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的考古大發現:《耶穌與死海古卷》選摘(1)

2020-07-04 05:00

? 人氣

3.大馬士革文獻(The Damascus Document,CD)。這份文獻起初命名為「大馬士革之約」(the Covenant of Damascus),學者至今依舊習慣用它的英文縮寫「CD」來稱呼它。它的內容描述了這個昆蘭社群所屬的愛色尼教派的歷史、目標,以及一些典章律例。它的許多條文和觀念也出現在《社群規章》中。它還有一些斷簡殘篇也出現在死海古卷中。西方學者很快就辨認出了《大馬士革文獻》,因為先前考古學家在一八九七年已經於埃及開羅一間最古老的猶太會堂的藏經庫裡,發現了一卷更加完備的出土抄本。

4.戰卷(The War Scroll,1QM,M是希伯來字Milhamah,也就是「戰役」或「戰爭」的縮寫)。這卷偽經描述了昆蘭社群對於基督徒所說的「哈米吉多頓」 (Armageddon)的觀點,也就是善與惡的力量在世界末日的最終決戰。昆蘭社群已經規畫好這場末日之戰的詳細細節,像是會由哪個以色列支派在每一天的末日戰役中領軍衝鋒陷陣、戰旗的裝飾,以及使用的武器等等。

5.聖殿卷(11QTemple)。這卷書卷聲稱是神對摩西如何管理聖殿的指示。昆蘭社群並不認同當時耶路撒冷的大祭司治理聖殿的方式;反之,他們相信救世主彌賽亞(默西亞)會在未來把治理聖殿的權力交付給愛色尼人。因此,《聖殿卷》記載了在他們管理之下的聖殿治理規範。

《死海古卷》中的《聖殿卷》(Wikipedia/Public Domain)
《死海古卷》中的《聖殿卷》(Wikipedia/Public Domain)

6.律例書信(4QMMT,希伯來文Miqsat Ma’asei Ha-Torah 的縮寫,意思是「一些應當遵行的法律」)。這是昆蘭人寫給在耶路撒冷的法利賽人的一封書信,內容涉及到耶穌,以及死海古卷中大約有二十條對於猶太人潔淨禮儀的規範出現歧異,包括了如何處理皮革、小狗、屍體、液體從一個容器倒入另一個容器等諸如此類的事情。法利賽人顯然對於摩西律法中禮儀條例的態度太過鬆散,昆蘭人才會寫信敦促他們應該要更加恪遵法律,謹言慎行以對。

7.釋經集(Pesharim),內容包括了1QpHab(哈巴谷書)、4QpNah(納鴻書)和4QpPsa(詩篇)等解經文集。Pesher 的希伯來文意思是「闡釋」,而Pesharim 則是Pesher 的複數形式。《釋經集》是在死海古卷中所發現到的一些《舊約》書卷解經合集,其中最著名的解經書卷有〈納鴻書〉、〈哈巴谷〉和〈詩篇〉。這些解經書卷把聖經中的先知書當作預言,用來闡釋發生在昆蘭社群那個時代的關鍵歷史事件,卻使用了只有社群成員才懂的術語。《釋經集》提到了昆蘭社群的創始人「公義的教師」,以及他與「邪惡祭司」、「說謊者」等敵人的爭戰。學者曾試圖根據《釋經集》中那些隱晦提及的已實現預言來重建這個社群的歷史,但重建的結果並不牢靠。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