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打、電擊、虐待……俄羅斯車臣共和國被爆設立「男同志集中營」

2017-04-15 06:35

? 人氣

車臣共和國總統卡德洛夫(Razman Kadyrov)(美聯社)

車臣共和國總統卡德洛夫(Razman Kadyrov)(美聯社)

俄羅斯自由派獨立媒體《新報》本月初報導,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政府近日針對男同性戀者,展開大規模逮捕、打壓,至少上百人被誘騙並關入不知名監獄,每日遭受獄卒和其他囚犯辱罵、痛毆甚至電擊等慘無人道的虐待。車臣當局否認這一傳聞,卻嗤之以鼻說:「如果有那種人存在,不需要政府動手,他就會被家屬處理掉。」

車臣位於北高加索地區,是俄羅斯聯邦轄下的22個自治共和國其中之一,首府格羅茲尼(Groznyy)。車臣面積15647平方公里,不到台灣的一半,人口約137萬,大部分信奉伊斯蘭教。蘇聯解體後,車臣人爭取獨立,但是遭到莫斯科當局殘酷鎮壓。

4月1日,俄羅斯《新報》(Novaya Gazeta)就披露車臣政府宣布拘捕境內男同志,該報指出,至少已有3名男同志被虐打而死,另有上百名受害者被捕入監獄,每日遭受酷刑,其中甚至包括當地知名的影視名人和宗教領袖。

對此,車臣總統府發言人卡里莫夫(Alvi Karimov)回應說,車臣國內「沒有同性戀」,即使真的有,不需要勞煩政府和執法單位動手,那人的親屬就會動手了結他。車臣內政部官員也嗤之以鼻,說這則新聞是「愚人節笑話」。

車臣共和國信仰伊斯蘭教,大說數人民極為保守。(美聯社)
車臣共和國信仰伊斯蘭教,大多數人民極為保守。(美聯社)

人權倡議團體「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俄羅斯分部負責人索奇利安史蓋亞(Ekaterina Sokirianskaia)卻告訴外媒,早在新聞報導前兩個星期,她就陸續接到不少人的求助訊息,這些人來自差異很大的職業和階層,異口同聲告訴她車臣打算系統性迫害同志,她認為迫害確實正在進行,但受害者太過驚恐無助,非常難取得相關證據。

男同志的恐懼不是空穴來風,車臣共和國信奉伊斯蘭教,且民風極端保守,重視傳宗接代,一個家庭若被人懷疑出了一位男同性戀,所有成員恐怕再也別想結婚。也因為同性戀被視為巨大恥辱,確實可能出現如政府所說的慘劇, 家屬會以維護名譽為由,對男同志孩子施以通常用來處罰女性的「榮譽處決」(Honor Killing)。

在政府與社會雙重壓力下,車臣的同志生存境況極為艱難,連最親密的朋友都很少傾訴性向,遑論公開積極的人權運動。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指出,車臣總統卡德洛夫(Ramzan Kadyrov)的人權紀錄本來就是滿江紅,他曾數次讚揚一夫多妻制,要求女性在公開場合需佩戴頭巾,甚至集體懲處分離運動份子的親屬等。

再加上,2007年卡德洛夫宣誓效忠俄國總統普京(Vliadimir Putin),在普京全力支持下當上半自治的車臣總統後,更肆無忌憚打壓異議份子,獨立媒體與記者也毫無生存空間。

英國人權團體前往俄國駐英大使館前面抗議。(美聯社)
英國人權團體前往俄國駐英大使館前面抗議。(美聯社)

不過,在俄羅斯的聖彼得堡與幾個較大城市裏,仍有LGBT團體致力於地下活動,柯切可夫(Igor Kochetkov)就為此了緊急設立聯絡中心,試著幫助車臣的男同志逃離魔掌。

