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台灣人為錢賭性命 十個賀陳旦也不夠頂

2017-02-17 06:3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到二殯向賞櫻團國道車禍罹難者家屬致哀,中後為交通部長賀陳旦.(陳明仁攝)

蔡英文總統到二殯向賞櫻團國道車禍罹難者家屬致哀,中後為交通部長賀陳旦.(陳明仁攝)

「我今年九十歲了,一天都沒放過假!」這是去年十月星雲法師談及喧騰一時的勞基法修正(一例一休)說的話,他的結論是,天上掉不下財富,台灣人要勤奮工作才有未來

「勤奮」二字,在中國人的字典裡,肯定字號比「權益」二字大不知多少倍,隨手查查條目,各種古今中外名人有關「勤奮」的佳句不下數百條,西方一直要到工業革命之後,勞工運動興起,工人「權益」才開始受到重視,我們所習慣的,不論是週休二日、最低工資、有給薪休假及工時縮短…,都是工人斑斑血淚堆砌的「成果」。

說來諷刺,就在台灣好不容易透過勞基法修正案,強制一例一休之後,竟發生國道遊覽車重大事故,一日遊武陵的行程,凌晨六點不到就出門,夜間九點尚未交班,加上司機連續十六天出車,幾乎就是拍板定案的「疲勞駕駛」。

根據勞動部的函釋,「符合公眾生活便利、重要年節特殊需求、境外短期工作或特殊原因的短期任務」,例假時可以挪移,照這個函釋,跟著蔡總統出訪的媒體記者可連續當班,同樣的遊覽車司機可以連續上班十二天也不違法,問題來了,連續上班十六天呢?要如何「製造」班表才能通過勞檢?而勞檢可曾全面普及於風險最高的交通運輸業?經過這次事件,社會大眾才驚愕於原來根據相關法規,公路駕駛的法定工時不是八小時,而是十小時,而且,是指「手握方向盤」的時間,照這個標準,跑在國道的上遊覽車,能不疲勞者幾希。

20170214總統蔡英文到二殯向賞櫻團國道車禍罹難者家屬致哀.司機姊姊康麗玲表示,他哪有休息到?.左為司機女兒康宜甄(陳明仁攝)
國道車禍事件的司機姊姊康麗玲表示,弟弟連續十六天出車,他哪有休息到?左為司機女兒康宜甄(陳明仁攝)

勞健雙不保,談什麼雙重保障?

為什麼會有這麼超乎常情的法規?而且,還行之有年,這肯定不是公務員關起門寫法條,而是與業者商討合乎業者需求和業界生態的結果,照交通部長賀陳旦的說法,除了一天駕駛時間不能超過十小時,還規定連續開車四小時一定要休息,是「雙重保障」,遺憾的是,這個「雙重保障」顯然沒有強制效果,連勞健保都雙重不保,賀陳旦的實話是:「坦白說,駕駛工時沒有辦法以標準法令訂定,所以必須要用整體遊程做判斷。」旅行社開出一日遊的行程,大概是不必「事前審」的,即使送長輩出門一日遊的晚輩們,大概只想到家中長者能有出遊散心的機會很好,沒有想過一天來回的風險其實得共同承擔。

賀陳旦的「實話」聽來不入耳,車禍發生他被連罵七十二小時,政務官到底該為重大災禍承擔多少「政治責任」?論者上溯民國六十六年的蘇澳沈船事件,時任教育部長的蔣彥士請辭,民國七十二年的豐原高中大禮堂倒塌事件,時任省教育廳長的黃昆輝請辭,民進黨第一次執政的八掌溪事件,是由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游錫堃請辭息眾怒…,數得出來的政務官為災難事件請辭,其實均未影響其仕途,甚至可能成為再上一層樓的墊腳石,「政治現實」和「實話」一樣未必讓人好受,但這些現實反應了一件事:政務官永遠有無言的時候,太多事不是他們能頂過來的,威權時代的蔣彥士哪懂船和風向?黃昆輝哪懂屋頂防漏負重的極限?游錫堃大概不敢感嘆緊急救援好像不歸副院長主管…,但不論如何,確認政務官的烏紗帽不好戴,多少應該發揮一點點戒慎恐懼的作用。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