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化到杯子蛋糕:《美國多元假象》選摘(2)

2020-09-08 05:10

? 人氣

柏克萊大學裡的景致有許多美國文化的痕跡。(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柏克萊大學裡的景致有許多美國文化的痕跡。(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這看似無謂的訓誡背後真正的含意是:「不要碰觸政治正確的禁忌,不要違反種族、性別認同或玻璃心牢騷火藥庫中任何受到偏袒的類別項目。」

學生擔心右翼挑釁者米羅.雅諾波魯斯出現在他們面前開講,因此上街頭抗議;甚至更早之前,柏克萊大學就以視覺方式呈現該校已從學習場所墮落為受害者的溫室。在柏克萊校園的步行範圍內,既有學術世界消失的象徵,也有將其驅逐的多元化產業的象徵。

第一次到柏克萊法學院,看到法學院外牆上鑄有以現代主義包浩斯字體書寫的兩篇勸勉學子的訓文, 一定會驚歎不已。這兩篇訓文點綴了原本粗曠的建築外觀,使用的詞藻現在也已成為如此過時的文字。左邊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班傑明.卡多佐(Benjamin Cardozo)於一九二五年在奧爾巴尼法學院(Albany Law School)發表的一段話:

你們將學習前人的智慧,因為在意見衝突的曠野中,他們已照耀出一條小路。你將學習人類的生活, 這是你必須安排的生活。而且必須知道要用智慧來安排。你將學習正義的戒律,這些都是真理,憑藉著真理你將得勝。這是高尚的事業、高貴的努力、功成名就的絕妙機會,我召喚你,並歡迎你。

好像這還不夠老派似的,入口右側是奧利弗.溫德爾.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的訓言,卡多佐於一九三二年繼任了他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職位。以下文字是霍姆斯一八八五年對薩福克律師公會(Su_olk Bar Association)的講詞:

當我想到法律的這些方面,我看到一位比繡在巴約掛毯(Bayeux)上的人更加非凡的公主,她永恆地在織布上編織著綿延不斷的過往模糊圖形,這些圖形太過模糊,以至於懶惰的人不會注意;而且也太過象徵性,只有她的學徒才能解釋。但對於有洞察力的人而言,這揭示了人類由野蠻孤立走向有機社會的奮鬥道路上,每個痛苦的腳步以及每次震撼世界的鬥爭。

如今沒有一間從零開始建立的法學院會在建築外部展示現這種情感。這種情感與盛行的學術意識形態相悖,就像十九世紀末刻在美國校園建築上的偉大思想家的名字一樣,清一色幾乎都是男性。當然, 卡多佐和霍姆斯光是使用「人類」這個單字,就是該被刪除的好理由了。

但同樣踰矩的是,他們認為過去存在著智慧,不是僅有歧視而已。他們把學習看成是英勇的開拓精神,著眼於超乎自我、過去以及現在的寬闊世界,而非專注於自身及想像的受害者意識。教育是對客觀知識的追求,把學習者帶入更廣闊的思想與成就領域。從風格上來講,卡多佐的崇高語調與他複雜的句法一樣過時,對於執迷於身分認同的當今大學而言,他勸人精通知識的想法太過「男性主義」中心和自鳴得意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