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兆美元的騙局:《失控企業下的白老鼠》選摘(2)

2020-01-29 05:30

? 人氣

如今每年該流往勞工的兩兆美元,都被富人搶走挪為他用,公司從砍員工薪水開始,把這筆錢留給自己。(示意圖,美聯社)

如今每年該流往勞工的兩兆美元,都被富人搶走挪為他用,公司從砍員工薪水開始,把這筆錢留給自己。(示意圖,美聯社)

尼克.漢豪爾(Nick Hanauer)出生自富裕人家,他們家在西雅圖經營家族企業,後來漢豪爾在科技業賺了更多錢。他在一九九七年創立了 aQuantive 數位行銷暨服務公司,十年後他以六十億美元,將公司賣給了微軟。不過他之所以富有,主要是因為他的一場投資,這也許是過去一百年來最聰明的一場賭注。漢豪爾在一九九〇年代早期,認識了一個名叫傑佛瑞.貝佐斯的年輕書呆子,成了亞馬遜的第一個投資人。

不同於其他億萬富豪,漢豪爾的興趣不是創立太空探險公司或購買私人島嶼,而是為勞工階級爭取權益。他說,二〇〇八年某一天,他在仔細研讀美國國稅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的數據資料(這個興趣是不是很酷?),看著總收入比例隨時間推移的變化,突然有種頓悟。一九八○年,收入位居前一%的人,其收入占全美總收入的八.五%,到了二〇〇八年,那個數字急遽上升至二一%。同一時期,收入位居後段者賺的錢,從全美總收入的一七%降到一二%。

全球最大的線上零售商之一亞馬遜(Amazon),由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創辦。
漢豪爾在一九九〇年代早期,認識了傑佛瑞.貝佐斯並成為亞馬遜的第一個投資人,接著為勞工階級爭取權益。(資料照,網路截圖)

漢豪爾看了,猛然驚醒。「我把資料輸入試算表,假設美國按照當前的趨勢持續發展三十年,」他告訴我,「不用多聰明也看得出這是不可持續的,再這樣下去國家一定會垮掉。」

他呼籲其他位居前一%的富豪不要再無視問題或逃避問題,而是要想辦法解決問題。這很公平,因為問題是他們所製造出來的。漢豪爾開始寫書、寫文章、發表演說,並遊說政客用政策—例如提高最低工資—扭轉貧富愈發不均的趨勢。漢豪爾在二〇一四年發表了一篇慷慨激昂的文章,〈憤怒與不滿正朝著我們這些富豪而來〉(The Pitchforks Are Coming for Us Plutocrats),他警告世人,只要我們繼續沿著這條路走,最終必會有數百萬名不穩定無產者發動革命。「有高度不平等的社會,就會有警察國家,或是群眾暴動。沒有反例。」他寫道。

而且,漢豪爾認為民眾的群起暴動絕對有理由,因為他們是史上最大騙局的受害者。據他所說,每年該流往勞工的兩兆美元,都被富人搶走挪為他用。

兩兆美元這個數字是怎麼得來的呢?首先,公司開始砍員工薪水,把這筆錢留給自己。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U.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資料顯示,四十年前,美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有五二%是薪資,而現在,薪資只占GDP的四六%。美國現在的GDP大約是十七兆美元,這六%的波動,意味著每年從勞工身上偷走了一兆美元。

職場 辦公室(示意圖/すしぱく@pakutaso)https://www.pakutaso.com/20141213342post-4916.html
漢豪爾指出,民眾是史上最大騙局的受害者,每年該流往勞工的兩兆美元,都被富人搶走挪為他用。(示意圖/すしぱく@pakutaso)https://www.pakutaso.com/20141213342post-4916.html

這四十年間,企業收益上漲了六%,一九八〇年企業收益占美國GDP的六%,現在已上升至一二%。簡單來說,公司吸納了原本應該給付給勞工的六%經濟分額,挪為自己公司的盈利。

這還只是兩兆美元的一半,另外一兆美元之所以消失,是因為不僅本該以薪水形式支付給勞工的比例減少了,勞工從那當中分得的錢財也減少了。四十年前,正職員工(指收入較低的那九九%的僱傭勞動者)拿到的薪資占全國薪資總額的九二%,而今天的正職員工只拿得到全國薪資總額的七八%,那一四%的差距就是每年被搶走的另外一兆美元。

那麼,這些錢到哪裡去了?全國薪資總額的二二%,現在都給了收入最高的那一%的人,而四十年前這群富豪只拿薪資總額的八%。

「全部加總起來,你會發現從前普通勞工每年能得到的兩兆美元,現在都收入有錢人的口袋裡了。」漢豪爾表示。

如果把這兩兆美元均分給全美一億兩千五百萬名的全職勞工,每個人每年都能多領一萬六千美元。現在的全職勞工平均一年賺約四萬四千美元,這額外的一萬六千美元代表可加薪三六%。對中等薪資勞工而言,這筆意外之財將使他們的薪水加倍。這可不是件小事。

20180418-五一行動聯盟在遊行前夕,到台北美國商會抗議,抨擊美在台資本家是「台灣勞工作到死」的背後推力,把台北美國商會LOGO踩踏撕毀表達憤怒 。(陳明仁攝)
普通勞工每年能得到的兩兆美元,現在都收入有錢人的口袋裡了,如果把這兩兆美元均分給全美一億兩千五百萬名的全職勞工,每個人每年都能多領一萬六千美元。圖為五一行動聯盟在遊行前夕,勞工到台北美國商會抗議。(資料照,陳明仁攝)

這等於是公開行搶,只不過事情發生得十分緩慢,以致大部分人都沒注意到自己的錢被搶了。但大部分的美國人都明顯感受到,現在生活愈來愈辛苦,也快支付不起各種帳單。有些人把此現象歸咎於個人運氣與職業選擇,但結果顯示這個不幸是全面性的,這點燃了人們的怒火。「我們正處於一個貧窮的循環中,」漢豪爾表示,「人們被激怒了,而他們有權利憤怒。」

那麼,企業如何有辦法在肆無忌憚地奪走美國勞工的薪水後安然脫身?所有事情的開端,要從半個世紀前的一九七〇年,經濟學家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在《紐約時報雜誌》發表的一篇文章,〈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是增加自身的利潤〉(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 Is to Increase Its Profits)說起。

這篇文章的標題相當無趣,但卻是少數對如此多人造成如此大傷害的文章。

《失控企業下的白老鼠》立體書封。(時報出版提供)
失控企業下的白老鼠》立體書封。(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失控企業下的白老鼠》。作者丹.萊昂斯(Dan Lyons)為小說家、新聞記者兼編劇。曾任《新聞週刊》(Newsweek)科技編輯、《富比世》(Forbes)科技記者、HBO影集《矽谷群瞎傳》(Silicon Valley)編劇,也是歷來最紅部落格「賈伯斯的祕密日記」(The Secret Diary of Steve Jobs)作者。萊昂斯經常為《紐約時報雜誌》(New York Times Magazine)、《GQ》、《浮華世界》(Vanity Fair)、《連線》(Wired)和《紐約客》(New Yorker)等重要媒體撰稿,著有《老子賺翻了》(Options)、《獨角獸與牠的產地——矽谷新創公司歷險記》等書。現居麻州溫徹斯特。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