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陳冉觀點:5G競標金額一路衝高的秘密

2020-01-08 05:50

? 人氣

作者指出,我國是趁國家進行大規模基礎建設(六年國建)之便,全力推動電信管線地下化,才得以完成1百萬公里之電信地下管道,且每公里管道僅服務24人,此一超高密度遠超越立陶宛5倍有餘,更是英國的10倍!然而此一巨大資產卻為中華電信獨用至今,實為可惜!圖為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作者指出,我國是趁國家進行大規模基礎建設(六年國建)之便,全力推動電信管線地下化,才得以完成1百萬公里之電信地下管道,且每公里管道僅服務24人,此一超高密度遠超越立陶宛5倍有餘,更是英國的10倍!然而此一巨大資產卻為中華電信獨用至今,實為可惜!圖為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回顧歷年來頻率釋出,除了1989年開放第一代(1G)行動業務執照所需的頻率是由政府直接核配給當時國營的中華電信,以及1997年以審標的方式發出十張執照之外,政府以及行動通訊業者都是在標場標頻率的老手,但是在歷經2001年標售3G頻率,2007年標售WiMAX頻率,2013年標售4G頻率,2015年第二次標售4G頻率等四次標場的洗鍊之後,為什麼這一次仍然要勞動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非但屢屢出面呼籲「電信業者理性、冷靜」,除提醒業者「未來相關網路建設仍需相當資金挹注」之外,NCC更直接點明「將來也會就得標者各項費用訂定之合理性予以關注,以保障消費者權益」[1]。NCC是全國唯一知道哪一個投標者、在第幾回合、在哪一個頻率、下多少標金的人,依常理判斷,主辦單位絕對不可能也不可以在標案進行中提出可以影響標案進行的聲明,此為令人不解之一。

作者質疑,NCC非但屢屢出面呼籲「電信業者理性、冷靜」,除提醒業者「未來相關網路建設仍需相當資金挹注」之外,NCC更直接點明「將來也會就得標者各項費用訂定之合理性予以關注,以保障消費者權益」。(取自NCC官網)
(取自NCC官網)

行政院在5G開始競標前5天[2]突然在院會宣布要用5G的技術在競標的商用頻段之外,另提供100MHz頻寬,專供企業申請專網,作為人工智慧(AI)與物聯網(IoT)等應用整合實驗之用[3];院會簡報中詳述有別於競標之商用網路,企業專網的好處包括獨特性、高可靠度、高覆蓋率、高客製化、不受公共網路壅塞影響,可確保遠端操作機械、無人搬運車等的可靠性、避免組織機敏資料外流等,適用於公部門與私企業,可涵蓋醫療、交通、製造等智慧城市應用。同為5G技術,為何「可靠度」與「高覆蓋率」等在競標的商用頻段的難題,一旦掛上企業專網之名就成為優點?此為令人不解之二。

在5G業務模式不明,行政院放寬門檻,讓企業以專網方式直接參進5G,為何五大電信業者近年來營收與獲利均未如往昔,卻在投標一開始標金就快速上升直逼世界紀錄?此為令人不解之三。

台灣大哥大、遠傳在2018年4月中旬曾經針對軍公教身份提供499的方案(行動寬頻上網的月租費499元吃到飽),造成中華電信客戶移轉,多篇報導指出這讓中華電信決定對全民開放499方案,全面開啟價格戰,又稱499之亂[4],由於申辦的人大排長龍,櫃台業務量暴增,除工作人員嚴重超時工作,引起各地方勞保局的關切與罰單,NCC更以促銷未詳實規劃,造成服務品質下降,影響消費者權益為由,中華電信、台灣大哥大、遠傳三大都被開罰單。行動寬頻業務競爭到業者之間流血競爭,卻仍執意搶標,此為令人不解之四。

行動與固網市場之競爭態樣

標場競標一定有起伏,必須有人隨時加碼,標案才能往前進,繼續墊高標金;但是在電信市場營收普遍下滑,5G業務方向不明確之下,各電信業者是否用本業以外的資金挹注標案尚未可知;中華電信是各投標業者中基礎建設最完備、用戶最多、營收最大、資料最完備,而且有明顯官方色彩的事業體[5],以下圖1與圖2均取材自中華電信2001至2019公開的財務報告,希藉此瞭解我國電信市場之競爭態樣,以解前述之不解。

