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歐洲,國境之南 海域即墳場

2015-04-19 01:36

? 人氣

地中海移民危機

地中海移民危機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但是卻可能相互殘殺。隨著天氣轉暖,從北非流向南歐的海上移民(偷渡)盲流再度開始活躍。日前義大利海岸防衛隊(Guardia Costiera)救起一批遭遇船難的移民,卻意外查出一樁集體謀殺案:在那艘已經沉沒的船上,曾經發生宗教鬥爭,15名穆斯林男子,將12名同船乘客拋下海,讓他們活活溺死,只因為他們是基督徒。

同是淪落人,相煎何太急?天地不仁,萬物芻狗,悲劇之中又有悲劇。

地中海移民危機
 

在另一艘獲救的移民船上,義國軍警發現10多名嚴重燒傷的傷者,其中甚至有2名嬰幼兒。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是在利比亞海岸等待偷渡時,因為瓦斯桶爆炸而受傷,當時他們被關在人口販運集團的集中營,根本無法出外就醫,後來是在極端痛苦的情況下隨船出海,能獲救已是萬幸。

地中海移民危機
 

在歐洲南方的地中海,移民問題已經是一場夢魘。光是上個星期,就有1萬1000多名移民被義大利海岸防衛隊救起,而且至少450人葬身魚腹,讓今年的海上移民冤魂累積至900人,足足是去年同期的10倍有餘。

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估計,去年約有21萬9000名難民與移民經由地中海前往歐洲,其中至少3500人始終沒有到達目的地。看看今年,前兩個月人數已經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3,全年下來,不敢想像。歐盟邊境管理局(Frontex)估計,目前大約有50萬人在利比亞沿岸,等待出海。殘酷的事實是,來的越多,死的越多。

地中海移民危機
 

出海之前,移民必須付給人口販運集團數百至數千美元,在環境極為惡劣的集中營等待出海。很多運送船隻根本沒有船員,而是設定為自動駕駛。移民出港之後,一切聽天由命。僥倖能上岸的移民,通常會申請政治庇護,一旦通過審核(大部分可以),就能夠在歐洲安身立命。這些移民都是出身戰亂與貧窮國家,對比家鄉與歐洲,他們非常願意冒險。

地中海移民危機
 

面對這股史無前例的移民潮,歐盟如何因應?答案是坐困愁城、不知所措。歐盟移民事務專員艾夫拉莫波洛斯(Dimitris Avramopoulos)表示,5月底會宣布歐盟的新對策,但具體措施要等到耶誕節才會出爐。這不禁令人想到英國流行音樂界每年為救助非洲發起的義唱活動:「他們(非洲人民)知道耶誕節到了嗎?」(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

地中海移民危機
 

非洲、中東、南亞的移民撲天蓋海而來,首當其衝的國家是義大利、希臘與蕞爾島國馬爾他,其中義大利最是苦不堪言;德國與瑞典則是會打開善門,接納一部分通過審核的移民。義大利等3國一直呼籲歐盟伸出援手,協助拯救海上生靈,但是燙手山芋乏人問津,歐盟其他25個成員國顯然不想出力,甚至連出錢都興趣缺缺。

地中海移民
 

近年歐洲政壇右傾成風,反移民成為主旋律,加上移民多數是穆斯林,更讓歐洲社會戒慎恐懼。今年1月法國爆發的一連串恐怖攻擊,3名兇手正是非洲穆斯林移民後裔。今年5月上旬的英國國會下議院選舉,移民也是焦點議題,而且英國極右派連來自歐洲其他國家的移民都無法忍受,遑論非洲與中東移民。

地中海移民
 

當然,這不單是歐洲方面的問題。厄利垂亞(Eritrea)、索馬利亞、馬利、伊拉克、敘利亞……這些國家戰亂不息,移民也就源源不絕。利比亞的角色更是關鍵,2011年10月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政權垮台之後,內戰並沒有結束,反而陷入軍閥割據,讓人口販運集團在地中海沿岸佔地為王。利比亞一天沒有像樣的中央政府,人口販運集團就會繼續一本萬利。

2013年10月360名移民在義大利蘭佩杜薩島(Lampedusa)外海溺斃之後,義國展開「我們的海」(Mare Nostrum)巡邏行動,從茫茫大海救起不少生靈,但是1個月900萬歐元(新台幣3億元)的運作經費難以為繼,歐盟不願出資,而且批評這項任務「變相鼓勵」移民出海,羅馬當局只能喊停,從去年11月開始逐步移交給歐盟邊境管理局。

然而歐盟邊境管理局1整年的預算也不過9000萬歐元,實施的「特里同」(Triton,希臘神話中的海洋信使)海上巡邏行動只涵蓋歐洲國家海岸外幾公里外的海域,巡邏船數目也很有限,根本無力應付地中海的移民危機。

面對史無前例的地中海移民潮,歐盟要怎麼辦?目前看來,大家都在等待下一場悲劇發生,而且下一場悲劇必然會發生。今年2月才上任的義大利總統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語重心長:「這些生命遭到摧殘,國際社會的尊嚴因此受損;我更擔心,我們的人性將因此淪喪。」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