13日《衛報》也訪問到其中一名順利脫逃的受害者「亞當」(化名),亞當說,他與數十名男同志被關在某處監獄,每天都會遭受電擊酷刑至少一次,行刑者在他手指和腳趾上夾上金屬夾,通以強力電流,如果他不肯痛苦吶喊,旁人就會持棍棒狠揍他,同時已不堪入耳的字眼咒罵他。行刑者還會叫來監獄裡的其他犯人,要求犯人狠揍亞當,供其娛樂。

亞當表示,這些刑求不是單純虐待他們,更是為了從他們口中套出當地其他男同志的名字。監獄也沒收他們的手機,從中尋找同志名單。事實上,亞當一開始就是接到了熟識同志友人的電話,與他約在某處碰面,在那裏等待亞當的卻是六個政府派來的打手,亞當在壓力下承認性傾向後,立刻被扔上卡車送進監獄。

柯切可夫說:「這是大規模的同性戀迫害,好幾百人被政府綁架。這在俄羅斯、在近代史上都是前所未見的反人權罪行。」

亞當表示,被逮捕入獄10多天後,他和一群人突然被釋放回家,但送他回去的人直接告訴他爸爸:「你兒子是玻璃,快做你該做的事吧!」亞當說,無論他如何否認爸爸都非常生氣,不肯和他說話。過了一晚,亞當就收拾細軟逃出了車臣,這是他生平第一次踏出車臣地區,目前已和所有親人斷絕聯絡。

亞當也說:「我不知道其他人(同志)的狀況,我們根本不敢聯絡,所有人的手機都被監聽了。」

英國人權團體前往俄國駐英大使館前面抗議。(美聯社)
英國人權團體前往俄國駐英大使館前面抗議。(美聯社)

這場慘劇已引起國際社會注意,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發起連署聲援,國際媒體也多有報導關切,但俄羅斯似乎並不打算干涉車臣政府,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RW)指出,俄總統府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已聽聞消息、正在展開調查,俄羅斯政府也呼籲受害者「出面控告」執法單位的凌虐情事,但卻沒有說明政府會如何協助他們,自然不可能有人傻傻出面「求助」。

卡德洛夫曾被報導指出,數次在普京沒有指令的情形下暗殺反俄的異議分子,只為證明效忠普京。普京也報之以自由宰治車臣區域的權力,絲毫不過問車臣境內的種種人權迫害。《衛報》訪問一名車臣政府人權委員會的官員沙拉托瓦(Kheda Saratova)對此事的看法,他竟說:「只要是尊重車臣文化和傳統的車臣人,都會盡力獵殺這些人(同志),就會確保他們消失在社會裡。」

荷蘭一對男同志情侶公開牽手遭毆打引發眾怒,網路發起「男人手牽手」運動聲援。(美聯社)
車臣男同志連出櫃都不敢,仍遭到政府大規模迫害。(美聯社)

《衛報》也訪問另一名從車臣逃出的男同志阿赫美(Akhmed),他一生都一直極力壓抑自己的性傾向,直到數年前才第一次和男人約會,結果立刻被舉報,因為政府也要脅那名約會對象,要求他協助誘騙男同志出櫃,否則就把真相告訴家人。

「告訴家人」是車臣政府的慣用伎倆,逃亡在外的阿赫美說,警察在他的家裡打電話給他,不但把他的性傾向公諸於世,還拿其家人當人質。阿赫美不顧家人威脅立刻逃出俄羅斯,一個巧遇的熟人告訴他,他全家都被監控,就等著他跟家人聯絡。

「想想看,它們毀掉的不僅是你的人生,還有你全家的人生,」阿赫美說,「我一直想讓我母親開心、驕傲,我本來已經打算結婚,我願意把同性戀傾向這個秘密帶進墳墓......」

「我從來沒有想過有天會坐在這裡,對著一名記者說,我是車臣人、我是同性戀。」阿赫美黯然表示。

現在,阿赫美已見到了幾位同樣逃出車臣的男同志,但絕大部分仍被關押在宛如集中營的監獄裡,是生是死毫無音訊。「如果只有三個人被殺,那我反而很驚喜。」阿赫美說。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