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擊、痛毆、逼供、處決……大規模獵殺同志的車臣「男同性戀集中營」酷刑記實

2017-04-23 08:00

? 人氣

車臣男同志連出櫃都不敢,仍遭到政府大規模迫害。(美聯社)

車臣男同志連出櫃都不敢,仍遭到政府大規模迫害。(美聯社)

本來是一場與密友的約會,馬克辛(化名)最後卻落到了車臣當局的手裡,他在將近2周的時間內受盡拷打酷刑,最後在人權團體的幫助下,成功逃出家鄉。馬克辛並非唯一遭到這種恐怖對待的人,除了他之外,還有多名男子也遭到車臣當局逮捕凌遲,這些人奉公守法,與尋常人無異,唯一的不同只在於:他們是同性戀。本來是一場與密友的約會,馬克辛(化名)最後卻落到了車臣當局的手裡,他在將近2周的時間內受盡拷打酷刑,最後在人權團體的幫助下,成功逃出家鄉。馬克辛並非唯一遭到這種恐怖對待的人,除了他之外,還有多名男子也遭到車臣當局逮捕凌遲,這些人奉公守法,與尋常人無異,唯一的不同只在於:他們是同性戀。

車臣當局被踢爆凌虐同性戀,英國民眾12日在俄羅斯駐倫敦的大使館外抗議(美聯社)
車臣當局被踢爆凌虐同性戀,英國民眾12日在俄羅斯駐倫敦的大使館外抗議(美聯社)

電擊酷刑逼供 將同志社群一網打盡

馬克辛(Maksim,化名)向《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闡述那段悲慘的遭遇。當時,一位「來往多年、交情甚深的同志朋友」透過網路聊天室,約他到某間公寓「喝一杯」,但公寓大門打開時,等著馬克辛的卻是車臣的安全局人員,他們二話不說痛揍馬克辛一頓,再用通電的電線與鱷魚夾將他綁在椅子上,開始厲聲逼供馬克辛。

車臣當局凌虐同性戀,獲釋的同志擔心被殺害,紛紛逃出車臣

馬克辛描述,逼供者要求他招出其他同志友人,「他們大喊:『你還知道有誰(是同性戀)?』」與此同時,綁著他的電線也不時被通上電流,「那真的是令人無法承受的痛苦,我一直緊抓著僅剩的一絲氣力,但我並沒有告訴他們任何事。」

恐同社會與反人權總統

在信奉伊斯蘭教的保守車臣共和國,同性戀一向是社會禁忌,這樣的情況到了親俄總統卡德洛夫(Ramzan A. Kadyrov)上台後更加惡化,這一次的「獵捕同志行動」即是車臣人權惡化的一例。根據最早披露此事的俄羅斯自由派獨立媒體《新報》(Novaya Gazeta)報導,至少上百名車臣男同志在上個月遭到逮捕與殺害,而國際人權倡議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證實了此項數據。

車臣共和國總統卡德洛夫(Razman Kadyrov)(美聯社)
車臣共和國總統卡德洛夫(Razman Kadyrov)(美聯社)

針對此次車臣政府的同志獵捕行動,人權組織「危機團體」(Crisis Group)的俄羅斯與高加索北區負責人莎琪耶昂絲卡(Ekaterina L. Sokiryanskaya)表示,「車臣是極度恐同的社會,同性戀被污名化,受到譴責,伊斯蘭教認為這(同性戀)是重大的罪惡。」

「好朋友也不知道我是同志」 躲在暗櫃、不敢承認的性傾向

然而,馬克辛說當局獵捕同志的行動開始之前,車臣同性戀雖然還沒淪落到「有家歸不得」的慘況,卻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如果想要安穩度日,就必須嚴守「待在櫃子裡」的「本分」,同志之間的往來也只能仰賴著「村莊」(the Village)和「山林為何謐靜」(What the Mountains Are Silent About)等極少數的私密社交平台。

「就連兩名同志來往時,也不會告訴把自己的本名告訴對方。」馬克辛表示,車臣同志若要約會,通常會選在咖啡廳碰面,或是租一個晚上的公寓房間。他形容,防備嚴密的程度簡直滴水不漏,「沒有任何人曾懷疑過我的性傾向,就連我最要好的朋友都一樣。」

「被出櫃」後 面臨家族「榮譽處決」風險

連同那位供出他的「老朋友」、還有受到同樣手法誘騙上當的其他4名同志,馬克辛在公寓遭到逮捕拷問後,車臣當局人員將他們移往一棟廢棄大樓裡的牢房,並再度以電擊的方式,輪流凌遲他們,這樣的日子長達11天,馬克辛才被釋放。安全局人員甚至告訴來接馬克辛的男性親戚:「如果你有羞恥心,你會親自處決這名年輕人。」

車臣共和國信仰伊斯蘭教,大說數人民極為保守。(美聯社)
車臣共和國信仰伊斯蘭教,大說數人民極為保守。(美聯社)

馬克辛獲釋回家後,他的父親威脅著要打他。他露出身上因酷刑而留下的傷口,向父親求饒,他的父親卻冷冷地說:「我應該要殺了你。」面對威脅要取他性命的家人,馬克辛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只好轉向總部設於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俄羅斯LGBT連線」(Russian LGBT Network),請求他們協助他逃離家園。

根據「人權觀察」的紀錄表示,車臣當局的同志獵捕行動中,已有1人在拷打過程中死亡,其他2名死亡人口則是被當局釋放後,遭到親戚的「榮譽處決」(honor killings)。

就算面對人權團體,這些才從車臣政府手中逃出的同志,也失去了對他人的信任。參與協助車臣同志逃脫的「莫斯科社群中心」(Moscow Community Center)負責人巴拉諾娃(Olga Baranova)回憶,當車臣同志成功脫險時,當中許多人告訴巴拉諾娃,他們一度害怕這是另一個圈套,「他們說,『我們不相信你們是真心的,我們以為這又會是另一個將逃難同志一網打盡的行動。』」

「我們不是英雄,我們只是平凡同志」

「俄羅斯LGBT連線」負責人科切特科夫(Igor Kochetkov)向《紐時》表示:「車臣與北高加索地區的同志正遭遇危及生命的困境。當一名同志的伴侶被抓,他有非常充分的理由認為自己不久後也會被逮捕。在那種酷刑之下,同志很難不把其他同志也招供出來。」

除了熟人招供外,車臣當局甚至開始假扮同志進入交友網站,車臣的同志社群因此瀰漫著恐懼的氛圍。20歲的伊利亞(Ilya,化名)接受《紐時》訪問,他說自己對逼供手法感到不寒而慄,「如果他們抓到他(朋友),就等於找到我了。」他在逃離車臣後才得知,警察在他逃走幾天後曾找上門。

另一名受訪者諾丘(Nohcho,化名)就是在熟人招供之下,才被車臣當局逮捕,並被監禁了一陣子。但他提及那名在酷刑逼供下供出他的朋友時,諾契卻沒有怨恨,「我不怪他。他們(當局)讓我們挨餓,電擊我們。我們不是英雄,我們就只是一群平凡的男同志罷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