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政策力推綠能,藏了多少政商污垢?

2020-02-15 07:20

? 人氣

綠電需要政策支持,其中到底有多少政商污垢?(資料照片,上緯提供)

綠電需要政策支持,其中到底有多少政商污垢?(資料照片,上緯提供)

蔡政府順利連任後,原有的能源政策可望順利續推4年,不過,這個政策力挺的綠能政策,在過去4年已顯現不少奇特的政商結構─甚至政商污垢,未來4年能否把這些污垢清理一下、亦是無連任壓力反而讓污垢擴大,值得外界觀察。

台灣的綠能(主要是風電與太陽能光電)因成本仍遠高於既有的發電方式,因此缺乏市場競爭力,所有綠電,都要有政策支持才能存活,而所謂政策支持,大體上就是由台電用高價購買綠電,變相的由全體用電戶一起分擔「高貴」的綠電。

蔡政府上台後為了廢核力推綠能,這讓綠電業者在去年大選中,幾乎是獨樹一幟的選邊站的力挺小英;綠能、綠電業者、與綠營,檯面上是理念、目標的契合,骨子中則是利益的結合;這個結合與利益分配,從逐漸曝光的綠電計劃與廠商資料越來越明確。

例如,取得林邊綠能專區400公頃綠電開發專案的「力暘能源」,其出資占半的「聚點投資公司」負責人古盛運,既是「新竹縣小英之友會副秘書長」,也具有行政院顧問身分,更被視為內政部長徐國勇在新竹縣重要支持者;另外一家才 從華南銀行主辦的聯貸案取得43億元的天衝能源,其主要投資者天輔能源的負責人鄭朝瀚,是其父親鄭永金是「由藍轉綠」的新竹政壇大老,同樣也擔任過「新竹縣蔡英文後援會」副秘書長,天輔能源也擁有天衝能源2席董事,一席是鄭朝瀚,另外一席是古盛煇。

當然,還有前民進黨立委賴勁麟擔任董事長的雲豹能源,也拿下國產署高雄美濃、台南善化的太陽能電廠土地標租案,而且很快又脫手獲利;此外,南部一個已完成投標的綠電案,事後傳出主辦單位有意把標案切割更小再重新招標,對政府標案有經驗者大概就知道,背後顯然有政治壓力,有其它人想參與才會如此。相較之下,時力立委透過助理申請經濟部的綠能補貼400萬元,倒反而顯得小兒科了。

蔡政府一直強調推動綠能是希望建立一個產業鏈,其實,如果從利益分配觀點看,綠能確實也是一條相當「完整、串連上中下游」的利益鏈。「地位最高」的開發商固然是能「大口吃肉」,中下游的各類相關業者,從承攬勞務到提供商品,都能參與分配;地方上則是土地租金提高、地方政府有回饋,堪稱皆大歡喜。

一個政策能創造如此多可供分配的利益,應該是值得肯定;但問題是,這些可供分配利益的來源,不是產業本身創造出新的價值,而是由政府以政策保障其利益,全台民眾則是要繳錢給開發商20年─以離岸風電為例,政府給開發商每度5.8元的保證收購價格,這個價格遠高於平均每度2.5元左右的電價。如果以規劃中每年200億度計,等於民眾每年進貢給開發商660億元,20年下來就是1.32兆元。

這就是綠電利益分配的基礎與額度,如此龐大的利益,且綠電幾乎都要看政府與政策臉色,正好創造政商結合的溫床─綠電從收購價格與條件的訂定、風場的評鑑招標、光電土地的釋出與招標、政策的補助等,全部都由政府官員決定。

在經濟學上,這種結構就創造「尋租」的條件─大家想盡辦法把利益移轉到自己口袋,而不是去創造價值。這也是大部份經濟學者都主張開放市場、自由經濟,少讓政府對經濟作管制、分配之故,因為必然存在著政客、官員分配利益的龐大空間,同時也造成經濟的低效率,最著名的就是印度當年的「證照經濟體制」,事事都要管制、申請、核准,結果是印度經濟體的低效率,同時造成嚴重的貪腐。

對投入綠能產業的綠營人士,還有主辦計劃的諸官員,一定都會強調「一切依法」;或許型式上確實是依法為之,但如此不遮掩的政商關係,仍是引人側目,更難謂其中並無利益分配。蔡政府還有4年可繼續大推綠能,在在此之前,是否該先檢視並清除綠能中的政商污垢?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