5G競標金額一路衝高的秘密配圖。(賀陳冉提供)
(賀陳冉提供)

圖1為中華電信用戶數,其中固網用戶數雖然逐年下降至2019年的1000萬戶,仍遠多於全國總戶數883萬戶[6],足見中華電信的固網通訊線路非但已達全國每一戶的家中,且其中的420萬戶已升級為寬頻。3G於2001年競標,雖然得標者眾,但是因為技術陌生、手機不成熟、標金太高等因素,遲至2004年才有少數用戶,此後就開始突飛猛進,2016至2019年相較平穩,2018年初499之亂雖略有下降,再緩慢回升至今。

5G競標金額一路衝高的秘密配圖。(賀陳冉提供)
(賀陳冉提供)

圖2為用戶每月平均費用(ARPU[7] )之統計圖,二條曲線分別代表行動寬頻用戶與固網寬頻用戶的ARPU,即便每一次頻譜釋出,業者除必須先付出高額競標金之外,網路建設亦需龐大費用,但行動寬頻的ARPU幾乎永遠低於固網寬頻,二者之競爭態樣高下立判。固網寬頻俗稱最後一哩,該議題在2010~2012年持續發酵,不但平面媒體要求檢討[8],立委專案質詢[9],總統更在元旦祝詞以及治國週記中多有著墨[10],甚至在當年總統競選辯論中亦成為攻防的重要事項[11],因而對中華電信造成壓力,在2011年大幅降價約12%,一直維持至今。相對於固網寬頻的高價,行動寬頻因為激烈競爭,用戶每月平均費用非但一直低於固網寬頻,而且劇烈上下震盪。扣除因2018年起依IFRS 15[12]所減少的金額約63元/月,可以推測受499元/月所導致的ARPU下降其降幅約為當時ARPU之12-15%,反觀固網寬頻,必須勞動立法院、行政院,平面與電視媒體,加上總統的介入,才下降,而且持續至今未再下降。綜上所述,足見中華電信歷年來對固網市場有不可撼動之實力,而行動業務則飽受市場競爭之壓力。

行動寬頻與固網為不可分割之連體嬰

每一個基地站除必須要有電力供應之外,還需要光纖作為通訊與傳輸之用。任何一通電話或任何一次上網或開播,都必須透過光纖經過機房(可看成總機接線員)才能到達收訊方所在附近的基地站,再經由無線頻率傳至接收方的手機或其他電子產品。隨著用戶量的增加,傳輸系統必須不斷擴充容量並增加光纖芯數。無線頻率雖也可作為傳輸之用,但需要另外申請頻段,而且受限於距離、建築物阻斷,以及容量無法擴充等因素,除在2G早期與偏遠山區有極少數應用之外,已無人使用。

基地站的數量除必須隨著使用人數以及訊務量的增加而增加之外[13],頻率越高,傳輸距離越短,勢必增加基地站,以免距離太遠用戶收不到訊號;碰到建築或地形地物阻擋也要增設;每一個增設都意謂著新增電力線以及額外光纖傳輸線,而且基地站與光纖的增加必須同時到位,位否則無法提供服務。

最近英國在Facebook上,也流傳一則裝有5G天線的路燈會導致癌症、流產的資訊,引發當地民眾恐慌。(圖/數位時代提供)
5G天線。(資料照,數位時代提供)

過了這座山不見得過的了下個山

為因應未來的5G升級將採用更高的頻率,故因而需要額外增加基地站之外,對於遠距看診或醫療、異地生產、防災救難等要求精準遙控操作的新需求,勢必要求更穩定可靠甚至是專用的網路之外,新的應用服務,也要再增加基地站與光纖。除研議中的企業專網之外,未來的3-5年內應該還會有另一波更高頻率的標售,也意味著在已經很困難的環境下,還得要持續增建基地站,而且每一個基地站都要設法向台電拉電纜,自建或向中華電信租用光纖!

中華電信的地下管道是怎麼建的?

