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痛中國敏感神經的課堂作業:一個德國留學生被驅逐出境的真實故事

2018-08-15 10:34

? 人氣

穆達偉與他被註銷的中國簽證。(翻攝推特)

穆達偉與他被註銷的中國簽證。(翻攝推特)

就讀北京清大碩士班的穆達偉(David Missal),日前向中國政府申請延簽遭拒,甚至還被驅逐出境。這位德國留學生自認「沒有觸犯任何法律」,德媒《世界報》搶在他滯留北京的最後一天進行專訪。穆達偉說,中國政府始終沒有說明趕走他的理由,僅稱「這你自己心裡清楚」。問起穆達偉自己覺得「哪裡出錯」,他說,該是上學期一份拍攝維權律師的課堂作業,踩痛了中國當局的底線。

懷抱「駐華記者」夢的德國留學生

許多德國年輕人都會在高中畢業後與大學入學之間,花一年投入社會服務、尋找未來生涯方向。高中剛畢業的穆達偉選擇到南京當志工,在當地的德語課擔任助教,他也從此時開始學習中文。回國之後,對中國文化與中國社會興趣日深的穆達偉,到了柏林自由大學(Freie Universität Berlin)就讀漢學系,畢業後更申請「德國學術交流資訊中心」(DAAD)的獎學金,赴北京攻讀新聞學碩士。

已能說一口流利漢語的穆達偉,去年9月在北京清華大學註冊,選擇攻讀新聞專業。這位24歲的德國大男孩有個「報導中國」的新聞夢,不過當他為了研究所的第二個學年申請延簽,卻莫名遭到拒絕。眼看簽證將在9月6日到期,他多次向北京出入境管理局打電話詢問申請結果,都遭官員含糊回應,「他們就說讓我等一下,他們還在研究這個情況」。

直到7月底,對方終於說「可以來拿護照了」。穆達偉在一位清大教授的陪同下,8月3日來到了北京市出入境辦事大廳。不過等候他的並不是辦事員,而是三位警察。他們向等了兩個月延簽的穆達偉宣讀了一份通知。穆達偉稱:「他們說我做了一些不符合我學生簽證的活動,他們就取消我的簽證。我必須十天之內離開中國。」 當他問起對方這麼做的原因,得到的答案卻是:「這你自己心裡清楚。」

穆達偉原本在中國留學三年的計畫被迫中止,他最後能做的,就是利用中國政府所給的10天期限,盡可能地多留在這個國家一天。8月12日,也就是穆達偉能夠合法留在中國的最後一天,德國《世界報》(Die Welt)在北京找到了他,聊起了這一段莫名所以的被驅逐經歷。

Bin jetzt offiziell ein "ausgewiesener" China-Experte (Wortspiel!)... Didn't get a new visa, probably because of doing a homework about human rights lawyers. Have to leave China until Sunday. pic.twitter.com/LNwzEERgiH

— David Missal (@DavidJRMissal) 2018年8月8日

穆偉達在居留日期被縮短之後在推特上說:「我現在成了被認證/被驅逐的中國專家(文字遊戲!)」,德文的「ausgewiesen」同時有「被認證」與「被驅逐」兩個意思。

關鍵9分鐘影片:拍了些什麼?

儘管中國新聞自由的狀況惡名昭彰,穆達偉還是想到這個國家攻讀新聞,這更是為了親自了解當地實況。他對《世界報》表示:「我本來以為,大學校園會享有更多自由。」穆達偉自己推測,中國急著把他趕走,背後理由必然與他拍攝一段紀錄片有關。這位在清大攻讀新聞的德國留學生,曾為了多媒體課程的作業,拍攝一段9分鐘長的短片。不過這個影片紀錄的是,維權律師藺其磊及其家人的真實處境。

藺其磊是「709大抓捕」的辯護律師,在這起2015年發生的事件中,中國大規模逮捕了百位維權律師,更有部分人士被消失。在穆達偉拍攝的影片中,多是他訪談藺其磊及其親友的片段,此外他也紀錄了自己與律師一同前往武漢的監獄探視運動者的經過。面對鏡頭,藺其磊談到他如何成為一名維權律師,他的妻子也沒有掩飾對丈夫人身安全的擔憂。

穆達偉報導中國新聞的個人網站首頁,還擺著他採訪維權人士的新聞稿。
穆達偉報導中國新聞的個人網站首頁,還擺著他採訪維權人士的新聞稿。

在影片中,穆達偉也說明「過去三年,中國當局大規模打壓人權律師,在『709事件』中,數百名律師失去了他們的執照,甚至進了監獄。」穆達偉陪著藺其磊回了河南老家,並且到武漢探望遭到拘押的知名異見人士秦永敏。就是在武漢,穆達偉碰到了警察與便衣的關切。穆達偉被警察們半推半勸地帶上警車,他對《美國之音》表示,「(被帶走)肯定有一點點害怕,不過我也知道,畢竟武漢不是一個特別小的地方,所以他們應該不敢對外國人動手。」

穆達偉在警局遭拘留3小時,期間警察曾經要求他出示護照,不過他很快就被釋放。在其專為報導作品所設置的個人網站中,穆達偉詳細紀錄了此次衝突的經過,不過這些過程並未剪進影片。穆達偉強調,在進行這次拍攝工作前,他曾與美籍指導教授討論此事、並且獲得同意。穆達偉所使用的攝影器材還是由校方所提供,因此他從未想過,一切竟演變至此。

被《世界報》稱為「勇敢德國人」(der mutige Deutsche)的穆達偉,因爲無法獲得簽證不得不中斷學業。DAAD曾嘗試介入此案,但是中國當局姿態強硬,DAAD副秘書長克里斯提安・穆勒(Christian Müller)表示,他們目前只能協助穆達偉在另一所大學完成學業。對於這樣的結果,穆達偉自然感到十分失望,因為他原本計劃未來能在中國撰寫報導,他自己也認為往後可能再也拿不到中國簽證。

「這只是一支百人觀看的小短片」

13日返回德國後,穆達偉也接受了《德國電台新星》(Deutschlandfunk Nova)專訪。他說自己並不是不知道這份作業「可能帶來麻煩」,在他遭到警方拘留之後,清大高層曾向他透露對此「不太開心」。但穆達偉說:「我仍然完成了這份作業,因為我認為這是個重要的議題,需要眾人關注。」對於研究生遭驅逐出境,北京清大迄今仍不願作出任何回應。 

 

使穆達偉遭到中國驅逐出境的課堂作業影片。

對於中國當局如此重視這個短片,穆達偉感到相當訝異。「我只不過是完成了一個學校作業!我也將影片放上Youtube,但也不過就只有大概一百人看過。」他對於中國的小題大做感到無奈,強調自己「從頭到尾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即便是中國的法律也一樣。」 

對於這段在中國的意外經歷,穆達偉父母的評語是:這真的很像以前的東德。儘管對於中國當局的行為,以及遭到嚴格管控的媒體自由、學術自由感到失望與不滿,穆達偉報導中國的熱忱並未被這起事件澆熄,反而更希望繼續理解、研究現今的中國社會。他計畫日後回到柏林自由大學繼續攻讀新聞學,或者取徑香港或台灣繼續深造,不變的是他將持續對中國保持關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