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蛇之間與雙城情結:《漫步左營舊城》選摘

2020-02-27 05:10

? 人氣

鳳山縣舊城東門模型。(取自維基百科)

鳳山縣舊城東門模型。(取自維基百科)

清代左營地區的發展,圍繞在舊城兩次建城,以及舊城新城之間的競爭。

1. 第一次圍城:龜蛇之間

1684 年(康熙23 年)臺灣納入清帝國版圖後,設置一府三縣,其中鳳山縣的縣治,經過一番審度之後,決定設在興隆莊。由於清初把鄭氏相當數量的官員、兵丁安插回大陸,一時各地人煙稀少。新設一府三縣中,除負郭臺灣縣外,諸羅縣和鳳山縣都寄治府城辦公。

1685年台灣府完成區劃後行政區劃圖。(取自Liaon98@維基百科)
1685年台灣府完成區劃後行政區劃圖。(取自Liaon98@維基百科)

1704 年(康熙43 年),鳳山縣終於歸治興隆莊。歸治後的首任知縣宋永清,開始營造一個縣城該有的各種設施,包含營造縣署、文廟、義學,還疏濬蓮池潭,灌田二三百甲。但是,做為防衛所需的城牆是欠缺的,這是因為康熙皇帝反對在臺興建城牆,他採取一種無城可守就「易失易復」的心態,多次禁令築城。但在傳統中華帝國的概念中,縣城應該有城垣做為防禦之用,尤其在民變頻繁的臺灣,沒有城牆守衛,知縣豈能安穩?於是先以簡陋的木柵、刺竹為城牆的代用品。

1721 年(康熙60 年)爆發朱一貴之役,幾乎攻破全臺灣各地重要城市。但康熙皇帝仍不改反對築城的想法,「臺灣斷不可建城。去年朱一貴無險可憑,故大兵入鹿耳門,登岸奮擊,彼即竄逃;設嬰城自固,豈能克期奏捷?」(黃叔璥,《臺海使槎錄》)。次年,鳳山知縣劉光泗在未得許可的情況下,打破禁令,開始在左營興隆莊以土埆築造了臺灣首座土城,這就是舊城第一代的土城。

林園鴨母王廟朱一貴神像(取自Outlookxp@維基百科)
林園鴨母王廟朱一貴神像(取自Outlookxp@維基百科)

這座土城與我們今日所見的左營舊城,位置並不相同。土城城垣的範圍,根據《重修鳳山縣誌》記載是「左倚龜山,右聯蛇山」,有人形容是用一條繩子把兩座山綁在一起。土城周長八百一十丈,高一丈三尺,外以半屏山、打狗山為屏障,共開了東西南北四個城門,並以護城河環繞城外。土城的建材多就地取材,以珊瑚礁、咕硓石為堆砌石材。在鳳山縣城未建城前,左營只有一條大道公街(興隆莊街),主要發展區域集中在蓮池潭畔,孔廟(文廟)與城隍廟都在那裡。土城興建完成後,行政辦公的縣署、軍隊駐紮的參將署、民眾祭祀的武廟,還有守備署、典史署等都設在城內,而行政人員、軍隊等也相繼進入,因此城內人來人往,逐步發展出7 條以上的街市,從此舊城漸漸繁榮。

昔日外貿商船從萬丹港經南海溝,在蓮池潭的前端登岸後,即在此進行貿易,此處市街因此被稱作「埤仔頭」,扮演著鳳山縣城水路交通的重要節點。除了鱗次櫛比的店舖外,因市街北邊與縣文廟、縣儒學相接,讓「埤仔頭」成為文風鼎盛之地,居鳳山縣之冠。謝姓、曾姓、林姓等功名後嗣,迄今仍是地方名紳。舊城國小後面的古厝群,即是歷史見證。可惜後來新縣治遷往下埤頭街,萬丹港逐漸淤積,逐漸圍築成數口魚塭,從運輸貿易的角色轉變為生產地帶,另外缺乏維護的「南海大溝」,其交通要津的重要性也降低不少。

