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巴黎協定期初檢驗報告來臨,台灣要拿什麼說嘴?

2018-04-11 06:30

? 人氣

《巴黎協定》的期初檢驗報告就要來,台灣表現合格嗎?(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巴黎協定》的期初檢驗報告就要來,台灣表現合格嗎?(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2015年12月,全球195國簽下《巴黎協定》,承諾共同努力減碳以因應全球暖化;今年10月,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將發布對全球溫控1.5℃情景的分析,這可以稱為是《巴黎協定》的期初檢驗報告。

綠色執政的「綠色政績」在那?

回頭看看台灣的表現,蔡政府該捫心自問:我們要拿什麼見人?這應該是綠色執政該有的「綠色政績」嗎?

《巴黎協定》的核心與行動目標在,各國承諾要「把全球平均氣溫升幅控制在工業革命前水平以上低於2℃之內,並努力將氣溫升幅限制在工業化前水平以上1.5℃之內,同時認識到這將大大減少氣候變遷的風險和影響。」而這個「期初報告」就是IPCC首次發布對1.5℃溫控目標實現可能性的評估。

對未來是否能達到溫控目標的評估,主要根據一個在這3年來各國執行碳的成果情況,再來是根據各國現在推動的計劃評估與預測未來能達到的減碳數量,進而推測這個「1.5℃溫控目標」實現可能性。不幸的是,根據目前報告草稿指出,以目前世界各國的減排力度,實現這一目標的難度極大。

難度極高的全球減碳

如果「1.5℃溫控目標」的減碳失敗、地球暖化持續,造成水平面上升,首當其衝的當然是那些小型島國,這就是在巴黎氣候大會的最後階段,那些小島國提出「我們會失去一個民族、一種身份、一段文化史、一種語言與文字」的悲鳴成真;而正好也是這個悲切的訴求,才讓那些大國願意簽下協定。

因為,這個世界非常矛盾又不協調之處在:正是那些排碳量高,造成氣候暖化的大國,受到暖化的衝擊是小於那些排碳量極少的島國;對那些島國而言,這無異是生死存亡之秋。當然,暖化的衝擊是全球性的,大國也不可能避免影響,因為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氣候,讓每個國家都承受了生命、財產與經濟的損失。但畢竟不到生死存亡,這也讓一些國家短視的把短期經濟衝擊擺在優先位置─最典型的惡劣案例當然就是川普讓美國退出巴黎協議。

根據國際智庫的評估與政策建議,全球的能源革命必須大規模加速和推廣,從而實現二氧化碳排放減量,全球煤炭消費必須以每年4%到5%的速度下降,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必須取代今天煤炭的地位,成為壓倒性的主要能源形式。

反減碳之道而行的台灣

回頭看看在全球努力減碳時,台灣作了什麼。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會員國,亦非巴黎協定簽約國,但也對大會提出「自願減碳承諾」:2030碳排將較2005減少20%,最終目標是要在2050年碳排降為2005的50%。而在碳排放來源上,來自電力部門的碳排量占比接近4成,高於交通部門的3成及工廠的1成多。因此,要減少碳排合理的選擇當然是由電力部門著手,遺憾的是台灣電力部門的減碳不僅看不到成果,甚至是反其道而行。

電力部門的排碳主要是來自火力發電,不論是煤電或天然氣發電,都是排碳高的火電,其中又以排碳污染都高於天然氣的煤電,是各國努力降低的目標,如去年10月,英國和加拿大呼籲全球各國應加入他們的「終結煤電聯盟」,以淘汰煤電能源。英國在5年內把煤電比重由40%降到2%,並將於2025年淘汰煤電,加拿大與荷蘭則將於2030年淘汰煤電。中國則以核電與天然氣代替煤電。

巴黎協定的期初檢驗,台灣對得起自己嗎?

但在全球減碳廢煤電浪潮中,台灣卻是把廢核擺在減碳前,結果是火電增加;而且縱然能源政策規劃要把煤電降到3成、天然氣發電增到5成,但現況卻是煤電持續增加到近5成。蔡政府說這是「短期陣痛」,但以綠電的執行情況看,煤電未來是否能降低到3成是大有疑問。

此外,蔡政府曾宣稱要「節電300億度」,這樣就不需要核電,但去年用電量增加50億度、成長超過2%,節電也破功。務實的看節電問題,只要經濟繼續成長、產業發展都需用電,民眾生活品質提升也一定讓用電量增加,寄望以節電、減少用電量解決供電不足問題,困難度相當高。

結果是去年台灣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增加,創近10年新高;未來是否能夠減量、及減量的成果是否能達到台灣對國際社會的承諾,也是大有疑慮。

面對巴黎協定之後的「期初檢驗」,政府或許該先自我評估:我們到底作了多少?未來能否達到對國際社會的減碳承諾?如果作不到、甚至排放量還日增,那就檢討修改能源政策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