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的力量》選摘(3):不可為反抗暴君而絕食

2015-04-19 05:10

? 人氣

位於聯合國總部大廈入口處,由盧森堡政府贈送的,彎曲打結的槍管表示了人們對非暴力的嚮往。(搜狐旅遊網)

位於聯合國總部大廈入口處,由盧森堡政府贈送的,彎曲打結的槍管表示了人們對非暴力的嚮往。(搜狐旅遊網)

「全面性徹底抵抗」是經由全體社會成員拒絕政治、經濟和社會的一切合作,對侵略者進行全面抵制。

非暴力公民防衛指揮中心在制定防衛計畫時,必須擬定全面性徹底抵抗,作為和侵略者決戰的準備。而制定防衛總方針,才能掌握大規模反抗的總策略,依總策略設計全面性徹底抵抗行動,當決戰時機來臨時,才能一舉擊退侵略者。

全面性徹底抵抗要有長期對抗的準備,所以應保持原有民主政權的合法性,維持合法政府的運作,若合法政府的總統、行政院長和立法院長均遭到逮捕,政府組織被迫解散,也應該由各政黨共同推舉,組成新政府,繼續運作,迅速恢復維持生存的系統,包括食物、醫療、治安系統的持續運作。小國國防需要新思維、新方法,防衛策略必須整合軍事、政治、經濟、社會與心理等各方面的戰力。

如果侵略者進行大規模逮捕,導致原有行政機關無法運作,也無法另組新政府時,就必須發展出一套無中央管理的社會自律型運作模式,藉由社區互助提供糧食和物資,自組警察、巡邏隊、司法,來維護治安、調解處理犯罪或爭議,以維持社會秩序。

同時,要掩護政治活躍人員、社運領導人、積極抗爭人士及青年;維護訊息傳遞管道暢通;檢舉背叛、賣國者,詳細記錄他們與侵略者的罪行;以藐視和拒絕來杯葛傀儡政權及其支持者。

在進行全面抵抗之前,最好先發起對侵略者壓力較小但能大規模動員的行動,用以鼓舞民眾,及預演大規模行動。一九八九年,波羅的海三國由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的環保運動者串聯,假借波羅的海汙染議題,發起三國人民聯合行動─―多達一百六十五萬人民參與,手牽手形成人鏈,連接三國首都,從維爾尼斯、里加到杜林,全程共六百多公里,即為著名的「波羅的海之路」;之後,再將訴求轉換成三國團結「爭取獨立」,達到最佳國際宣傳效果,也大大提升了三國的民心士氣,為總決戰做好準備。

波羅的海之鏈
1989年的8月23日,七十萬多名愛沙尼亞人和一百五十萬名拉脫維亞人和一百多萬名立陶宛人手把手組成人鏈,跨越三國,史稱「波羅的海之鏈」。(網路)

當面對敵人時,團結一致會讓人產生自重、自尊和自信,因而減少恐懼和屈服的心理。參與抵抗的個人常會不自覺地觀察別人的態度,如果沒人可作榜樣,不免會覺得孤單無力、不知所措。讓抗爭者清楚自己所處的地位和任務,了解其所負擔的責任,並且能收到正確的指示,他才能建立信心、發揮潛能。這時,尤其必須增強民眾的信心,堅持非暴力紀律,以度過困難的時刻,為全面抵抗做好準備,社會內部的力量和堅韌性也將因此增強。

(歌聲也是抗爭的力量。愛沙尼亞歌唱革命)

大規模抵抗之前,要先廣泛蒐集及分析資訊,以便能在最短時間內集結最大能量。最重要的是事先的訓練和傳播,並將「抵抗要點」印製成《防衛指南》,發到各個動員據點──例如罷工、罷市、罷免、罷課、抵制禁令、怠工、癱瘓交通、癱瘓金融、占領等行動要領、可能遭遇到的阻力,及個人如何因應等等,都應加以詳細說明,並且確認防衛民眾都已了解。要是狀況緊急,來不及充分準備及訓練,可藉由媒體與網路等傳播工具,迅速傳授及指揮民眾進行非暴力抗爭。

