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進老百姓家裡的中國政府監視器!人權觀察:以防疫之名的強力監控,將會持續「非常久」

2020-04-29 14:40

? 人氣

新冠肺炎大流行下,中國強而有力的監控手段被視為高效防疫的模範,卻可能侵蝕全球民主根基。(AP)

新冠肺炎大流行下,中國強而有力的監控手段被視為高效防疫的模範,卻可能侵蝕全球民主根基。(AP)

在中國工作的34歲荷蘭人拉希福(Ian Lahiffe),日前從海外回到中國準備隔離兩周,卻發現家門口多了一支監視器,事前完全沒有通知。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是難以想像的侵犯隱私,」他說「感覺可以獲取非常多數據,我不知道這之中合法的程度有多大。」

CNN報導,中國政府沒有公告隔離者的門外需安裝監視器,但幾個省份至少從2月起都出現這種情形。至少3個消息來源分別告訴CNN,中國社群網站上也有同樣的公開訊息。

至今為止,中國還沒有訂定相關法律來規範監視器的使用方式,但在實際生活上,監視器早已深入公共空間每一個角落,購物、用餐、上學甚至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每個人民都受到電子之眼的凝視。新冠病毒大流行更讓這一切加劇,在某些極端案例裡,監視器甚至堂皇侵入人民的住宅。

為了因應防疫管制措施,中國政府日前推出「健康碼」App系統,可以使用大數據分析民眾的行動路徑,再用色碼標示「染疫風險」,以此來決定誰需要接受隔離並限制行動範圍。

許多地方警政單位也公開在微博表示,河北省遷安市的五重安縣裝了更多監視器以確保隔離者乖乖待在家;吉林省長春市朝陽區政府表示,當地監視器連上了可分辨人類形體的人工智慧系統;在杭州,中國第三大電信業者中國聯通2月8日在微博公告,他們幫當地政府安裝了238支監視器,用來監測居家隔離者。中國衛健委以及公安部門都沒有回應CNN的採訪問題。

包括北京、深圳、南京與江蘇省常州市等地,都有網友在社群網站上貼文說,在隔離期間被當局以監視器掌握行蹤,有些人似乎很願意配合接受,甚至有部分人士擔憂病毒傳播,主動要求當地公部門安裝監視器。很難確定民間是否對國家監控僅一門之隔的現象有所不滿。

全球監控攝影機7.7億,半數在中國

根據中國中央電視台,截至2017年底,全中國設有2000萬支監視鏡頭,但英國機構IHS Markit去年底最新報告指出,截至2018年中國全境設有超過3.49億支監視鏡頭,平均每4人就擁有一支。這份報告稱,到2021年底,用於監控目的的攝影鏡頭將從現在的7.7億支突破10億支,中國的監控攝影機數量佔全球總量的半數以上。

根據英國科技調查機構Comparitech,若以每千人平均監視器數量來算,全球前10大監視器密度最高的城市裡,中國就獨佔了8座城市。另外兩座分別是英國首都倫敦與美國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

香港浸信大學隱私安全專家劉傑森(Jason Lau)指出,早在新冠大流行之前,中國多數人民就已經習慣這樣遍佈四周的監控。「在中國,人民可能認為政府無論如何都會取得個資,那麼(防疫)手段只要能確保社區和大眾安全,他們不會太擔心隱私問題。」

攝影機裝在家門內,公務員也抓狂

即使如此,中國政府的手段仍令人民質疑。常州市一名公務員周威廉(William Zhou,化名)透露,他在2月下旬從家鄉安徽省回到常州,一名社區委員跟一名公安立刻上門裝了一支正對他家門口的攝影機,不同尋常的是,這支攝影機是裝在「他家裡面的櫃子上」。擔心被認出而使用化名的周威廉說,他不喜歡這個舉動,也問了社區委員相機的用途,結果對方秀出手機螢幕,鏡頭內的畫面正是他家。

「畫面裡的我就站在客廳裡,鏡頭把我拍得清清楚楚。」

周威廉表示他當時氣炸了,質問公安為什麼不能把鏡頭裝在門外,公安只說「怕被他人破壞」,最後不管他強烈抗議,硬將鏡頭裝設在他家。

周威廉說,他當晚就撥了「市長熱線」和當地的防疫中心電話抱怨此事,兩天後,2位官員上門請他「理解並配合政府防疫」,並強調攝影機只會在他的大門有動靜時拍攝靜止照片,而且不會錄音、錄影。但周威廉說:「(監視鏡頭)對我的心理影響很大,我試著不打電話,怕對話會被錄下來,我連睡覺時都在害怕,就算把臥室的門關上也一樣。」

