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機結─中方把過失推諉給台灣:《戰疫》選摘(1)

2020-06-07 05:10

? 人氣

隨著疫情趨緩,衛福部長陳時中(見圖)親自到訪多縣市推廣低迷已久的旅遊業。(資料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隨著疫情趨緩,衛福部長陳時中(見圖)親自到訪多縣市推廣低迷已久的旅遊業。(資料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三十多年來,兩岸人民大規模互往,大致有4個階段,分別是:開放大陸探親、台商西進、兩岸旅遊,以及武漢台灣人包機返鄉。

自2020年2月3日第一架包機開始、中間歷經第二波兩架包機、再到4架「類包機」,總計政府執行包機任務,已陸續載回超過1300名滯留湖北的國人返鄉。

田小姐的母親是陸配,1月20日農曆年前,她與丈夫帶著年僅2歲的兒子,前往中國湖北宜昌市陪外公、外婆過年。1月23日小年夜,他們從新聞報導得知,武漢竟然封城了。

宜昌距離武漢有四百多公里,田小姐心想:應該不至於波及宜昌吧?可是當一位在宜昌工作的朋友,連續24、25日2天打電話回武漢,始終聯繫不上家人,本想直接奔回武漢,卻不得其門而入;後來才知道,他的家人全都橫屍家中,已經好幾天。類似情形在武漢比比皆是,田小姐心中開始忐忑不安,沒想到最壞的狀況還是發生了。

曾遭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的中國湖北省武漢市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AP)
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曾因遭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嚴重襲擊,而封閉長達2個多月,使人們即使有機票也不得出省。(資料照,美聯社)

1月30日晚上10點宜昌封城,他和老公第一時間試圖離境,他們開始上網訂機票,再尋求母親一位在交警大隊服務的朋友協助,看看能不能搭火車或汽車出城。沒想到鐵、公路全都封鎖,就算買得到機票,也出不了家門。這時候她不僅僅是失望而已,還開始害怕。

她首先盤點身邊有限的物資,還好,因為兒子必須定期看兒科,所以她出門時帶了6片N95口罩,沒想到這6片口罩,竟然成為他們全家的護身符。她再上網搶購酒精和護目鏡,諷刺的是,等他們回到台灣,這些物資才送達宜昌。

前半個月,他們一家六口靠著過年的剩菜和囤貨,縮衣節食過日子,當時中國尚未啟動物資配送,撐不下去了,他們只好向武漢台胞返鄉自救會長徐正文求援。經過7、8道手續,徐正文終於將白米、白菜和蘿蔔送到。

在長達半個月無米無糧的日子裡,他們每天吃白麵條,為了將食物留給老人和小孩,田小姐和先生一天只吃一餐。有一天,她在家裡翻箱倒櫃,翻出一盒先前準備餵流浪狗的火腿腸,已顧不得能不能吃,一口氣囫圇吞棗,把整盒狗食都吞下肚。

2歲的兒子因為長時間吃不到蔬果,嚴重脫皮,皮膚整個都翻起來;她的十指也凹陷得厲害。當走到這步田地,她陷入深深的絕望當中。

她之前就加入武漢台協的群組,發現對方態度消極,並沒有心解決問題,才又轉到徐正文成立的群組。

她知道,已有武漢台商搭首班機走了,但她並不抱怨。「我兒子那麼小、老公又有過敏性鼻竇炎、我也有慢性病――骨頭錯位需要定期矯正,屬於弱勢優先的一群,但是湖北省很大、資訊又不充足,光是宜昌到武漢,搭車就得5個小時;有些偏遠村落,要走山路出來,再搭車到武漢,至少得花上十多個小時。如果真的有可能,他們能搭上第二班包機也行,事前,她一定會做好萬全準備。

早在1月25日年大年初一,蔡英文總統即指示研擬包機赴中國大陸「撤僑」;27日大年初三,海基會即發函海協會,要求協助武漢台人返台;但海協會始終已讀不回,甚至對外駁斥:「台灣方面聲稱,已就各種管道與對岸協調,包括與海協會進行溝通,完全與事實不符。」

直到1月29到31日間,美、日、韓、英、法等國,紛紛派包機到武漢撤僑;加上31日,武漢首度傳出台商確診,台商人人自危,武漢政府才開始正式,並且連夜召開緊急會議,一邊向上級呈報、一邊協調民航部門,安排台灣民眾返台。