政治杯葛的全面性徹底抵抗,是對敵人的命令、政令及法律,發起公開的全面抵制―妨礙其施行,或暗地破壞、干擾、阻止;策動公務員罷工、杯葛、公然違法、離開工作崗位等等。

至於對中國(侵略者)的經濟抵制,可以採取消費者杯葛行動,拒買中國貨,拒看中資或傾中的報紙和電視節目;商人罷市、工人罷工、提清存款、罷稅、罷課、拒繳規費或欠費、拒絕使用特區貨幣或人民幣、公布貿易公司黑名單,並串聯國際禁售、禁購、禁運。

為抗議種族歧視政策,美國阿拉巴馬州的黑人拒搭巴士,抗爭長達三百八十一天;甘地發起拒買英國貨,鼓勵印度人自行織布,並違法製鹽,以抵制鹽稅;另外,南非黑人拒買白人經營的百貨公司的商品等等,都是很好的消費者杯葛例子。至於生產者的杯葛,則是指生產者拒絕出售其產品,例如荷蘭農民在納粹占領期間,拒絕運送牛乳和農產品,用盡技巧藏匿,留作自用,或者乾脆銷毀。

總罷工目的在阻斷占領者的經濟利益,但民眾也必須忍受生活的困苦。若要發起總罷工,必須有充分準備,還要有提供緊急服務的應變能力。因為台灣社會缺乏罷工經驗,所以必須經由教育訓練來提升觀念。長期罷工、拒買,對民眾也會造成生活不便、資源缺乏等等困難,必須全面準備,才能存活下去,包括儲備食物、飲水、燃料、藥品、醫療器材等等,這也是長期罷工、徹底不合作最困難的地方。

長期罷工和拒買,對反抗者自身的傷害遠比侵略者嚴重,就像刀劍的雙刃,傷害對手,也傷害自身,因此不宜發動太過於長期的罷工或拒買。

食鹽戰爭中的甘地
1930年「食鹽長征」中的甘地。取自網路

另外,也不宜採取絕食抗議。絕食抗議是一種更為慘烈的激進抗爭,面對尚未展露人性的侵略者,反會造成抗爭者無謂的犧牲。一如甘地所言:「我絕食是為了感化愛我的人,但絕不可為了反抗暴君而絕食。」雖然甘地與阿美達巴德紡織廠的老闆有深厚的交情,但為了改善工人待遇偏低、工作量過大的現象,他仍然起而反抗。甘地認為工人抗爭合情合理,於是勸工人罷工,但老闆不願妥協,罷工時日拖久後,工人也失去了信心。眼見抗爭面臨崩潰危機,甘地於是宣布:如果大家不願繼續罷工,他就不再進食。這是甘地第一次絕食,帶給老闆極大的壓力。三天後,勞資雙方都同意進行調解,為期二十一天的罷工宣告結束,問題獲得圓滿解決。可見唯有在感化具人性的權力者或愛你的人,絕食才會產生改變的力量,這也是為什麼甘地告誡:絕不可為了反抗暴君而絕食。

還有一點要注意的是,抗爭行動不可留下長期的損害,要盡力避免或減少暴力創傷、入獄和流亡的痛苦;要讓罷工工人能重回工作崗位,抵制購買的人也可以回到商店購物;適時取消集會或遊行。非暴力抗爭結束後,要能迅速恢復經濟及社會運作,讓民眾過正常生活。將破壞和災禍減到最小,戰爭結束後才能迅速締造和平。

弱者的力量
弱者的力量, 由 windsummer 發表

*作者為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創辦人暨執行長。從事反戰及和平倡議。本文選自作者新書《弱者的力量:台灣反併吞的和平想像》第七章。本系列結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