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從曉明女中的國文課到小野的童年故事

2020-11-29 07:00

? 人氣

台中市曉明女中選修課「感光」以歷史結合打卡活動,使學生提起興趣,並進一步認識自己的「家」。(示意圖/pakutaso)

台中市曉明女中選修課「感光」以歷史結合打卡活動,使學生提起興趣,並進一步認識自己的「家」。(示意圖/pakutaso)

據報導,升學名校台中曉明女中,四分之一學生立志讀醫學系,然而最紅的選修課,竟是一堂國文課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一堂名為「感光」的選修課,正改變此現象。因為曉明女中國文老師黃敬堯說,許多學生急著去台北,卻對自己生長的土地認識不深,上課無精打采,所以他們決定對傳統教學方式做一改變。

在「感光」的課堂,一半的時間,教室充斥著學生搶答的驚呼與笑聲,一半的時間,教室則是靜悄悄的,因為學生正在校園裡四處奔跑著,試圖找到新詩所描述的學校地景,並且在時限內在IG打卡上傳答案,這是寓教於樂的教學方式。

在教室裡,學生閱讀清朝與日治時代的詩句,想望台中歷史的變化;教室外,學生則走入環境,在校園中尋找古蹟並打卡,在校外街道上,則朗讀古典漢詩與散文,重新認識這個名為「家」的陌生城市。

同理,台灣各大城市與鄉鎮都有自己的歷史,如各大城市都有抗日與抗國府軍人的遺跡,也有許多士紳賢達因為抗暴與反貪污而遭受屠殺的事件,更有許多無辜的台灣女知識青年,只因被小人追求不成,被誣告而香消玉殞

如台南女中校友丁窈窕與施水環,兩人根本不是匪諜,卻被槍斃在台北的馬場町公園,人性何在?此事與兩蔣無關嗎?又有誰知道台南女中操場有一棵名叫做丁窈窕樹?台南女中的文史教育是否也可以仿效?

北一女與建中也均有其歷史,校旁各有一棟與二二八事件有關的歷史博物館,這兩校歷史課的師生是否常去參觀,甚至拜訪當年受害者的家屬,然後在課堂上報告與討論?如果只是會讀書與考試,卻是台灣歷史的白痴,即使是三冠王又何用?

至於校門口的老蔣銅像,有何意義?解嚴至今已經超過30年,師生為何沒有人敢討論其存在的意義?如果不敢討論與批判,有臉說自己是有自由與民主學風的台灣精英學府嗎?

需知,以色列每年都紀念他們的國殤,當天中午警鈴響三分鐘,全民不論在哪裡,也都豎立默哀三分鐘。他們學校老師與部隊長官,常帶學生與官兵去參觀國內外的大屠殺紀念館與納粹集中營,讓他們知道,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甚至讓劫後餘生者與民眾見面,讓民眾能感同身受,這才是活的歷史教育。

反觀我們有嗎?兩年前,新北蘆洲區某國小老師帶學生去參觀鄭南榕紀念館,學生家長認為不妥,委託國民黨籍市議員向新北教育局表達關切。但是當事人老師說,校外教學之前,已先做了教案計畫,經學校通過並取得學生及家長同意書。不料,參觀完一週後收到校方通知,質疑參觀教學“疑似有政治活動”,此與以色列教育相比,是否很可笑?

如果連自己生長地方的歷史都不知道,那麼死背那麼多又遠又久的中原歷史又為何?如果不知台灣的文史地,則讀那麼多的中原文史地又何用?我們的文史地以台灣為主體,這樣就是去中國化嗎?那麼美加紐澳等國的歷史教育,也是以該國歷史為主體,其人民有說政府去英國化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