有時還要分神去澄清這些假消息,讓同僚替她感到委屈。這些流言也同時進到邢泰釗的耳朵裡,結果他啼笑皆非地痛斥「亂講」,一再解釋黃絕無隱匿,自己從頭到尾都掌握狀況。

不過,黃是否能拆解統促黨背後的金流祕密?針對這個問題,邢賣了關子,只淡淡地說:「黃很認真,我相信她一定能辦好這個案子。」

張安樂小檔案
出生:1948年3月12日
綽號:白狼
現職: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中國民主進步黨榮譽總監、韜略集團負責人
重要事蹟:公布江南案、涉販毒在美服刑10年、在台涉通緝,前往中國經商有成、發起中華統一促進黨、返台投案獲不起訴、在台灣成立統促黨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