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綠營操作鄭南榕,昔日英雄朕難容

2018-04-11 06:10

? 人氣

作者批,在這個時間點、以鄭南榕自焚案來批評現在的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實在無法不視為一場手段拙劣的政治操作。(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批,在這個時間點、以鄭南榕自焚案來批評現在的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實在無法不視為一場手段拙劣的政治操作。(資料照,顏麟宇攝)

隨著各黨的參選人名單陸續出爐,選舉的氛圍好像開始熱絡起來。台灣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每當選舉快到的時候,許多奇怪的事情會被拿出來討論。適逢鄭南榕事件29週年,筆者對於最近大量出現的相關討論,一點都不感到意外。鄭南榕堅信台灣獨立與100%言論自由的價值,1989年,因於自己的雜誌刊登了許世楷的《臺灣共和國憲法草案》涉嫌叛亂被傳喚出庭,為了信念決定拒絕出庭而自囚於雜誌社內長達七十多天,最後在警方攜拘票欲將他拘提時點燃汽油自焚身亡。但是讓筆者難以接受的是,一位為了理想與信念而堅持到底、甚至付出生命的政治運動家,何以在死後變成批鬥侯友宜的武器?此舉不僅將鄭南榕當作政治操作的棋子來消費,更顯出操作者是何以不尊重台灣選民的民主素養,還認為這種議題能夠挑起選民情緒性投票。

有鑑於從賴清德到許景河等人都紛紛出面檢討侯友宜的責任,筆者想要簡單談談侯友宜在整個鄭南榕事件中的角色。回到29年前,侯友宜時任臺北市警察局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鄭南榕自囚已經71天,警方到場是持拘票欲將「拒絕出庭」的鄭南榕依法「拘提」到案,不是攻堅行動更不是什麼破門抓人。無論鄭南榕是否係因受到警方壓力而選擇丟汽油彈、後自焚而亡,現場瞬息萬變的狀況,侯友宜既不是指揮官、也不是唸拘票的人、更不是調查局的蒐證人員,何來許景河那「侯友宜帶隊攻入自由時代雜誌社,逼鄭南榕自殺」一說,這豈不是含血噴人,把警察指揮系統當成假的?賴清德一句要侯友宜說清楚講明白,筆者才想請教賴院長,現在以行政院長的身份來檢討29年前一名基層做事的警察的責任,是什麼心態與高度?如果之要檢討,決定傳喚鄭南榕的人、發出拘票的人、安排開庭日期的人、甚至總統、閣揆、到各級主管機關通通是共犯結構,他們的關係遠比依法行政的侯友宜大得多。

過去近30年來,侯友宜在鄭南榕事件中的角色一直沒有被討論。在2006年時的總統陳水扁、行政院長蘇貞昌、內政部長李逸洋都未曾提過他是逼死鄭南榕的兇手、侯友宜甚至當上了內政部警政署長。在過去不曾提起,如今卻選在侯友宜確認出戰新北市長選舉的時候提出,這不正是政治操作最拙劣的展現嗎?一樣是民進黨執政時代,過去提拔重用的警政署長,披了藍袍後一夕成為逼死英雄的罪人,這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操作。

鄭南榕事件當天,多少鮮血灑潑、多少警消負傷,甚至留下永遠無法抹去的燒燙傷,更送走了一位真心熱愛台灣的英雄。如果被有心人如此當作政治算計的手段,只呈現單方面的說法、一味批評侯友宜,讓鄭南榕、鄭南榕的家屬與所有受傷的警消情何以堪。而葉菊蘭身為鄭南榕遺孀,走過多少風雨歲月,在這樣的輿論下指責侯友宜是出於當事人的情感,侯友宜不可能、也不該和她辯說或爭論。但在這個時間點、以這樣的事件來批評現在的新北市長擬參選人侯友宜,實在無法不視為一場手段拙劣的政治操作。台灣社會已經受夠了這種搖擺民族情緒的操作,讓選舉回歸正常、讓政見與實力說話吧,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作者為電子業上班族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