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觀點:網民霸凌譚德塞─民粹主義與務實主義的角力

2020-04-13 06:40

? 人氣

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聲遭到台灣網民攻擊(美聯社)

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聲遭到台灣網民攻擊(美聯社)

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日前面對國際批評他處理疫情不當,激動指責台灣過去3個月對他人身攻擊,還連講兩次「夠了」。對於譚德塞的指控,總統蔡英文、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也接連發聲,表達台灣所受到的委屈與不平對待,台灣朝野政黨齊聲譴責,澳洲媒體也直指譚德塞的用意是要迴避WHO拖延疫情激起的輿論壓力。而中國大陸外交部則回應,台灣部分人「以疫謀獨」的企圖,不會得逞。

正當全球抗疫如火如荼之際,表現堪稱可圈可點的台灣,竟然被世界衛生組織祕書長譚德塞點名痛罵,台灣當然無法接受,立即遭到蔡政府的嚴正抗議要求譚德塞澄清道歉,甚至邀請他來台灣看看。這些反應都充分凸顯出民粹主義與務實主義間的角力,值得思考。

台灣官方外交部是否有帶頭以「種族歧視」的措辭攻擊他,尚待釐清;到底是誰霸凌譚德塞也有待調查。需要思考的是,批判譚德塞誤判疫情、處置不當的所在多有,要他下台的更是大有人在,為什麼譚德塞要專挑台灣來反嗆?有沒有民粹主義的考量?當然也有務實主義的理性選擇。

首先,針對新冠肺炎疫情,美國對於世界衛生組織的指控及對於大陸的批判可以理解,但也多流於民粹主義的情緒,到底新冠肺炎是怎麼來的?誰是得利者?誰是受害者?而中國大陸的反應也是體現出大陸民眾普遍存在的情緒;譚德塞因為阻止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成為台灣出氣的頭號戰犯,照理說,譚德塞應該默默承受,但他反而出來正面理直氣壯的回擊,還扯出民族主義的歧視,這是一種民粹式做法,實際上,少數偏激言論並不能代表多數人,此時此刻少數民粹主義的聲音早已高過冷靜理性的聲音。

譚德塞應該以同理心的方式理解台灣民眾的反彈,不應以責怪的方式來面對失落的台灣民眾,台灣希望得到的是同等基本的人權尊重與對待;但台灣民眾也不應該網路霸凌譚德塞,從台灣藍綠、平面媒體與電子媒體,名嘴們無一不喊打譚德塞,事實上,譚德塞只是反映出中國大陸對於中華民國禁止進入國際組織參與國際行動的代罪羔羊,這種追殺式的處理也沒有多大的必要,畢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台灣民眾可以更優雅、理直氣和地陳述多數台灣民眾的渴望,而非暗地搞網路霸凌的遊戲,玩久了,效果也會降低,也得不到同情。我們應該誠實的面對,譚德塞被網民霸凌的理由究竟是甚麼?或許是因為不挺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沒有站在美國的一邊嚴厲批判中國大陸防疫,價值並沒有選擇正確;絕非是因為他隱匿疫情、公布錯誤訊息等個人判斷上的失誤。

世界民粹主義高漲不勝枚舉,從對於反中、反美、種族優越主義、反歧視主義;到台灣內部發生的滯留武漢的台胞對待、新冠肺炎的定名與防疫的處理、對於抗疫英雄陳時中的崇拜、對於罷韓的處理、對於修憲、制憲問題的處理,甚至對於陸生蔑視台灣防疫的批判、救難物資的發放與分配,凡此種種議題,處處顯示出民粹主義霸凌少數的影子,它使得理性主義不敢出聲,諸如:台灣需要一個沒有陸客陸生的社會嗎?現在是修憲與制憲的好時機嗎?現在是凸顯朝野分歧之以轉型正義之名的政治鬥爭與罷韓時刻嗎?現在是過度凸顯兩岸矛盾的時刻嗎?現在是國民黨修改九二共識的最佳時機嗎?現在是台獨正名制憲建國的好機會嗎?現在是中美全面對抗鬥爭無法修補關係的時刻嗎?大家都忽略來自新冠肺炎的侵襲對於全球所造成的傷害及影響,人類彼此之間還要不斷內鬥內耗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