此外,還有2位也接受居家隔離的社區居民告訴周威廉,他們也被要求在家中裝設監視器。他們居住地的防疫管控中心向CNN證實,為了控管隔離狀況確實有使用監視器,但沒有透露更多細節。

2021年全球估計將有超過10億支監控攝影機,五成以上設於中國。圖為民眾參加中國深圳公共安全展。(AP)
2021年全球估計將有超過10億支監控攝影機,五成以上設於中國。圖為民眾參加中國深圳公共安全展。(AP)

在南京市東邊的淳溪鎮,官方也在微博上張貼監視器如何使用在隔離政策,一張照片顯示監視鏡頭就擺在隔離者的櫥櫃上,另一張照片則由四張監視器影像組成,明顯是從屋子內部拍攝。淳溪鎮當局不願回覆CNN採訪,當地疫情防控中心則表示,裝設監視器並非強制政策,是由各地方單位自行決定採納。

目前為止,全世界政府都在想辦法掌握隔離者的行蹤,香港讓隔離者戴上電子手環,一旦離開飯店或住所就會通知當局;台灣與南韓都使用GPS電子定位系統,讓防疫單位在第一時間得知隔離者離開住處;波蘭政府在三月推出一個App,要求隔離者每天在家自拍並上傳系統。但其中沒有一個像中國這樣,讓電子眼「登堂入室」直接窺視隔離者的生活。不過,並非每一位在中國的隔離者都遭受這種待遇,有2位武漢市居民透露,他們只被要求在家門上加裝電磁感應器,踏出家門就會警鈴大作。

住在北京的愛爾蘭人拉希福說,他的社區幹部手機裡裝有一個App,可以看到所有監視器的即時畫面,據他瞄到至少有30架監視器。拉希福住的社區幾乎全部都是外籍人士。

人權觀察:設備愈來愈具侵入性

在中國,每個都市住宅區都有一個自成的管理單位,這些「社區幹部」沿襲了毛澤東時代的人民公社精神,負責執行並管理社區公共事務、宣達政令以及必要時刻的組織動員。號稱「上管海陸空,下管垃圾桶」的管理網絡加上日益精進的大數據高科技,構成了中國無孔不入的社會控制體系。社區幹部看似「自治」,實則經常成為中國政府的傳聲筒與眼線,隨時回報可疑活動。疫情大流行的當下,社區幹部也身負重任,需要協助隔離者的生活起居難題,但他們也獲得很大的彈性,在第一線維持所有防疫任務。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資深研究員王松蓮指出:「仔細觀察中國在防疫期間採的措施,從健康碼到安裝監視器等等,監控科技愈來愈具侵入性,有些工具之前只會用在極端受壓迫的地區,例如新疆。」

王松蓮說:「很不幸的,因防疫而施行的監控措施如果沒有受到反彈,未來將會持續非常久。」

中國將科技監控結合社會信用系統,人民的日常生活在政府面前無所遁形。圖為上海一架華為監視攝影機。(AP)
中國將科技監控結合社會信用系統,人民的日常生活在政府面前無所遁形。圖為上海一架華為監視攝影機。(AP)

監控設備使用上無明確法源

中國目前沒有明確法源管理監控科技,2016年中國公安部曾發布《公共安全視頻圖像信息系統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稱為了維護公共安全,公共地區的重點場所都應設置「公共安全視頻圖像信息系統」,縣級以上地方政府就能共享轄區內蒐集來的訊息。公告中也強調監控器材「應與居民住宅保持合理距離,旅館客房、集體宿舍、以及公共浴室、更衣室等可能洩漏他人隱私的場所」都禁止安裝相關設備。但這項法案至今仍未正式通過,各地政府近年則陸續推出自己的公共安全管理條例以確認監控的正當性。

2月4日,中國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簡稱網信辦)對各級網路管理單位發布了「關於做好個人信息保護利用大數據支撐聯防聯控工作的通知」,禁止未經國務院下屬公衛部門授權的單位擅自以防疫為由蒐集民眾個資,也強調搜集個資的對象應「堅持最小範圍原則」、「原則上限於確診者、疑似者、密切接觸者等重點人群」,並以最嚴密的手段防止資訊被盜走。

依照中國政府自己公布的資訊來看,在民眾家門口設置的攝影機完全是於法無據,更別提在家門內部裝設。北京律師童宗津(Tong Zongjin,音譯)認為,家門口裝設的監視器處於法律的模糊地帶,雖然會被視為公共區域,但仍會蒐集到民眾的私人資訊,例如何時離開或回家。

周威廉表示,隔離兩周限制一過,社區幹部就來拆掉了監視器,還告訴他可以保留鏡頭,但提心吊膽過了十幾天的他,忍不住在幹部面前拿槌子砸爛設備。

「一想到我們的日常生活完全暴露在政府監視下,我就沒辦法忍受,」周威廉說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