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戰神,為誰而戰?門神,為誰看門?

2020-05-06 07:20

? 人氣

黃國昌接受大同市場派的獨董提名,讓外界相當意外。(資料照片,蔡親傑攝)

黃國昌接受大同市場派的獨董提名,讓外界相當意外。(資料照片,蔡親傑攝)

周二市場最震撼消息─沒有之一,是號稱「戰神」、曾痛批其它擔任獨董者是「門神」的前立委黃國昌,將擔任大同經營權爭奪戰中,市場派所提名的獨董。

這件事確實讓外界有「多重不適應症」產生;一來,大同是一家表現差、爭議多的老公司,外界直覺會認為「配不上」形象清新的太陽花戰神黃國昌;二來他「投靠」的是市場派,市場派一向就是外界較「側目」的勢力,更兼這個市場派一直有「中資」傳言,滿滿台灣價值的黃國昌加入市場派,是令人意外。

此外,依照過去的發言顯示,黃國昌對「獨董」的評價未必高、批評更不少─外界當有印象,3年前的永豐金案中,邱正雄一度代理董事長,就被他形容是「門神」;去年立委選舉前,黃國昌也幾次嚴詞批評國民黨候選人李永萍是「樂陞門神」,李永萍寄存證信函喊告,黃國昌還是繼續批評李是「門神」。

結果黃國昌這次下海當獨董─當然,其它人當獨董,是去當門神、賺董監薪酬,他去當獨董,是「跳火坑」,是要「進去維護整個公司治理的秩序,是要維護整個股東的權益」;市場派是否有中資嫌疑更不是問題,因為「我不代表任何一派,若進大同當獨董,包括違法中資的問題都會徹查」,「王董心裡應該有數,我不是能夠被控制的人」。

這番大義凜然的話,確實令人動容,也讓人回想到太陽學運時,堅決反對國民黨的黑箱作業,但學運決策是否有黑箱就不在討論之列。

獨董制度是起源於美國,設立的目的是避免控制股東與內部管理層損害公司利益,從外部聘來的獨立董事,理論上因為不直接牽涉到公司利益與其獨立性,可以有效的監督公司,維持公司與其它股東利益。現在獨董制已經廣為各國接受,歐洲企業獨董比例大概在2-3成,美國企業在5-6成。

台灣引進獨董制不到20年,不過,爭議一直不少。批評者認為台灣的獨董並未發揮真正的監督、提升公司治理的目的,因為台灣的作法,獨董還是由大股東提名、經過股東會通過產生,某個角度而言,其實還是屬於「公司派」,不是實質意義上的「獨立」董事。此外,台灣企業找來的獨董中,學者占的比重高,缺乏實務經驗的學者也不易有效監督企業。

當然,獨董另外一個引人非議、且爭議更多的是:成為政客下台後最佳去處,不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的政客退下來─其中尤以財經官員最多,都紛紛擔任多家企業的獨董,所以黃國昌也準備擔任獨董,倒也算是為時代力量「添光」。

政客退職任獨董甚或直接就擔任董事,文言文的說法是:繼續貢獻專長、協助企業轉型、公司治理…….。但白話文的說法就是政客是去當「門神」,主管官署看到原任政務官的「前長官」在某家企業任職,總會客氣三分,企業遊說也容易進行。

有些官員嫻熟的在官府與企業間切換轉跑道─例如林全在扁朝離開財政部長職務後,就去當世界先進的董事長,他也當過4家公司獨董,辭卸行政院長後又去擔任東洋董事長。而2016年林全組閣時,其內閣被認為是「犧牲最大」的內閣,因為至少有7名閣員是擔任企業獨董,而且不只一家,放棄獨董犧牲數百萬到千萬元的年收入。曾任經濟部長者,更有一口氣兼5-10家企業獨董、董事的行情。

大同是台灣最老牌、品牌知名度最高的企業,台灣人大概無人不知「大同電鍋」;但大同的經營也是上市公司中的末流,兄弟鬩牆、權鬥不休、轉型無方、經營無體,所有的不堪就表現在連續18年未發股利的「經營成果」,還有近1年多來幾家重要子公司的破產重整上。

如此企業竟還有市場派覬覦,坦白說,資產利益應該是主因;這種老牌公司即使本業經營價值已低、甚至虧損累累,但擁有的資產、土地往往成為最大的寶藏,大同實際上已是資產股,擁有的土地價值超過千億元─不意外的是市場派就是建商。

如果市場派未能成功搶下經營權也罷,但如果這次市場派板倒公司派,入主公司後,考驗才開始。新經營者如何讓朽木般的公司起死回生?是只能靠賣地開發、還是能展現更高端的經營能力,在本業上創造盈餘?對過去許多公司派經營帳目的黑箱,是否能釐清、透明化?

當然,對黃國昌而言,更是一個新考驗─他如何展現他這位獨董,有別於他口中「尸位素餐的門神」?當市場派要拆解資產分賣時(市場派時常會有此手法,而此作法多半對企業永續經營不利),黃獨董是贊成還是反對?戰神該為公司永續經營、員工、小股東而戰?還是為「老闆」利益而戰?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