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林全貶抑國發會救前瞻 陳添枝還坐得住嗎?

2017-05-23 08:10

? 人氣

林全(左)點名國發會智庫功能不再,主委陳添枝(右)該如何自處?(盧逸峰攝)

林全(左)點名國發會智庫功能不再,主委陳添枝(右)該如何自處?(盧逸峰攝)

其實,國發會的功能,不僅是該有「國家智庫」的眼光與格局,同時更是「國家救難隊」─經濟救難隊。但當行政院長林全說出:「國發會不具有過去的智庫角色」時,國發會的功能被否定掉一半;林全再補一刀:「都公務員化」,隱然是連國家經濟救難隊的角色也否定了。

行政院長林全在接受郝明義訪問時,對為何前瞻計劃中,國發會的角色被「模糊化」的回答是:「今天國發會不像過去經建會、經合會時代具有那種智庫的角色。當時待遇好,任用資格也有彈性,不必一定要高考資格,而現在都公務員化。」

林全對國發會現況的描述是貼近事實,這1年多來,國發會確實是沈寂多多;除了例行性的數據、報告,行禮如儀的審查案子外,端不出什麼有智庫格局、堪稱國家長程規劃的計劃;連蔡政府財經計劃的重頭戲─前瞻計劃,國發會也完全被涼在一旁─外界只看到交通部長賀陳旦黑白臉輪流扮、大政務委員張景森穿梭中央與地方間大「喬」項目,科技政委吳政忠找科技、經濟部搞前瞻。

大家都很忙!但國發會呢?消失了。蔡政府就任1年以來、也是未來幾年,最重要的財經政策與計劃,國發會竟然找不到角色扮演─唯一的角色大概就是前瞻特別條例草案中的主管單位,填上一個國發會罷了。

這1年來,國發會算得上有扮演角色的重大財經計劃,大概是「5+2產業政策」,是出自國發會手,但成績顯然非常不理想,端出的第一個計劃「亞洲矽谷」,就慘到撤案,林全還決定要自己親自來「重新定義」亞洲矽谷計劃,顯然林全對國發會是已經「有意見」了。

因此對這次的前瞻計劃,林全在訪談中很明白的說出:「過去經建會是小內閣,代行政院做事,這次是行政院覺得這些事太重要了,拿回來做」;「對透過國發會選,還是透過行政院來選,我認為行政院更能選出我們策略上需要的。」

這些話擺明了對國發會的不信任─不論是起因於對國發會專業的信任度低,或是對文官「政治忠誠」的懷疑,反正就是不相信,不願再把重要政策交給國發會。

不僅智庫功能衰退,國發會的經濟救難隊作用也消失;這1年鬧得風風火火、影響經濟、產業最嚴重者莫甚於一例一休案,但在長達數月、至今未休的爭議風潮中,外界完全看不到國發會的角色,在過去,這是難以想像的事。碰上影響如此鉅大、爭議又如此多的財經事件,早年的經建會早就出面找來部會協調、訂出解決方案再送給行政院裁示了。

林全說國發會因為現在都是一般公務員,非早年有特殊待遇的單位,所以才會「公務員化」,這種論斷其實並不正確。國發會從最早期的美援會、經合會、經設會到最後再改為經建會,其中又以經建會體制存在長達36年,事實上在經建會時代,就已是「公務員化」,但卻無礙其扮演國家經濟智庫、經濟救難隊的角色。

例如全民健保、國民年金等重大新制,是經建會一手擘劃推動;亞太營運中心計劃,出自經建會之手;六年國建計劃再到新十大、愛台建設等,經建會都是主要負責單位;這是經建會的智庫功能。台海危機讓台股重挫時,是經建會提出國安基金護盤政策,同時規劃整體國安基金運作制度;1998年本土金融風暴發生,是經建會確定應對的紓困與因應對策;2008年金融海嘯出現,支撐經濟的消費券政策也是經建會規劃、執行,這是經濟救難隊功能。但今日,都再難從國發會身上看到。

而國發會顯然走進了一個「惡性循環」中;行政院不授權、不把重要財經事務交給國發會,以中國官場的文化而言,國發會大概不可能積極主動的爭取抓權;官場大家招子都非常亮,既然長官(院長)不重視國發會,部會首長都不再參與委員會議,讓國發會委員會議的層級越降越低,降到科長們齊聚一堂、議論國事的地步;國發會既已降到此層級,內部就更難有作為,只能「涼涼抓蚊子」。

過去的經建會都扮演重大計劃的效益、財務把關責任,林全讓前瞻計劃少了這個把關者,其實是對推動前瞻不利,外界質疑更甚;而林全說把選擇計劃權利拿回來,「行政院更能選出我們策略上需要的」,其潛台詞就是「政治考量」多於經濟與專業考量。

在林全對國發會說出如何重的評語後,不知國發會該如何自處?如果國發會如此不具功能,當初又何須「組織改造」,直接裁廢不更簡單?而林全特地找來當主委的好友陳添枝又該如何看待自己的績效與去留?林全這番話曝光後,外界已開始猜測陳添枝是否要在下波改組時去職。個別政務官的去留也罷,但林全真的該好好想想他要如何讓國發會發揮應有的功能這事,更該想想國發會的虛化,他是不是也有責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