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網紅市議員呱吉的直播政治人生

2020-01-27 18:00

? 人氣

邱威傑認為網紅的身分,有助於更專心問政。(柯承惠攝)

邱威傑認為網紅的身分,有助於更專心問政。(柯承惠攝)

創辦YouTube頻道「上班不要看」的網紅邱威傑(呱吉),已就任台北市議員一年多,但他沒有卸下網紅身分,持續以「民主開箱」系列影片,系統性介紹他在議員任內的問政點滴,至今已播出十六集。

可自我宣傳也是公民教育

呱吉也常透過直播分享議員工作。相較於大多政治人物為了競選或宣傳找網紅拍片掀起的「網紅政治學」,呱吉有將兩者合而為一的先天性優勢。

呱吉接受《新新聞》專訪,暢談他如何將「問政」和「網紅專業」結合發揮最大綜效,並分享共同創辦「歡樂無法黨」的下一步。

「市議員和我在遊戲產業當產品經理很像,產品經理要反映市場聲音給開發單位(工程師),市議員提出問題,市政府各局處要負責解決;最壞的情況就是我們覺得彼此都是白癡,最好的狀況是我們都相信對方在做對的事。」呱吉在某一集民主開箱影片中說道。

該集影片呱吉詳實記錄他落實競選政見「在台北市推動開放機車直接左轉」的歷程,包括如何跟台北市長柯文哲溝通、提書面質詢、現場會勘、跟市府交通局處開會及公文往返,短短的影片其實是歷經數月交涉,才篩選出適合開放左轉的路段。

呱吉在影片中提到,他也想帥氣地召開記者會,直接宣告廢除台北市禁止機車左轉,但他坦然告訴民眾「真實的政治,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地發生在對話裡」。

「除了自我宣傳,這也是一種公民教育,讓大家瞭解市議員的職權及職責。」

他分析,平鋪直敘地拍問政過程很無聊,他的拍片風格強調「起承轉合」的故事結構性,「從起心動念、發展、衝突及挑戰矛盾,最後得到解方或是可接受的結局,盡可能做到讓觀眾看得下去,然後有所感受或啟發。」

第一個「播報」議場實況的解說員

「新政治」的朝氣滿布在呱吉的影片裡,民眾有機會透過呱吉的視角認識政治的不同面向,對政治重新懷抱期待。

「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強烈地深陷政治漩渦中。」呱吉在某一集影片中,化身運動比賽播報員「解說」議會大會,當時國民黨團提出恢復台北市敬老金的法案,但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林穎孟卻請市府提出財務衝擊報告,再讓法案付委二讀。

「哇,現場整個鼓譟了起來。」在直播間戴著耳機、面前放了一支麥克風收音的呱吉,帶著大家「看門道」。

因為法案即使進入二讀也存在討論空間,一般市議員都有默契,不會在一讀阻擋其他議員的提案。「有民進黨市議員當場要求加簽進法案提案人,就是要給你(林穎孟)難看,氣氛肅殺。」呱吉邊解釋邊搭配各議員的發言錄影,還分享畫面以外的細節,讓影片更為生動。

呱吉解釋著為什麼熱中網路。他說,上一屆會期市議會總共提出約二一○○份書面質詢,前民進黨市議員周柏雅就包辦一四○○份,周認真問政卻吸引不了媒體目光,這些現象也導致許多市議員為了博版面爭收視,被迫在質詢時戲劇性地演出或狂追熱門議題,結果被網民酸不認真,陷入兩難。

他深刻體認到:「帶著網路流量進到市議會,最大優勢就是不必被媒體綁架。」

呱吉在競選時花一個半小時直播發表政見,當時線上同步觀看人數有九千人,累積觀看人數高達二、三十萬人次,這就是流量帶來的優勢。他說,對政治人物而言,網路已成為說服力最高的媒介。「這次大選前,我跟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提名人黃國昌開直播,質問他很多嚴厲的問題,他也正面回答,一些觀眾因此對他改觀,改善他的聲勢。」

除了問政,呱吉也擅長創造話題。他在二○二○年大選前跟網紅「視網膜」、「志祺七七」共同創辦「歡樂無法黨」,引起騷動,但他強調暫時沒有參選目的,是以搞笑、有趣為主。「我們特地挑了登記截止前三周、曖昧的時間點發布組黨,在實務上根本來不及運作,但時間點卻會讓大家覺得有點恐怖,不然就沒這麼好笑了。」

歡樂無法黨不排除上演第二季

他說,大夥兒擬定好幾個腳本,包括徘徊在中選會前演出「要登記又不登記」的戲碼,也想過解散歡樂無法黨後改成立宗教法人,「我們想藉此諷喻難以立法管控宗教團體的現況;我們也說過歡樂無法黨不排除與親民黨合作,也是藉此諷喻柯文哲。」

創黨舉動完成了曝光度滿分的第一季,呱吉說,暫時沒有規畫下一步,但第二季確實可能上演。對網紅轉型的政治素人呱吉而言,最想傳達的其實是「你想做就做得到,參選很難嗎?成立政黨很難嗎?想做就做」的全新政治理念。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家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