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陳時中都喊複雜!農漁民、無保者急難紓困標準不一 民眾立委罵翻天

2020-05-07 08:20

? 人氣

在推出紓困2.0特別預算引發部分反彈聲浪後,行政院日前又端出針對140萬農漁民,以及18萬無投保勞農保民眾的「急難紓困」,宣稱舉牌工、賣玉蘭花的民眾都可以紓困。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abay)

在推出紓困2.0特別預算引發部分反彈聲浪後,行政院日前又端出針對140萬農漁民,以及18萬無投保勞農保民眾的「急難紓困」,宣稱舉牌工、賣玉蘭花的民眾都可以紓困。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abay)

行政院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紓困2.0特別預算,針對艱困企業、計程車遊覽車司機以及加入職業工會的「無一定雇主自營工作者」,提出1035.2億元的現金紓困。未料方案公布後,卻掀起「我的生活更艱困,為何沒有被紓困」的聲浪,由於基層農漁民、攤販都有類似反彈,行政院日前又端出了針對140萬農漁民,以及18萬無投保勞農保民眾的「急難紓困」,宣稱連舉牌工、賣玉蘭花都可以紓困。

但因為令出多門,反而導致史上最混亂局面。舉例來說,山上種水蜜桃、不具備農保身份的原住民,到底應該申請1萬元農業紓困,還是申請1到3萬元「急難紓困」,就連原民會自己都搞不清楚。

選擇性紓困引爭議 立委點出勞保「高薪低報」問題

新冠肺炎紓困2.0方案到底有多複雜,從衛福部長陳時中5日在解釋「急難紓困」方案,都自嘲「平均每人每月生活費」很難算,就可以略知一二。紓困方案從一開始加發中低收入戶、老人小孩每人每月1500元,到4月初的2.0方案,將遊覽車、計程車司機每人每月1萬元的補貼,擴大到參加職業工會「無一定雇主自營工作者」,以及營收衰退5成以上之「艱困企業」補助員工4成薪。現金紓困規模膨脹到1035.2億元,希望藉此照顧215萬名就業人口,以及87萬名弱勢族群。

然而,這樣的選擇性紓困,即便訂定了「排富條款」,卻仍註定引發公平性爭議,單單投保薪資2萬4000元以下的100萬名自營工作者,是否為「高薪低報」的SOHO族,就足以引發外界討論。

立委林淑芬先前在立法院,就曾質疑其合理性,「2萬4千元合理嗎?」她表示,自營工作者年輕時加入職業工會,會選擇最低工資投保,等到接近退休時,再逐年調高投保薪資;由於勞保投保薪資,從第一級距(最低工資)調高到最高級距,大概要16年,要在65歲以前退休的勞工,會選擇在43歲開始逐步調高投保薪資,這些勞工正值中高齡,面對房貸、子女學費等生活費壓力,可能超過投保第一級距的勞工,「你把這一條線畫下去,同樣是自營工作者,人家會質疑,領不到的人承擔風險能力就比較高嗎?」

事實上,100萬名自營工作者獲得3萬元的紓困政策,在4月中開始發放後,已經讓農漁民,以及未參加勞農保、僅具國保身份的數百萬民眾為之「眼紅」。

國民黨立委廖婉汝日前質詢農委會,就針對基層農漁民領不到紓困「請命」。廖表示,10萬名參加職業工會的漁民,爭取到3萬元現金紓困後,南部基層農民看到漁民可以領到「大家都氣得要死」。她直指,最苦的農民都是自耕農,平常在外做工貼補家用,但因現在都是「產業紓困」,「你用『產業別紓困』等於是把投保農保、國保紓困的路給卡死,現在很多農民子女失業,回中南部吃父母,為何不能幫65歲以下農民爭取到現金紓困?」

20200316-國民黨立委廖婉汝16日於經濟委員會質詢。(顏麟宇攝)
因遭政院紓困方案排除在外,國民黨立委廖婉汝日前為基層農漁民「請命」。(資料照,顏麟宇攝)