為了加強防衛,1734 年( 雍正12 年)知縣錢洙在土城城牆外再加植三重莿竹,1760 年(乾隆25 年)知縣王瑛又在四座城門側各增建一座大砲臺,作為防衛的重武器,加強火力。但1786 年( 乾隆51 年) 林爽文事件爆發時,由於蛇、龜二山之上皆無城牆防護,加上土堡的牢固程度不足,使民軍翻越龜山進城,左營鳳山縣城被其盟軍莊大田攻陷,舊城損毀。事件後來台視察的福康安,有感於左營舊城三面環山,易攻難守,於是上奏清廷請求把鳳山縣衙遷往當時已相當繁榮的埤頭街(今鳳山區)。鳳山縣治於1788 年( 乾隆53 年)正式遷駐到埤頭街 ,當時也用莿竹築起了一座鳳山縣新城,相對於鳳山縣「新城」,左營舊城被稱為「舊城」,於是就形成了清代臺灣少有的「一縣兩城池」。

2. 第二次圍城:放蛇捉龜

然而,在民變頻傳的清代,因新城地處平原周遭無險可守,兵禍更盛,加上初搬遷後初期,鳳山新城實際上沒有城垣,僅以莿竹相圍,使得新城多次在戰亂中遭受波及。1805年(嘉慶10 年)海盜蔡牽犯臺,追附之吳准泗佔領鳳山新城80 多天後,才被清軍收復。於是又有人提議再遷回舊城,因為舊城襟山面海形勢,守備條件較佳。而且舊城原來就有城垣,稍加整修,花錢不多就能恢復舊貌,蔡牽之役後2 年(1807 年),嘉慶皇帝批准將縣城遷回興隆莊舊城。

但大亂一息,鳳山縣官民對縣城遷離繁華的埤頭街,又態度消極了起來。一拖17 年後,1824 年(道光4 年)又有許尚、楊良斌起事,再次攻陷埤頭街。此時臺灣知府方傳穟終於下定決心,提出「官捐民倡」的辦法,重建鳳山舊城。方傳穟募集建城資金14 萬9 千兩白銀,由知縣杜紹祁督改建興隆莊縣城為石城,1825年7 月開工,次年8 月便完工了,實際耗資9 萬餘兩。

這1826 年舊城第二次的圍城,除改採壘磚石圍城外,城池的範圍有所變更。第二代石城捨去蛇山,全圍龜山在城內,即所謂「放蛇捉龜」。這是鑑於舊城第一代的土城包含了部分的龜山與蛇山山體,本想利用兩座山當天然防衛,但林爽文事件時,莊大田率領的軍隊就是從龜山攻入城內的。因此這次改建,便將整個城池向東北方向移動,將整個龜山圍在城中。除了城垣與城門的改造外,此次改建並且修復了官署、倉庫、監獄等設施。

但耗用巨資修好的舊城第二代石城,實際上是棄而不用的空城,鳳山縣署從未返回舊城辦公。鳳山縣官府、民眾等卻以舊城風水不佳(《臺灣通史》言「杜紹祁忽死,眾以為不祥,無敢移者」。此說已被推翻,杜壽終於故鄉),用水不便等理由,不願從埤頭街遷回,背後實際原因還是在於新城比舊城繁華太多,尤其1838 年(道光18 年)新城附近開闢曹公圳後,灌溉農田數千甲,使埤頭的經濟地位更行鞏固。終於在1847年(道光27 年),道光皇帝批准讓縣治遷回埤頭,對現狀予以承認,這才讓爭論了40 年的「雙城爭議」劃下句點。舊城空留一座氣派的石城,再也無法恢復昔日的行政中心地位。

3. 新舊城區位的比較

鳳山縣新舊兩城之爭,其實由來已早。雍正初年夏之芳的一首《臺灣紀巡詩》,頗得其意:

