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我們革命就是要趕走政客

2021-01-15 05:50

? 人氣

立法院表決萊豬進口相關法條修正草案及附帶決議,表決結束後國民黨立委表達下一步要拚公投,並擺出一隻小豬玩偶。(資料照,盧逸峰攝)

立法院表決萊豬進口相關法條修正草案及附帶決議,表決結束後國民黨立委表達下一步要拚公投,並擺出一隻小豬玩偶。(資料照,盧逸峰攝)

回到我靈感的故鄉,高雄,一切都那麼熟悉,好像日子從來沒有間斷過,所有的情緒和氣息都和年少無縫接軌起來。走在自強路上,兒女的母校大樹蓊鬱的「經一幼稚園」雖已鏟為平地改成停車場,但兒童嬉鬧聲似乎仍在耳際;蔡景福內兒科診所還在服務病人,母親在世的時候常都靠他照顧;我愛吃的張爺爺麻醬麵攤,已經遷址另開「甘麵店」,滋味還在;由著名的建築師陳其寬與沈祖海所設計的一流的建築,聖公會聖保羅教堂仍然屹立在自強橋邊,只是附設幼兒園見不著小孩。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喜歡去逛三民市場,阿萬意麵的匾額「意誠麵肥」熟悉溫暖;幾十年前一些老攤子依然健在,趨前只買三兩樣蔬菜,還要送蔥送小辣椒;到熟悉的肉攤買排骨,大家都沒有再問有沒有瘦肉精,因為彼此都相信幾十年的老朋友絕對不會故意害人。可愛的老百姓,為了老顧客的情誼,為了取得新顧客得好感,主客之間輕快親切的家常對話,對離鄉久遠的我,醫治了鄉愁。

遠離了台北,遠離了雜碎的新聞,遠離了那一些把權謀當成家常生活,把詐術當作活命伎倆的政客,一切都變得那麼安全,一切都變得那麼溫暖。真正的台灣,在台北以外,在政客以外,在翻臉如翻書的幫派之外。

蔡英文是一個全部靶面都是靶心的怪靶

最近,很多人把蔡英文說成「女皇」,我怎麼看,都看不出來她是一個可以幹出甚麼特別壞事的人。比較接近事實的是,一群大鬼、小鬼,想要幹一些小奸大惡,卻怕被人認出自己的鬼模鬼樣;更多的一些貪鬼、餓鬼,想要分食祭祀的牲禮,卻怕自己流出的口水被查出DNA。於是,他們把蔡英文裝扮成一個活靶,比如鼓吹她把做為「護民官」的最高行政法院收編等等,如他們所料,這一下子,大鬼小鬼、貪鬼餓鬼所幹的,不管收拾得了的或嘴角擦不乾淨的,全都賴給蔡英文,都與他們無關。為了讓這個活靶更容易被人射中,眾鬼們把蔡英文這個靶心一再放大,把這個活靶的顏色加上鮮豔。於是,這是一個全部靶面都是靶心的怪靶。眾鬼躲在群賢樓,拉出蔡英文這個活靶,像孔明借箭一樣,每一把支箭都射中紅心,每一支箭都被蒐羅。

香港亞洲週刊讓蔡英文總統穿上龍袍當皇帝引發爭議。(亞洲週刊封面)
香港亞洲週刊讓蔡英文總統穿上龍袍當皇帝引發爭議。(亞洲週刊封面)

我們不是政客,我們革命就是要趕走政客

古巴前領導人卡斯楚(Fidel Castro,1926-2016)說 : 「我們不是政客,我們革命就是要趕走政客;我們是社會大眾,這是一場社會革命。」不論信仰甚麼主義,政治人物要取信於人,不能只靠漂亮的口號;就像科學家要取信於人,不能只靠諾貝爾。卡斯楚跟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領導人、革命家很不一樣,他非常反對個人崇拜。他完全不希望在古巴境內看到他的銅像、雕像,或者把他的肖像放到郵票或各種有價証券、衣物或紀念品上面,他覺得那是很錯誤的、是違反革命家道德的。因此,古巴的公眾場合很少能看到有關他的宣傳品。當時盛行於中國的把毛澤東比作紅太陽的個人崇拜,卡斯楚曾說:「那個人應該去讀讀恩格斯的《反杜林論》(恩格斯的一部全面總結馬克思主義的巨著),太陽時間長了也會熄滅的!」世界各國領導人的薪俸當中,最低的就是古巴的卡斯楚,月薪只有40美元左右。他沒有領過18%,也沒有在退休前給自己加薪。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