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疏離」、「封城」、「全球大流行」......盤點因為新冠病毒廣為流傳的詞彙!

2020-03-21 08:00

? 人氣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報導鋪天蓋地,許多少見詞彙也變得耳熟能詳。(AP)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報導鋪天蓋地,許多少見詞彙也變得耳熟能詳。(AP)

打開社群媒體或網頁,上一次沒看到武漢肺炎相關報導是什麼時候?新冠病毒大流行兩個多月來,疫情訊息鋪天蓋地,「全球大流行」、「社交疏離」等少見單詞也在世界各國都成為耳熟能詳的日常用語,讓我們盤點這些疫情相關字彙!

冠狀病毒

冠狀病毒(Coronaviruses,CoV)其實是一種RNA病毒家族統稱,因外層具有皇冠狀環繞的突起蛋白而得名。冠狀病毒感染人類可能引發常見的感冒,也可能導致更強烈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等等。引發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因為特性與SARS病毒相似,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 (ICTV)將它命名為SARS-CoV-2。

爆發、流行病、全球大流行

爆發(outbreak)指的是某一種疾病突然之間在某地或某個群體內出現許多案例;當疾病傳播範圍超過最初爆發的起源地,散播至更廣的區域,就構成世界衛生組織(WHO)定義的「流行病」(epidemic)。當疾病傳播範圍廣至世界多國,就是「全球大流行」(pandemic),但要散播多廣才能被歸類為全球大流行,還沒有明確標準。

直到3月12日以前,WHO因為遲遲不肯宣布新冠病毒為「全球大流行」,也引發各國詬病。疾病若被視為全球大流行,各國政府和研究人員的大規模合作、協調調度才能更順暢,更即時因應危機。美聯社(AP)報導,根據網路辭典公司觀察,epidemic與pandemic都是近來網路辭典的熱門搜尋單字,顯示英語使用者也未必清楚兩者定義。

2020年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宣布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疫情進入「大流行」階段(AP)
2020年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宣布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疫情進入「大流行」階段(AP)

潛伏期

潛伏期(incubation period)是指人們感染病毒後到出現症狀的時間差。目前估計,新冠病毒的潛伏期約2至14天,但亦有少數案例的潛伏期長達20天以上。

隔離

由於新冠病毒在潛伏期也具備感染力,因為旅遊史或接觸史而有較高機率感染病毒的人,沒有出現症狀也需要在家隔離或自我隔離(quarantine/self-quarantine),減少與他人接觸以避免病毒進一步傳播。目前從海外歸國的國人都需要接受14天隔離期,等到平均潛伏期過去才能恢復自由。

社交疏離

新冠病毒已知主要藉由飛沫傳染,但最新研究也發現,病毒可以在塑膠、不繡鋼等物體表面存活3天之久,傳染性相當強。因此,減少人與人之間的物理距離才能有效減緩病毒傳播,這種策略被稱為「社交疏離」(social distancing)。

目前全球各國都鼓勵人民保持社交距離,禁止多人集會,並呼籲民眾非必要別出門,最好採取遠端工作或上課,減少與人群長時間共處。

社區傳播

當疫情在某一地區大幅傳播,感染者無法確定被感染的來源時,稱之為「社區傳播」(community spread )。根據台灣衛福部長陳時中19日解釋,社區傳播共有四項定義,但台灣目前還未完全符合。此四項定義是:
(1)確診案例無法找到傳染來源;
(2)本地感染個案數已經遠超過境外移入個案數;
(3)出現持續性的傳播鏈;
(4)有廣泛發生的群聚感染事件。

壓平曲線

曲線指的是確診案例數在圖表中呈現的走勢,由於美、義、西、德、法等疫情熱區國家都已明白新冠病毒不可能在短期內根絕,壓平曲線(flatten the curve)就成了當務之急,盡可能讓病例「增加速率」趨緩,延後曲線的高峰並壓低峰值,爭取時間強化公衛戰力,祈禱特效藥與疫苗趕快問世。

戰爭比喻成領導人最愛用語

除了上述公衛名詞之外,此次疫情也讓各國領導人更常使用戰爭詞彙,藉此吸引大眾注意力,凸顯疫情緊急程度。法國總統馬克宏就直白宣布:「我們正在作戰(We are at war)」;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也形容疫情讓他成為「戰時總統」( war-time president );紐約州長柯謨(Andrew Cuomo)則把呼吸機說成戰場上的「飛彈」;在台灣,「超前部署」、「抗疫之戰」也都是常見描述。

國家不同,詞彙定義也不同

隨著病毒傳播至不同國家,由於制度及文化不同,即使同一詞彙也未必代表同樣的狀態。今年1月23日,疫情爆發源頭——中國武漢率先「封城」(lockdown),基於中共當局強硬高效的行政力量,武漢大眾交通系統全面停擺,公務人員強力監督民眾不准出門,並強制感染高風險族群在家隔離。

當歐洲疫情在近來兩週節節攀升後,義大利、法國、西班牙等國也相繼「封城」,初期卻還是出現人們上街跑步、或辦理日常瑣事的畫面,令亞洲民眾倍感吃驚。究其原因,由於歐洲各國為民主國家,從制度到文化都不習慣威權式的強硬管理,行政人力與資源也無法負荷「中國式封城」,才因此引發「歐洲式封城」究竟有沒有效的爭論。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