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地飛到愛沙尼亞看田中央巡迴展」帶著驚艷的眼光,立陶宛建築師想引進台灣的美感

2017-03-26 09:00

? 人氣

「田中央歐洲巡迴展」邁向第二站來到了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愛沙尼亞建築博物館外特製台灣字樣的展覽訊息戶外布條,向民眾推廣。(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田中央歐洲巡迴展」邁向第二站來到了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愛沙尼亞建築博物館外特製台灣字樣的展覽訊息戶外布條,向民眾推廣。(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田中央工作群這一回在愛沙尼亞的首都塔林辦展,來了一位波羅的海區另一國家的建築界朋友─「立陶宛建築師公會」(Architects Association of Lithuania)的副會長兼創意總監露塔.萊特南蒂(Rüta Leitanate)。她特別飛一趟愛沙尼亞看展、與田中央主持建築師黃聲遠等人交流,希望未來能有機會將田中央巡迴展引進她的家鄉。

田中央愛沙尼亞專題-立陶宛建築師公會副會長露塔萊特南蒂訪談黃聲遠。(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立陶宛建築師公會」(Architects Association of Lithuania)的副會長兼創意總監露塔.萊特南蒂(Rüta Leitanate,左)。她特別飛一趟愛沙尼亞看展、與田中央主持建築師黃聲遠(右)等人交流。(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立陶宛建築博物館 被國家關閉了

不過,相較於愛沙尼亞一直擁有專業建築博物館的幸運,萊特南蒂告訴田中央團隊,幾年前,立陶宛原有的建築博物館被國家關閉了,「因為政府覺得它太貴。」更悲劇的是,建築藏品改送至一座應用美術館收藏,後來竟銷毀了一半……。

田中央愛沙尼亞專題-展覽現場照。(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萊特南蒂特別飛一趟愛沙尼亞看田中央巡迴展、與田中央主持建築師黃聲遠等人交流。(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她解釋,應用美術館決定藏品的價值時,如果一張建築圖是手繪的,他們會認為是藝術品。如果一張建築圖是電腦輸出或是影印的,他們就會認為沒有價值,不如扔掉。「但是,這些都是建築珍貴的歷史啊。」

田中央愛沙尼亞專題-愛沙尼亞建築博物館建築藏品儲藏室。(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應用美術館決定藏品的價值時,如果一張建築圖是手繪的,他們會認為是藝術品。圖為愛沙尼亞建築博物館建築藏品儲藏室。(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擔任「田中央歐洲巡迴展」國際聯絡人的土耳其畢爾肯大學(Bilkent University)建築學系助理教授裘振宇,聽她提到這件事時摀著心臟說,他的心都碎了。萊特南蒂則說,他們當然一樣的震驚、傷心。無論如何,不可逆之事已經過去,她認為,其他該做的事還是要做。

田中央愛沙尼亞專題-英杰克(左)+田中央歐洲巡迴展國際聯絡人(土耳其畢爾肯大學建築學系助理教授)裘振宇(右)。(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土耳其畢爾肯大學建築學系助理教授裘振宇(右)聽到建築圖樣沒有保存時,摀著心臟說,他的心都碎了。(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立陶宛樂於國際競圖 希望獲得全球點子

現在,「立陶宛建築師公會」最重要的業務之一是主辦競圖(而且並非獨占,其他單位也可以做這件事),同時很樂於讓國際建築師參加,這與「愛沙尼亞建築師公會」的理念相同。雖然萊特南蒂自己也是建築師,但她深深覺得,國際競圖可以提高立陶宛的建築水準、在全球的層面上獲得更多點子。「如果大家只會在國內的小圈圈中做設計、挑選設計,何來創新?」

田中央愛沙尼亞專題-塔林新美術館(KUMU)。(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立陶宛建築師公會」樂於讓國際建築師參加,這與「愛沙尼亞建築師公會」的理念相同。圖為愛沙尼亞塔林新美術館(KUMU)。(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這走向開放的道路,立陶宛建築公會仍在開疆闢土。現在他們一年大約協助舉辦12至20個競圖,但是那只大約占公共建築案的10%。萊特南蒂說明,他們國家的公共建設例如大學、圖書館,主管機關會依照合法的準備程序徵求設計,然後通常選擇最低價者,不一定舉行公開競圖。結果,「我們已經有很多例子,有些新建築或是再生的老建築完工之後,沒有一個人高興。」

田中央愛沙尼亞專題-塔林街景。(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立陶宛的公共建設例如大學、圖書館,主管機關會依照合法的準備程序徵求設計,然後通常選擇最低價者,不一定舉行公開競圖。圖為愛沙尼亞塔林。(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