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Dance:帶你重溫「籃球之神」美好時光的NBA紀錄片

2020-05-07 10:07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這些天,世界體育迷似乎有了一個新的話題。

我們被一部ESPN和Netflix(網飛)聯合製作的紀錄片《最後之舞》(The Last Dance)帶回了1990年代。它講述了邁克爾・喬丹(Michael Jordan)的芝加哥公牛王朝,以及他們在1997-98賽季爭取第六度奪得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總冠軍過程中一些從未曝光的片段。

有報導指,它取代了講述古怪動物園管理員「怪人喬」(Joe Exotic)的《養虎為患》(Tiger King,《虎王》),成為世界點播率最高的紀錄片。

這一股熱潮或許是當下真實的現場體育比賽在我們的生活中缺席所間接造成的。

但是,也很可能是因為,這部系列紀錄片帶來一種令人神往的解讀,深入洞察了那支世界上最精英的體育隊伍之一,以及最有偶像氣質的運動員喬丹。

這裏,是其中一些我們從中找到的看點。

神人喬丹也是要努力的

六屆NBA總冠軍、14次入選全明星、五屆NBA最有價值球員、兩枚奧運會金牌、Air Jordan運動品牌以及一部電影《空中大灌籃》(Space Jam)。

現在我們都知道,喬丹是籃球歷史上的最偉大球員,但他也是要努力的。

首先,他一開始甚至在自己家裏都不是球打得最好的——他小時候單挑玩不過哥哥拉里(Larry)。此外,還有父親的嚴厲管教,驅使他努力。

「如果你想帶出邁克爾最好的一面,就對他說他做不到,」他的父親詹姆斯說。

在北卡羅來納大學,喬丹在大學二年級時落選校隊,但是這只是令他更加努力。北卡的前助教羅伊・威廉姆斯(Roy Williams)說,喬丹當時告訴他:「我會讓你看到,永遠沒有人比我更努力。」

在公牛隊的第二個賽季當中,有一件事顯示了他的敬業態度。在1984-85賽季被評為NBA年度最佳新秀之後,喬丹的腳骨折了。無法比賽而極度沮喪的他,與球隊談好回到大學,並且瞞著球隊管理層在那裏操練自己打五人比賽。

「在我回到公牛隊的時候,我受傷那條小腿的肌肉,比我沒受傷那邊的小腿肌肉還要強壯,」他說。

隊醫告訴他,如果他繼續打,有10%的機會令自己的運動生涯終結,但是喬丹極力要求之下,最終管理層允許他每場比賽打七分鐘,而他就是利用這一點點時間將一支頗為平平無奇的球隊拽進了季後賽。

喬丹花了很多年時間,才感覺自己被列入了與NBA傳奇人物「魔術師」強森(Magic Johnson)和拉里・伯德(Larry Bird)齊名的行列,因為他要成為一支成功球隊的一員。

1991年,喬丹的公牛隊終於在東區決賽中擊敗了剋星底特律活塞隊,並繼而打敗強森所在的洛杉磯湖人,奪得那一年的NBA總冠軍。

約翰遜說,喬丹當時「雙臂抱住我,就開始哭」。

最佳配角皮朋

Michael Jordan and Scottie Pippen, 1997
 

斯科蒂・皮朋(Scottie Pippen)當時是籃球界的世界最佳第二人,在球場上是個龐然大物,場下卻有一把不溫不火的男中音聲線。

「任何時候人們談論邁克爾・喬丹,都應該說起皮朋,」喬丹說,「我把他看作是我曾經有過的最佳隊友。」

紀錄片當中的其中一個小情節是,與其他隊友相比,皮朋曾經在合約當中被嚴重剝削。

在第二集裏,我們知道,在1997-98賽季,他在公牛隊裏的得分、籃板和上場時間均排名第二,助攻第一,但是薪酬卻僅排名第六。

在當時的NBA薪酬總排名當中,他是第122。

他出身自阿肯色州漢堡的貧寒家庭,是12個兄弟姐妹中的一個。他說,自己在1991年簽下了一份年均180萬美元的長期合約,為的是生活有保障。

「我當時覺得自己賭不起,萬一受傷,萬一交不出表現,」他說,「我需要確保我那邊的家人得到照顧。」

這無可避免地在1997-98賽季導致他與當時的公牛隊總經理傑瑞・克勞斯(Jerry Krause)不和。當時他要做手術,並且說他永遠不會再為公牛隊效力,但最終還是回來了。

「壞小子」羅德曼

Dennis Rodman, 1997
 

你近年對丹尼斯・羅德曼(Dennis Rodman)的了解,或許是他和朝鮮的關係

在1990年代,他就是籃球界的「壞小子」,他的彩色髮型、奇裝異服以及和麥當娜的情侶關係,與他在球場搶籃板的能力同樣出名。

而我們在《最後之舞》當中了解到,有時候他就是愛放假。你最好有一個候補計劃,以防你請他歸隊的時候,他可能不會回來。

在第三集,有一個不可思議的片段,就是羅德曼在賽季中途要求放假。皮朋在那個賽季裏有一大段時間缺陣,而羅德曼一直在填補空缺。

喬丹說:「在斯科蒂缺陣時,丹尼斯就是個模範市民,到一個程度會令他發神經,於是在斯科蒂回歸的時候,羅德曼就想放假。」

教練菲爾・傑克遜(Phil Jackson)批准了48小時的短假期,讓他去拉斯維加斯。喬丹對此有質疑。

「菲爾,你讓這個家伙去放假,我們估計就見不到他了;你讓他去拉斯維加斯,我們就肯定再見不到他了,」他說。

之後就是身高六英尺多的羅德曼騎著摩托車朝夜空中駛去,與當時的女友卡門・伊萊克特拉(Carmen Electra)去參加派對。不用說,他肯定沒有在48小時之內回來。

「丹尼斯有一點,」伊萊克特拉說,「他總要逃走,他喜歡出去,喜歡去夜店,就是停不下來。他很野。」

喬丹說,當時他打電話叫醒羅德曼,但是對方就是不肯說自己和什麼人或者什麼物件睡在一起。

他的前隊友和教練似乎都同意,要帶出羅德曼最好的一面,就必須給他多一些空間。

就像前活塞隊教練查克・達利(Chuck Daly)所說,「你不能給一匹野馬裝上馬鞍」。

五屆冠軍羅德曼肯定知道自己對於公牛的重要性:「我愛死邁克爾・喬丹了。我愛斯科蒂・皮朋,所有這些人。但是我做的事情,他們真的做不到。」

大師傑克遜教練

率領著公牛隊取得所有這些成就的教練菲爾・傑克遜自己,也像羅德曼一樣,是個有點遊俠特質的人。事實上,他真的寫過一本書就是講「遊俠」的。

由傑克遜和查爾斯・羅森(Charles Rosen)寫的《遊俠》(Maverick)在1975年出版,當中有講到年輕的傑克遜嘗試服用LSD,然後覺得自己是一隻獅子,「在洛杉磯的海灘上來回吼叫」。

他將佛教禪宗之法和美洲原著民的歷史融入到了訓練方法當中。

傑克遜形容,羅德曼就是個「黑幽卡」(Heyoka,美洲原著民神話中的神聖小丑)或者「逆行者」。在美洲原著民文化當中就是一個異類,行為舉止常常與周圍的人相反。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