農漁民反彈 政院「滾動式修正」補破網

眼看基層農漁民出現反彈,行政院的紓困方案又做了「滾動式修正」。行政院長蘇貞昌4日召開記者會,宣布「無投保農勞保,但實際從事勞動」的民眾,「平均每人每月生活費」低於當地最低生活費2倍者,可以獲得1萬到3萬元「急難紓困」;另外,考量全台逾百萬農業人口,有近百萬的「兼業農」,在農忙之餘,有在外面投保勞保貼補家用,農委會方面又搬出了《老農津貼暫行條例》的非農業所得未達50萬元的「排富」門檻,準備對140萬名「實際從農」的農漁民,提供1萬元現金補貼。

行政院紓困對象不斷「滾動式檢討」,某種程度上反映出台灣社會安全網,長期以來「漏接」的問題,即便經濟部、交通部、勞動部分別端出「產業紓困」與「勞工紓困」方案,行政部門卻還是得忙於「補破網」!衛福部針對無農保、勞保之工作者1萬到3萬元的「急難紓困」方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源於馬政府時代 「急難紓困」現擴大規模、放寬審查步驟  

衛福部「急難紓困」方案,是源自2008年馬政府在金融海嘯後所施行的「馬上關懷」方案,於民進黨執政後改名,每年的預算大約有2億多元。今年由於行政院的紓困2.0方案,對於沒有參加農保或勞保的實際工作者,並沒辦法照顧到,因此「馬上關懷」也重出江湖,名額大幅增加為18萬人。

不過,以台灣地區不具備勞保、農保資格,投保國民年金的民眾高達300多萬人,即便扣掉沒有在工作的家庭主婦,以及曾短暫失業、目前已恢復勞保身份的民眾,這樣的弱勢工作者至少有數十萬、上百萬人之譜。由於上述民眾個人所得加計存款扣除15萬元之後,「平均每人每月生活費」低於當地最低生活費2倍,這樣的門檻並不高,方案推出後,民眾申請果然擠爆各地區公所。

據了解,馬政府的「馬上關懷」方案,救助對象為死亡、罹患重病、其他重大變故、非自願性失業致無法工作、照顧罹患重傷病須1個月以上治療或療養親屬無法工作者。當時在金融海嘯時期上路初期,要求基層人員通報到結案要3天完成,各地方公所必須組成訪視小組,視個案需求轉介相關社會、衛生、勞工或教育等單位,必要時結合民間資源協助,這項政策當時曾經被《自由時報》批評為「撒錢」。

20181010- 2018年中華民國國慶大典10日上午於總統府前登場。總統蔡英文(右)致詞結束後,前總統馬英九(左)與蔡英文握手、提早離開。中為國慶大會主席、立法院長蘇嘉全。(簡必丞攝)
衛福部「急難紓困」方案源於馬政府時代的「馬上關懷」方案,並於民進黨執政後更名。圖為前總統馬英九(左)於國慶大典上和總統蔡英文(右)握手致意(資料照,簡必丞攝)

不過,現在民進黨政府面對比金融海嘯還恐怖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僅擴大「急難紓困」規模,所有的案件也都改為「書面審查」,連《社會救助法》規定的基層訪視,竟然也都省了。由於未參加勞農保的工作者到底有多少人,實際上很難估算,衛福部僅能透過推估,評估實施規模為10至11萬人。

衛福部的「急難紓困」方案,主要係參採台灣民眾黨立委賴香伶的建議。賴香伶先前質詢衛福部時指出,很多邊緣的弱勢勞工,例如舉牌工,不僅沒有勞保,也繳不起國保,也拿不出工作證明;其他像攤販、自僱型家庭工作者,在政府紓困方案中,同樣也沒有被照顧到。賴表示,「《社會救助法》急難救助方案,先前匡列的低收、中低收資格,這些人連申請的資格都沒有,我們跟衛福部申請『急難救助』10件只通過4件,總共只領到8萬元補助。」

