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燕婷觀點:疫情下的土耳其─失守、回防與權力

2020-05-07 05:50

? 人氣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土耳其肆虐,伊斯坦堡一名女性行人戴著口罩自保,背景是知名的加拉達塔。(資料照,美聯社)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土耳其肆虐,伊斯坦堡一名女性行人戴著口罩自保,背景是知名的加拉達塔。(資料照,美聯社)

新冠疫情爆發至今,全球已有327萬確診案例,並有超過23萬人死亡。在中東地區,病毒先是讓伊朗燃起狼煙,再令土耳其陷入舉國烽火,其餘如沙烏地、埃及、約旦等,也因疫情而被迫宵禁。

綜觀土耳其的疫情走勢,其並非最早淪陷的中東國家,卻是當下最嚴重的疫區之一,截至5月2日為止,已有120204人確診、3174人喪命,上述數據不僅超越伊朗成為中東第一,也位列世界第七。戲劇化的疫況發展,既暴露土耳其的結構性弱點,也令暗湧的政治鬥爭浮出水面。

盡是破口的防疫早期

作為交通歐亞的門戶,土耳其受伊朗與歐洲兩大疫區夾擊,卻直到3月11日才宣布出現首起確診案例。綜觀彼時鄰國疫況,不僅伊朗已有9000例確診,伊拉克、希臘、喬治亞、亞塞拜然、亞美尼亞、保加利亞等也早有百例以內的確診數,唯獨居中的土耳其始終高舉零確診大旗,對於一個擁有8200人口的觀光大國而言,這顯然不合常理。

若由後續確診數飆升、外地旅行團的高感染率推斷,早在首例確診公告前,土國應已出現社區感染,只是政府排查不力、民眾也多漫不經心,故能隱而不發。例如3月4日時,有個台灣旅行團因土耳其宣布零確診而放心前往,全團15人愉快度過9天8夜的旅程;結果回到台灣後,竟有多達13人確診,這顯然不是到訪零確診國度會有的現象。

但平心而論,土耳其對防疫並非全然麻木。早在1月24日,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便宣布暫停由武漢飛往伊斯坦堡的航班,更在2月3日取消所有從中國與伊朗飛往土耳其的航班,同時關閉對伊邊界,意在阻絕輸入性病例。在疫情開始向東亞、歐洲擴散後,土耳其又於3月2日起拒絕伊朗、伊拉克、韓國、中國和義大利5國公民入境。

然而上述舉措其實帶有早期義大利的既視感:嚴以律外,寬以待己。土耳其政府在宣布停飛與拒絕入境的政令後,便進入了內部防疫的無為期,既不關閉公共場所,也不提醒有症況的人民居家隔離,甚至直到周遭各國都已出現確診案例後,才於3月8日勉為其難宣布對公共場所、學校與公教進行大規模消毒,並在伊斯坦堡的公交車站放置洗手液。

4月13日,土耳其伊斯坦堡大學塞拉帕薩醫學院附設醫院,醫護人員正在查看病患的x光檢查結果(美聯社)
土耳其伊斯坦堡大學塞拉帕薩醫學院附設醫院,醫護人員正在查看病患的X光檢查結果。(資料照,美聯社)

且儘管土耳其有針對重災疫區封關,卻抓一漏萬。首先,歐洲本就是土耳其移民與移工的大本營,光德國就有280萬土耳其人口,上述人群就像候鳥,會固定在土歐間往返,並非禁飛區區義大利就能解決;其次,土耳其在中東只禁絕伊朗公民入境,似乎不曾考慮到:其他國家可能早有從伊朗輸入的病例;其三,土耳其不僅是歐亞大陸上的空運樞紐,也是觀光熱點,由歷年數據統計可見,排名前五的客源國分別為俄羅斯、德國、保加利亞、伊朗與英國,而除了保加利亞外,其餘皆為此次疫情的高風險區。在上述三種情況內,許多出入境者的身份並不受禁飛與拒絕入境規範,卻很可能已受病毒感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燕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