「龜蛇對峙鎖孤城,形勢空傳統領營。不築埤頭築海口,為憐安土重紛更。」

這是因為新城在經濟上的優勢十分明顯,下埤頭位於廣闊的平原,有魚米之利,且地處鳳山縣的中心位置,西濱下淡水溪(高屏溪)畔,位居阿猴林(內門山區)與鳳山附近山地之間的交通要道上,當時鳳山溪也能通航,商旅們都在此歇息與交易,因此它在清康熙末年就已經發展成為鳳山縣最繁華的街市。1720 年(康熙59 年)《鳳山縣志》中關於有下陂(埤)頭街的註記:「屬竹橋莊。店屋數百間,商賈輳集。莊社街市,惟此為最大。」之後下埤頭街的繁榮程度也一直遠在興隆莊之上。清領初期是在海防政策考量下,才將縣治選在位於鄰近萬丹港的興隆莊。

20170207-高屏溪-經濟部水利署
高屏溪。(取自經濟部水利署)

甚至新舊兩城與水域的形勢,以及地名命名,也有相似的情形。舊城旁有蓮池潭(蓮潭埤),湖旁聚落稱埤仔頭。新城旁也有柴頭埤,聚落稱下埤頭或埤頭。

林爽文事件(1786 年) 爆發,左營鳳山縣城被毀,鳳山縣城就順勢移駐到埤頭街。雖然1788 年(乾隆53 年),巡檢衙署自屏東崁頂移駐興隆舊城,但左營舊城聚落仍喪失了「鳳山縣署」之重要行政機能,使得清初盛極一時的興隆莊逐漸沒落。之後每因重大民變又有遷城之說,甚至在1826 年舊城再造磚石城,但每當亂事平定,官府遷治的意願又缺缺。1838 年(道光18 年)知縣曹謹增建城樓、興建6 座砲台、興修曹公圳,在防衛上和經濟上都給新城大加分。1853 年(咸豐3 年),林恭起事,鳳山縣舊城和新城均被攻陷,舊城雖然改建石城,防禦力也被打上問號。1854 年(咸豐4 年)參將曾元福修築新城土城,新城也有了城垣,從此以後再沒人提議遷回舊城。

曹公圳整治暨綠美化六期工程完工,鳳山曹公圳護城河全部完整重現。(楊伯祿攝)
曹公圳。(楊伯祿攝)

清末激烈動盪期,舊城在政治、軍事上的位置更行滑落。林爽文事件後,舊城雖走了知縣,但移來巡檢,還有一定的行政機能,但1867 年(同治6 年)羅妹號事件後,恆春半島海防事件不斷,興隆里巡檢也移設枋寮巡檢,行政機能喪失了。軍事機能方面,南路營隨縣署在林爽文事件後遷新城,舊城只設「舊城汛」。據《臺灣通史》「清代臺灣水路汛防表」,舊城汛設千總一員,兵丁116 名,兵丁1869 年[ 同治8 年] 後裁存剩35名,清末設8 名(按日本公文書館藏同治末年《清國臺灣屬地圖》,上標舊城汛千總一員,兵丁35 名,與連橫記載相符)。政治、軍事地位的低落,使得舊城的經濟也衰退,據伊能嘉矩抄錄日本統治初期1897 年的人口資料,當時新城人口5,345 人,舊城僅722 人(《伊能嘉矩臺灣探查日記》)。清代鳳山縣新舊城之爭,以舊城完敗收場。

《漫步左營舊城:歷史地圖集》平面書封與立體書封。(蔚藍文化)
漫步左營舊城:歷史地圖集》平面書封與立體書封。(蔚藍文化)

*作者為青刊社地圖工作室負責人,從事專業地圖繪製,古地圖整理和地圖史研究工作。多年來擔任教科書地圖與課文編寫者,發表歷史地理學與地圖史學術論文十餘篇。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漫步左營舊城:歷史地圖集》(蔚藍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