20200429-台灣民眾黨立委賴香伶(圖中)等人召開「司改須回應民意,參審陪審可併行」記者會 。(蔡親傑攝)
針對中央提出的紓困方案,台灣民眾黨立委賴香伶日前曾質疑未顧及弱勢勞工 。(資料照,蔡親傑攝)

衛福部喊「3天審查、5天入帳」 慈善團體:仍有部分申請被刁難

衛福部次長蘇麗瓊表示,衛福部估算「有工作但沒加入勞保」民眾有34.5萬人,如果以3成民眾符合申請資格,每人平均申請2萬元估算,大概需要20至22億元預算;對於一些沒有生活在戶籍地的舉牌工、賣玉蘭花民眾,可以逕行向轄區鄉鎮區公所申請,社政單位收件後不做實地訪查,希望做到3天審查、5天入帳。

儘管蘇貞昌對外強調此為舉牌工、賣玉蘭花的人都可以申請的紓困方案,但實際狀況遠比想像的複雜。長期協助萬華街友的芒草心慈善協會表示,先前在協助街友提出紓困申請時,萬華區公所就以街友沒有「實際居住地」退件。

芒草心秘書長李盈姿表示,這一波紓困方案,有一部分街友具有中低收入戶身份,或領有身障、精障手冊的街友,在原先領有的1、2000元到7000元的補助之外,已額外獲得1500元補助。而衛福部日前公布的1萬到3萬元「急難紓困」,主要係針對沒有勞農保身份,有實際工作事實的民眾,賣玉蘭花、舉牌的街友,在就業部分雖然可以用出具「切結」方式處理,如果在外面有租房子,就有資格提出申請;不過沒有實際居住地的街友,在申請過程就有可能被刁難,「你們可以去區公所問看看,區公所對於沒有實際居住地的遊民,目前都還是退回申請,至少萬華區是這樣。」

20200428-風傳媒專題,疫情下的貧窮人:賣玉蘭花的美花姐。(簡必丞攝)
因應疫情,衛福部擴大「急難紓困」規模,盼能顧及如舉牌工、賣玉蘭花等弱勢勞工。(資料照,簡必丞攝)

行政院的紓困2.0方案,沒辦法解決社會安全網「漏接」的問題,看在民進黨立委眼裡,也是憂心忡忡。

劉建國批衛福部:紓困和急難救助勿混為一談

立委劉建國日前在經濟委員會質詢時直指,沒有參加勞保農保的攤販要怎麼紓困?他說,一對在夜市擺攤的夫妻加上一個孩子,只要合計年收入超過40.8萬元,要如何申請「平均每人每月生活費」1.5倍或2倍的急難紓困,「不用想,就是不會過」。

劉建國直指,投保農保民眾可以申請1萬元現金紓困,參加職業工會漁民可以申請3萬元紓困,那花卉種苗業者與雲林果菜市場所聘僱的雇工,如果沒有投保勞農保、業者沒有營業登記,既無法適用經濟部「艱困企業」4成薪,領取3個月最低2萬8千多元補貼,員工也無法領取農委會的1萬元。

「我要提醒衛福部,紓困就是紓困,急難救助就是急難救助,不一樣的東西不要硬要套在一起」,劉建國表示,「現在紓困的社會救助,已經講到國保去了,經濟部跟農委會不要把沒有加入勞農保的雇工,問題丟給衛福部,再由衛福部引用《社會救助法》搪塞我!」

20200306-立委劉建國於立院10屆一會期第三次會議進行質詢。(蔡親傑攝)
針對行政院的紓困2.0方案,民進黨立委劉建國提出質疑。(資料照,蔡親傑攝)

「衛福部承擔不起來,農委會經濟部你們會出大問題啦!」劉建國批評,他針對上述紓困差異,已經問了相關部會2個多禮拜,「文化部對於藝術工作者,只要有交易證明,就可以補助1萬到6萬元;同樣是花卉種苗業者,為何有些是適用2萬8千薪資補貼,有些卻是1萬元?對於這種補助差異,你們要怎麼處理?還是沒辦法處理,把他們趕到衛福部?」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