台灣政府指派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全權負責首班包機接機事宜。他在疾管署的戰情室內,召集國安會、陸委會和內政部等部門緊急會議,指示接機以防疫為主,循過去H1N1大流行時,我國以包機方式接回滯留南韓台籍學生返台模式,避免交叉感染,繳交健康申報表、通過發燒篩檢、進集中檢疫所隔離14天。

為了尋覓集中檢疫所,陳其邁與內政部祕書長李孟諺忙得不可開交。李孟諺第一時間找的臨時處所,衛浴設備不夠完善,被陳其邁數落一番,立刻再循其他管道。陳其邁眼見班機就要降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他突然把腦筋動到昔日同事、台中市長盧秀燕身上,並與台中市衛生局長曾梓展通電話,這兩位都是他可以說得上話的人。最終在台中找到檢疫所,連同烏來、林口兩處,備妥三處檢疫所,就等待台商進住。

陳其邁在疾管局成立了一個戰情室,在過年期間就開始運作,私下他們都俗稱「後台」,對應陳時中所領軍的前線指揮中心。每次身處其中,陳其邁都有種在「衡山指揮所」戰情室監督作戰的感覺。包機返台前的幾個小時,他一邊緊盯下機動線、一邊處理隔離安置問題,只要一發現問題,他就直接打電話到前線。行政院等相關部會,也會及時向他回報。

20200330-昨(29)日深夜載運有第三批滯留中國湖北國人的「類包機」返台,再次由陸軍33化學兵進行清消作業。(軍聞社提供)
包機撤回滯留於湖北的台僑,但直到登機前一刻才發現登機名單與我方提出的人員相差甚遠。(資料照,軍聞社提供)

陳時中突然請纓,要親上火線,到桃園機場去。「前線已經有指揮官了,你可以不必跑一趟,否則搞一整個晚上,你沒辦法睡覺!」陳時中依然執意前往,「我得親自到現場才放心!」

接下來的狀況,令陳其邁大呼不可思議。按事前雙方協議,我方提出的二百多人名單,必須與包機名單進行核對之後,才准許登機;但中方一意孤行,直到登機前一刻,才丟出「艙單」(登機名單),陳其邁一看,人數不僅多出許多,還都是英文名字。「靠腰!我們不同意!」我方立刻喊停,無奈包機已飛上中國領空。

經過這麼一折騰,所有人陷入兵荒馬亂――內政部緊急確認清單,有疑義者由陸委會出面聯繫。

東方航空在2月3日晚間11點40分降落,在台協、台辦主導之下,包機變成「特權包機」。陳其邁證實,機上大部分是台商、但也有少數陸配,所有名單都不在我方掌控之中。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也向媒體證實,首班機回來的人,只有二成多符合我方所提的優先名單。

武漢同鄉會理事長陳光陸表示,武漢封城後,有好幾百位鄉親想要返台,求助無門下找上他,原本不關他的事,因為他是執行長,只好成立群組,收集電話、地址,將300人名單送給台灣和武漢當局,他就沒事了。

徐正文也喊冤,當初他所提出的501人名單,丟出去後就無權置喙。他曾經向海基會詢問,得到的答案是:「對岸已讀不回!」他在2月1日召開記者會,第二天首班機就傳出成行的喜訊。在武漢台協一手操控下,他發現多出3位「不明人士」,他也同樣傻眼!「老、弱、婦、孺優先,是我最早喊出來的,沒想到除了第一班包機之外,就連第二、三、四班包機,很多人也沒搭上!」, 最令陳其邁傻眼的主要是,中方防疫出現破口!對岸聲稱旅客在登機前,全數都做過採檢;事實上,他們不是故意不檢,而是沒有核酸檢測,所謂「採檢」,只做了發燒篩檢。他們也沒有依約提供旅客健康申明書。登機前一名台商確診,中方顏面盡失。

班機一抵達桃園機場,直接被推入維修公司機棚,檢疫人員穿著防護衣立刻登機檢疫,歷經3個多小時完成,2人有呼吸道症狀、1人發燒,3人直接後送到醫院,收治於負壓隔離病房;其他244人分別送往3處檢疫所隔離,加入前述2位有呼吸道症狀的患者,總計246人隔離14天後,於2月18日清晨返家。

陳其邁說,陳時中一直忙到早上6點多,24小時沒闔眼,當天又出席記者會,「鐵人」之名因此不脛而走。

接下來的談判,中方一直把過失推諉給台灣,談判陷入僵局,第二、三班包機因此遙遙無期。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廣播節目主持人。本文選自作者新作《戰疫:鐵人部長陳時中與台灣抗疫英雄們》(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