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為什麼是蘇格蘭?」酒香小鎮在歐美貿易戰首當其衝

2020-02-27 11:23

? 人氣

位於阿伯勞爾的斯佩塞德製桶工場生產並修理周圍釀酒廠使用的酒桶。(圖/SOPHIE GERR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位於阿伯勞爾的斯佩塞德製桶工場生產並修理周圍釀酒廠使用的酒桶。(圖/SOPHIE GERR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中美貿易戰逐漸平息之際,美國仍在諸多關稅問題上與歐洲「小範圍交火」,擁有1000人口的蘇格蘭小鎮阿伯勞爾正被捲入這場爭端。

位於蘇格蘭高地的阿伯勞爾及其周邊地區,數十年來一直向美國出口單一麥芽威士忌、羊絨和餅乾。去年10月,川普政府對這三種產品加徵25%的關稅,以懲罰歐盟補貼飛機製造商空中巴士公司(Airbus SE)的做法。

美國當時加徵關稅的對象是價值75億美元(約台幣2264億元)的歐洲商品(包括飛機、食品、奢侈品和其他類別)。美方現在威脅要將部分關稅稅率提高到100% ,並對其他產品加徵新的關稅。

作為對法國去年7月開徵數位稅的回應,美方還威脅要對24億美元的法國商品加徵關稅,且不排除對每年約600億美元的進口歐洲汽車和零組件徵稅的可能。美國政府對歐洲商品加徵關稅,針對的是歐盟部分最具政治敏感性和代表性的產業——例如威士忌、香檳、奶酪和羊絨等各國標誌性產品。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整個歐洲地區,有些企業採取漲價措施,有些選擇自行消化額外的關稅成本,大家都很擔心稅率會進一步上調,同時也產生困惑:為什麼原本以為主要針對中國的美國關稅大棒,如今卻落在他們頭上。

「我們在蘇格蘭高地,這應該和我們無關。」斯佩塞德釀酒公司(Speyside Distillers Co.)首席執行長麥唐諾(John McDonough)說。

2019年12月,蘇格蘭斯佩賽德,斯佩河流經阿伯勞爾的景色。(圖/SOPHIE GERR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19年12月,蘇格蘭斯佩賽德,斯佩河流經阿伯勞爾的景色。(圖/SOPHIE GERR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這家當地單一麥芽威士忌生產商的倉庫裡,存放著價值約13.1萬美元(約台幣395萬)的威士忌酒,美國經銷商已經不想要了。麥唐諾表示,他正等著看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關稅稅率是否會上調至100% 。美方可能隨時會做出這個決定。

「那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場災難了。」麥唐諾說。

1月,美方同意喊停為期兩年的中美貿易戰,將針對12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削減一半,並暫停擬進一步加徵的關稅。

美國總統川普曾表示,在貿易問題上,歐洲比中國更糟糕。

「我很擔心現在川普總統會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歐洲上。」義大利北部釀酒商波吉(Matilde Poggi)說。她每年生產的15萬瓶葡萄酒,有一半銷往美國。

義大利葡萄酒雖然10月時沒有被加徵關稅,但卻出現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12月的清單上,成為加徵空巴相關關稅的潛在目標。

義大利葡萄酒製造商的日子已經不好過了。往年這個時候,波吉通常已經向美國賣出價值約22.3萬美元的粉紅酒了。但她說今年截至目前一瓶都沒賣出去,因為美國進口商擔心,等到裝運以供夏季消費的時候,可能要被加徵關稅。

歐盟的葡萄酒生產商每年向其最大市場——美國銷售價值超過33.4億美元的葡萄酒。法國葡萄酒製造商已經承受了25%的關稅。歐洲獨立葡萄酒釀造者聯合會(European Con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Winegrowers)報告稱,受美國10月加徵關稅影響,其向美國出口的法國成員企業去年收入損失了10%。

