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離開過宿舍,最遠只走到校門去領吃的」那些被困武漢的非洲留學生

2020-01-29 11:40

? 人氣

醫療和安全人員不讓病人家屬靠近金銀潭醫院。(美國之音)

醫療和安全人員不讓病人家屬靠近金銀潭醫院。(美國之音)

在新型冠狀病毒疫區武漢的索馬利亞留學生說,他們被困在校園室內,感到恐懼和孤單。他們呼籲索馬利亞政府幫助他們離開這座被封鎖的中國城市。

幾名索馬利亞學生通過Skype接受了美國之音索馬利亞語組的採訪。亞辛・阿比迪・賽義德(Yassin Abdi Said)是其中之一。他說:「武漢的局勢非常、非常危險。城市被封閉了,多數商店都關了。當局不讓任何人出入。武漢是疫情的『震央』。」

賽義德還說,在致命的病毒擴散之際,出租車停運了,醫院人滿為患。

22歲的雷德萬・穆罕默德・努爾(Redwan Mohamed Nur)是武漢大學14名索馬利亞留學生之一,主修財會。跟賽義德一樣,過去五天來,他也困在學校的宿舍裡。他說,他只離開過宿舍走到學校前門,校方在大門口每隔一天向外國學生分發食物。

努爾說:「我沒有離開過宿舍,最遠只走到過校門去領吃的。我嚇得連窗戶都不敢開,因為我害怕風會把病毒吹進來。我戴口罩,可是口罩現在已經不好找了。」

武漢大學農曆新年放假,原本預計2月開學。不過,當局已經告知學生有可能再關閉一個月。

努爾說:「我們希望索馬利亞外交部把我們轉移走。我們需要緊急支援。」

被困在武漢各所大學的有大約34名索馬利亞人,其中多數是學生。他們通過一個小型社區組織彼此保持著聯絡。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索馬利亞人感染上這個仍然很神秘的致命疾病。已經有一百多人死於這一疾病。

另一位在武漢的索馬利亞人—23歲的阿卜杜勒卡迪爾・默罕默德・阿比迪(Abdulkadir Mohamed Abdi)是中國地質大學的四名索馬利亞留學生之一,主修石油工程。他說,為防感染,他也呆在室內五天了。

他說:「沒有出現症狀也可以感染。因此,呆在室內最安全。」

阿比迪說,他的食物已經告罄,計劃今後兩天內冒險出去找一家開門的超市。

阿比迪說: 「交通已經停頓。除非要運送病人或者有出門原因,人們被告知要留在室內。」

他也呼籲索馬利亞政府幫助他們離開武漢,哪怕是轉移到其它中國城市。

(美國之音記者奧斯曼和艾登對本報導亦有貢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