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開可以集結不行,查禁報繳的荒謬:《台灣禁書的故事》選摘(4)

2017-03-20 05:50

? 人氣

陳映真,一九四五年由養父改名「永善」。映真是他雙胞胎哥哥之名,一九四六年去世。後以映真為他的筆名。一生著作無數,2016年病逝於北京。(資料照,來源:陳文發/文化部官網)

陳映真,一九四五年由養父改名「永善」。映真是他雙胞胎哥哥之名,一九四六年去世。後以映真為他的筆名。一生著作無數,2016年病逝於北京。(資料照,來源:陳文發/文化部官網)

一九八七年八月,《人間》雜誌及人間出版社擬擴充發行人員,在伯堯兄的邀約下,我投履歷求職,獲得陳映真直接面試。在這之前,我已經是陳的粉絲,他在遠景出版的小說及評論集都在我的書架上,《人間》雜誌則從創刊號就期期購買閱讀。陳映真思路清晰,對書報發行有理念,因此相談甚歡,在面談結束之前,我向陳報告「我們的意識形態稍微有些差異」,請他一併列入考慮,他笑笑的用手拍拍我的肩膀,只問我「你何時可以來上班?」九月,我到《人間》雜誌及出版社擔任發行部副理,直屬長官是王拓社長。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禁書:將軍族。(允晨文化提供)

《將軍族》陳映真著,遠景出版社一九七五年十月初版(允晨文化提供)

上班後開始調查執行陳映真(大陳)交待事項:包括雜誌銷售量市調及圖書行銷通路開發等。我調閱前二十期雜誌銷售量,經分析研判,社務會議上大膽提出雜誌訂價由一四八元調整到合理售價二五○元(如此雜誌社財務才能平衡,不會繼續虧損),大陳經通盤考量後,還是否決此案。至於圖書部份,則同意由我開發全台的書報社與直營大型書店通路,海外行銷則尋求合作對象。

禁書:雲。(允晨文化提供)
禁書《雲》。(允晨文化提供)

年底,我為了平衡社內財務狀況,再提出整理陳映真所有作品,出版《陳映真作品集》的企畫案,希望能有助於改善財務,再則作為大陳五十歲的紀念,大陳有些猶豫,再經王拓等人勸說,只能點頭答應。社內隨即成立編輯小組,由姜靜繪統籌,約經半年努力,在一九八八年四.五月出齊《陳映真作品集》十五卷,分為精裝本(十五卷不分售,直接郵購的作者簽名編號本)及上市可分售的平裝本。仍然記得陳芳明教授透過左營家人郵購一套直接郵寄美國。

我手上這本《將軍族》,書名頁記載:「一九七六年二月十五日購於(台中)火車站前書報攤」,經過四十年的歲月,物換星移,早已忘記正確地點。封面是吳耀忠設計與做畫的年輕鞋匠。三十二開本,一六○頁,訂價四十元,一九七五年十月初版。台灣警備總司令部於同年十二月六日發出(64)謙旺字第八八五四號函,以《將軍族》一書經查內容不妥,已違反〈台灣地區戒嚴時期出版物管制辦法〉第三條第六款,依同法第八條之規定,應予查禁報繳。

禁書:山路。(允晨文化提供)
禁書《山路》。(允晨文化提供)

翻開《將軍族》目錄,除尉天驄的序及許南村(大陳撰寫評論使用之筆名)的〈試論陳映真〉兩文,就是〈我的弟弟康雄〉、〈家〉、〈鄉村的教師〉、〈故鄉〉、〈死者〉、〈祖父與傘〉、〈那麼衰老的眼淚〉、〈文書〉、〈將軍族〉、〈淒慘的無言的嘴〉、〈一綠色之候鳥〉等十一篇一九六○.一九六四年創作的小說。其中,〈試論陳映真〉於一九七六年十二月由遠行出版社收羅在《知識人的偏執》一書。而〈祖父與傘〉及〈將軍族〉這兩篇,又由遠景出版社刊登於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出版的一書。另外的〈我的弟弟康雄〉等九篇,遠景出版社於一九八四年九月再刊登於《山路》一書。詭異的是:這十二篇在一起出版,被警總以「內容不妥」查禁報繳;但是分開出版,卻沒有被查禁?試問:查禁「標準」在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