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林語堂先生冥誕談幽默

2020-10-10 06:20

? 人氣

筆者以文學家林語堂(見圖)的冥誕為契機,撰文紀念他所仰慕的中國幽默大師。(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筆者以文學家林語堂(見圖)的冥誕為契機,撰文紀念他所仰慕的中國幽默大師。(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十月十日是中華民國的國慶日。很少人知道,這一天也是「幽默大師」林語堂先生的生日。清光緒21年(1895)十月十日,林語堂先生生於福建省龍溪(漳州)縣。他是一位以英文書寫而揚名海外的中國作家,也是集語言學家、哲學家、文學家、旅遊家、發明家於一身的知名學者。

我是語堂先生的粉絲,遍讀他的著作,尤愛讀他寫蘇東坡。他的《蘇東坡傳》第五章,寫蘇家父子三人和兩個兒媳婦從大石佛出名的嘉州上船,上京赴任,躊躇滿志,心情好到極點。語堂先生寫的這段遊記也是輕快寫意,使人如臨其境與古人同遊。讀到神往處,一讀再讀,定意此生必要作此壯遊。果然,數年前得償夙願。惟彼時大壩已興建,許多三蘇所見的古蹟都已在水底,隨行幸有《蘇東坡傳》相伴。說蘇東坡是中國史上第一才子,一點都不溢美。蘇東坡一生詩文乃天成幽默之作,語堂先生是蘇東坡的粉絲,受他影響內化為氣質,不在話下。他留下<論幽默>一文,使我們得以追隨其遺作,一窺幽默堂奧,幸甚!林語堂以音譯「幽默」(Humor)一詞,提倡幽默文學,「幽默大師」自此加冕。林語堂關於「幽默」的論述〈論幽默〉一文原來發表在他主編的刊物《論語》上,後來由他的女兒林太乙收錄在《語堂幽默文選》中。

西洋哲學家、思想史極少論及「幽默」

語堂先生說幽默,不是拿它來「定義」做學問的。他的等身著作,幾乎每一部書的字裡行間,都可見他幽默氣質優游其間。若說20世紀最文明的華人,語堂先生當之無愧。他創辦《論語》半月刊,以「兩腳踏東西文化,一心評宇宙文章」為編輯方針,他真的做到了。一直到現在,百年後,外國人如果對中華文化有「嚮往之情」,有尊敬及好感,語堂先生應居首功。今值先生冥誕,特別以「幽默」為題作文,只能略窺先生的精神於一二;本文寫作的另一原因在於考察古今西洋哲學家、思想史,其對「幽默」這個概念不但極少,因為「幽默」的體現似乎在西洋思想「論述」之外,若說哲學家對此卻隻字未提也不誇張,反而基本上對「類幽默」的「玩笑」、「嘲笑」的多所批評。爬梳若干西方思想,對照語堂先生對「幽默」的闡揚與啟發,爰作斯文,以為紀念。

文藝復興時期之後,亞里斯多德(右)的形象就像拉斐爾的「雅典學院」畫中所描繪的,是位與柏拉圖(左)並列而毫不遜色的偉大學者。(取自維基百科)
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左)認為笑是惡意的、輕蔑式的享受。(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如果王偉忠率劇組原班人馬「上朝」……

在台灣,我們每天看電視新聞,總有說不出的難過。尤其看到政客滿口瞎話,更使人在用餐時刻食不下嚥。原因很多,但我們的世界缺少「幽默」很可能是讓我們不開心或開心不起來的主因。我頗為懷念當年王偉忠製作的「全民大悶鍋」、「全民最大黨」系列。心想,如果王偉忠率劇組原班人馬「上朝」,取代當今政壇的牛頭馬面,台灣會不會快樂一點;兩岸會不會一笑泯恩仇,從此不再動干戈。語堂先生在 <論幽默> 一文的結語就說:「沒有幽默滋潤的國民,其文化必日趨虛偽,生活必日趨欺詐,思想必日趨迂腐,文學必日趨乾枯,而人的心靈必日趨頑固。其結果必有天下相率而為偽的生活與文章,也必多表面上激昂慷慨,內心上老朽黴腐,五分熱誠,半世麻木,喜怒無常,多愁善病,神經過敏,歇斯的利,誇大狂,憂鬱狂等心理變態。《論語》若能叫武人政客少打欺偽的通電宣言,為功就不小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