食品和飲料是歐盟最大的製造產業,為其帶來1.34兆美元的收入。關稅迫使各企業面對兩難選擇:抬高價格還是為保護市場份額而承受損失。

阿伯勞爾最大的食品出口商是沃克黃油酥餅有限公司,該公司生產酥餅、烤餅、曲奇餅和薄脆餅乾。(圖/SOPHIE GERR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阿伯勞爾最大的食品出口商是沃克黃油酥餅有限公司,該公司生產酥餅、烤餅、曲奇餅和薄脆餅乾。(圖/SOPHIE GERR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雖然英國定於1月31日脫歐,但由於國內設有空巴工廠,所以還是有可能成為加徵關稅的對象。不過最近的一家空巴工廠離阿伯勞爾也有400多英里(約650公里以上)的距離。

蘇格蘭最大的食品出口商沃克黃油酥餅有限公司(Walkers Shortbread Ltd.)選擇提高其高級曲奇餅的在美售價,才勉強避免銷售損失。

「公司的利潤可能都要被吃掉了。」董事總經理沃克(James Walker)表示。

沃克花了40年時間建立公司的美國業務。美國是這個家族企業最大的出口市場,去年公司15%的銷售額來自這裡。

來自沃克公司工廠的黃油、糖的甜香,常年在小鎮上空飄盪,任何對該廠的打擊都會威脅到整個阿伯勞爾。卡塔納(Sean Cattanach)和妻子經營一家小雜貨店,他說如果沃克公司和威士忌產業的員工減少消費,他和其它當地企業將會面臨涓滴效應(trickle-down effect)。

約翰斯頓·埃爾金有限公司已有222年的製衣歷史,向美國出口羊絨服裝。(圖/SOPHIE GERR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約翰斯頓·埃爾金有限公司已有222年的製衣歷史,向美國出口羊絨服裝。(圖/SOPHIE GERRARD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離沃克不遠的約翰斯頓·埃爾金有限公司(Johnstons of Elgin Ltd.)決定保持羊絨服裝的在美售價不變,自己承受銷售損失。雖然美國市場只佔該公司銷售額的10%左右,但去年該市場成長了40% 。

「失去市場份額只需要一瞬間,追趕回來卻需要很多年。」公司首席執行長科頓(Simon Cotton)表示。這家擁有222年製衣史的織布廠裡,運轉的織布機正發出咔嗒聲響。

蘇格蘭的120家威士忌酒廠中,幾乎有一半都在阿伯勞爾方圓15英里的範圍內,其中一家就在小鎮上。業內人士預計,對單一麥芽威士忌出口徵收25%的關稅,將讓這種商品明年的在美銷量減少20%。如果稅率提高到100%,且徵稅範圍擴大到混合威士忌,那帝亞吉歐(Diageo PLC)和保樂力加(Pernod Ricard SA)等大型酒品公司將受到衝擊。

威士忌釀酒商和出口商高登麥克菲爾(Gordon & MacPhail)的董事總經理麥金托什(Ewen Mackintosh)表示,即使這部分關稅最後被取消,也很難彌補美國市場份額的損失。

「與其他威士忌相比,我們這個品類的競爭更加激烈。」他說。

當地人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針對的是蘇格蘭餅乾,不是法國餅乾;為什麼是蘇格蘭威士忌,不是愛爾蘭威士忌;為什麼是當地羊絨,不是義大利羊絨。他們談論川普與蘇格蘭的關係:他的母親就是蘇格蘭人。

但政府通常是針對那些不會損害國內就業或產業的高知名度商品。例如,法國奶酪和葡萄酒在空巴關稅中受到打擊,而飛機零組件製造商卻沒有受到影響,因為歐洲製造商為美國生產的飛機供應零組件。

歐盟也沒放過美國的知名商品:為了報復美國的鋼鐵關稅,歐盟去年對波本威士忌和哈雷機車加徵了關稅。

文/Alistair MacDonald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10.9元 查看訂閱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