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的考古大發現:《耶穌與死海古卷》選摘(1)

2020-07-04 05:00

? 人氣

所有證據都顯示,昆蘭社群的居民過著這種生活:他們睡在天然洞穴中,房屋則用來工作、祈禱、吃飯、研修和抄寫聖書。他們寫作、保存和收藏了大量書籍,這在古代社會是一項曠日費時又燒錢的浩繁工程,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在這個人數規模更龐大的愛色尼教派中,昆蘭成了他們的學習重鎮。我們現在就來快速瀏覽他們所遺留下來的文庫中,最重要的十大書卷。

死海經卷部分碎片。(美聯社)
死海經卷部分碎片。(資料照,美聯社)

最重要的十大書卷

如同我們在前一節所提到的,考古學家在昆蘭的十一處洞穴裡,發現了一千卷古書卷的斷簡殘篇。其中有四分之一屬於「聖經」書卷,其餘四分之三則除了少數書卷外,都是愛色尼教派本身的著作。

死海古卷的研究學者給了每個出土書卷一個專有的技術名稱,一般包含了一個按照洞穴被發現的順序來編號的數字(例如:「1Q」代表「一號洞穴」),後面緊接著一個名稱或縮寫(著名的書卷依此原則來命名),或是它們被發現的順序編號(多數書卷依此來命名)。

由於出土的書卷大都已經變得支離破碎,我們只能據理推測它們的內容,但以下是保存最完善、內容也最重要的書卷:

1.大以賽亞書卷(The Great Isaiah Scroll,1QIsaiaha,在一號洞穴所發現的第一本〈以賽亞書〉抄本,又譯「大依撒意亞書卷」)。這卷保存幾乎完好無損的完整〈以賽亞書〉經卷,是年代最古老的昆蘭出土聖經書卷之一。它寫於西元前一二五年,由於它的書卷外觀至今保存完好,因此也最受攝影鏡頭的青睞,成了最常入鏡的死海書卷,反之,大多數的古書卷都是靠著學者把支離破碎的羊皮卷碎片拼湊而成。《大以賽亞書卷》包含了希伯來文寫成的經文文本,形式與傳統的猶太文本(馬索拉文本)類似,後者至今依舊在猶太會堂裡被信徒反覆誦唸。

2.社群規章(The Community Rule,1QSerek-ha-Yahad 或簡稱1QS)。這份文獻可能是西方文明最古老的規範類型實例。這裡「規章」一詞的意義係指一種宗教或教派的規範典章,像是〈聖本篤修院教規〉(the Rule of St. Benedict)、〈聖法蘭西斯教規〉(the Rule of St. Francis)。昆蘭出土的《社群規章》則是用來規範定居在這個遺址的猶太人社群的日常生活。他們就像其他宗教的修士或僧侶那樣生活,包含了例行的祈禱、工作、研讀聖經、敬拜,以及像是吃喝睡覺等必要的日常生活行為。我們會在接下來的第二章裡大量引用《社群規章》,來詳盡探討這個過著如修士般的宗教社群的生活和信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