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全威觀點:鬥雞式民主─不要為贏得權位,輸了民主根基

2020-01-08 06:50

? 人氣

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與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交互詰問。(蔡親傑翻攝公視)

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與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交互詰問。(蔡親傑翻攝公視)

有國際媒體評論,此次總統大選是自2004年兩顆子彈事件後,又再度造謠抹黑不斷,成為「最骯髒」的一次選舉。

就以日前的總統大選辯論為例,主要陣營的總統候選人,彼此相互扣帽子、抹黑,製造假新聞。儼然將臺灣的民主選舉轉變成鬥雞場,不擇手段地相互攻擊。縱使最後有人勝出,將只是再次戕害臺灣社會。

目前許多輿論將矛頭指向韓市長,更不用說,韓市長在辯論會上點名批評了三家媒體,後續媒體的反作用力,還在持續發酵。筆者本文則希望提醒在位者,對於當前局勢,其實應負更多的責任。在選舉最後階段,希望幕僚團隊在準備演講稿時,可以做些修補。

為何在位者應負更大責任呢?首先,通常挑戰者與落後者會採取攻擊策略,藉以凸顯現況的問題與弱點。這本來是人之常情,在位者通常會固守優勢,不會任意挑起爭端。但是,蔡總統法律人、談判專家的性格,絲毫不會讓半步,一定有虧必反,有仇必報。再加上媒體邏輯的推波助瀾,忽略平實的政策說明,對於雙方攻訐、對罵、互酸,特別喜歡報導。因此,在政治人物性格、媒體運作傾向,政治幕僚當然往這類衝突方向準備資料,於是就一直看到兩方對罵的競選過程。

2020年總統大選唯一一場電視辯論會上,韓國瑜雖炮火四射,但攻擊焦點渙散,情緒控管不甚理想。(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2020年總統大選唯一一場電視辯論會上,韓國瑜炮火四射,痛駡媒體。(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再者,蔡總統以政府資源,不斷地強調假新聞的危險性;一面卻指責韓市長的當選就是受到中國網軍的助攻。這就是非常明顯不當的攻擊,而且反而失去了政府該有的威信與公正性。

首先,倘若蔡總統的指責,真有其事。那麼「敵對勢力」干涉臺灣民主選舉,甚且已經造成實質結果。政府本應執行公權力或者由司法機關立即處理,而不是拿來作為選舉攻擊的資料。其次,倘若是因無法可管,這不是比《反滲透法》更當急迫處理的事?再者,若即使有法可管,只是施行上的困難,這不也顯示政府的「治理失能」,該向民眾提出交代。也就是,倘若有憑有據,蔡總統又是國家領導者,有執政權力,就應移送法辦。倘若事證不足,就不能自己製造假新聞,並且以「人盡皆知」這類修辭手法,誤導聽眾。

再舉一例,蔡總統指責接受九二共識,就是接受一國兩制,沒有中華民國。這也是違背事實的假新聞。2008-2016年馬英九總統執政時期,當時國民黨政府的兩岸政策,就是接受九二共識。中華民國當時是存在的,也沒有變成一國兩制。蔡總統直接抹紅韓市長,可是這也是違背事實,又成了一則假新聞。

20191229-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參與公視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於會後召開記者會。(蔡親傑攝)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硬把一國兩制塞給韓國瑜,還聲稱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是因為中國網軍之助。(蔡親傑攝)

當前情況更糟糕的,就是社群媒體時代,由於同溫層內成員間相互取暖,會走向更極端。甚至,原本在整體社會中是極端行為,在同溫層裡只是剛好,鼓勵了極端行為的發生。譬如,這次元旦升旗,就有網紅鬧場,高喊政治主張。或許在他的群裡是英雄行為,但是,未來這種「英雄」又可能何其多呢?

面對這種越來越分化,而且多極對立的局面。政治修辭學者提出的解決方式:鼓勵運用「橋接式修辭」(bridging rhetoric)勝於「固樁式修辭」(bonding rhetoric)。舉例來說,美國黑人追求公民權利時,可以訴諸黑人長期被白人壓迫,以黑人自身種族主義的轉型正義,爭取權利。這種種族主義式的「固樁式修辭」,也就是強調小群體內部固樁的凝聚力。好處是可以快速凝聚同一群體的向心力。但是,終究僅侷限在特定群體當中。

倘若,此時爭取黑人民權者,譬如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金恩博士就是以「平等權」這樣較為普世的價值,橋接黑人群體與其他群體,諸如婦女、勞工、移民等團體,甚至是關注人權者的共鳴。這樣才能促成整體社會各群體間的連結,跨越不同的同溫層,讓社會更多數可以團結在一起。

同樣的,在選舉最後階段,衷心希望政治幕僚在準備講稿時,可以多納入一些「橋接式修辭」的元素,能夠結合社會中的更大多數人,這才是政治家、國家領導者應該有的風範。絕不是對於競爭者的支持者視而不見或多加羞辱(譬如以認同對立、世代對立方式激起熱情),這種只是想藉以鞏固自己支持者取勝,那麼最後就算贏得權位,也將失去臺灣民主的根基:一個可以團結合作的社會。

*作者為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