交通部電信總局在民國42年開始一連十期各4年之電信建設。在第八期(1977-1980)時,另為配合國家建設電信六年建設計劃,以及市區管線現代化的「市區道路電線電纜地下化建設計畫」,在道路施工同時埋設電信管道[14],每年均編列「配合道路工程預算」,以避免道路重複挖掘;電信六年建設期間共編列3,588億元預算,市區道路電信系統地下化在民國86年六年建設計畫完成時地下化已達90.5%[15]。由於我國是頃國家之力全力建設電信管道,故我國電信線路地下化之程度遠居全球之冠,詳如下表1[16]。除此之外,依早期電信法第43條所制定「電信線路設置維護遷移及租桿掛線原則」之規定,在2002年12月17日之前,各種電信線路之架設與立桿均得”擇宜建設免付地價或地租”[17]

5G競標金額一路衝高的秘密配圖。(賀陳冉提供)
(賀陳冉提供)

由於我國是趁國家進行大規模基礎建設(六年國建)之便,全力推動電信管線地下化,才得以完成1百萬公里之電信地下管道,且每公里管道僅服務24人,此一超高密度遠超越立陶宛5倍有餘,更是英國的10倍!然而此一巨大資產卻為中華電信獨用至今,實為可惜!更令人對稀有資源的浪費不解!

及時提供5G基地站才是未來的決戰點

基地站的建設除需要地主或屋主的同意之外,通訊所需光纖需要另外建設,以現有4G基地站數量而言,5G所需要的各類型基地站絕對會倍數超過現有4G基地站。

各電信業者除中華電信之外,都必須面對哪裡去找這麼多點以建設基地站,更不用提光纖如何拉到位,是架空?走路邊排水溝?還是爬牆?最好但是絕對做不到的就是挖埋地下管道。而對中華電信而言,卻是一展長”財”的機會。原因無他,手握上千棟建築物、百萬公里地下管道[18]之外,地面上現有約40000個電信交接箱(全國1000萬用戶,每200-300戶一個交接箱計算),20萬個以上的公共電話(電信業普及服務資料),再加上幾乎全國每一棟大樓的電信室、路旁接入建築物地下室的引進管的使用權,以及各道路上的信號控制線等資源,而且這些資源除電桿以外,非但100%為中華電信可以自行支配,而且是電力與光纖已經到位!當其他業者一面設法在排水溝增加光纖,一面和地主談租約,並搶攻路邊廣告招牌以便架設5G微型基地站時,中華電信早已準備完畢,大唱只有我能夠。各業者只能徒呼負負,誰叫我沒有國營事業的優惠!

衝高標金的秘密

沒有生意人願意和和競爭者分食市場,由於5G以及未來的B5G完全可以讓中華電信盡情發揮其在光纖、地下管道、公共電話、地面交接箱等的優勢,特高的標金即便不能淘汰競爭者,至少可以減緩其未來建設的動能,降低其競爭力,中華電非但可以因而擴大市場佔有率,提高獲利能力,更能夠進一步利用快速布建反差其他業者的品質及速率,訂出差別費率[19],進一步提高獲利能力,主管機關除了”不干涉自由競爭”,又能說什麼?

5G競標金額一路衝高的秘密配圖。(賀陳冉提供)
(賀陳冉提供)

*作者已於遠傳電信退休,曾二度赴沙烏地阿拉伯工作8年。在工程顧問公司擔參與中鋼第四階段擴建、台電台中火力發電廠、蘇澳火力發電廠、龍門核能發電廠(核四),等之環境影響評估。

[1] 詳見NCC 108/12/30以及108/12/31新聞稿。

[2] 5G開始競標日為2019年12月10日,行政院院會於2019年12月5日舉行。

[3] 行政院於2019年12月5日拍板5G「專網專頻」政策,除5G商用網路外,另規劃4.8至4.9GHz頻段(100MHz)供專網使用,自即日起開放各界申請場域實驗,並於2021至2022年間擇期開放執照申請。

[4] 查閱日期2020/01/03:在2018年5月的臺灣發生499吃到飽之亂,又稱499之亂,起因是中華電信推出的行動網路吃到飽的促銷方案「綁約30個月,每月499元新台幣行動網路吃到飽」且僅在5月9日至5月15日之間受理申辦,為期七天,造成台灣民眾搶辦熱潮與後續爭議的事件。促銷期間另外引發基層勞工過勞、4G行動網路速度可能降低、電信公司獲利預估縮水4到5%等負面效應。。

[5]國際條約如自由貿易協定之規定,公司董事長或董事會由政府派任則認定為公營機構;以相同規範看待中華電信則不能與其他業者等同視為民間企業。

[6] 內政部統計月報。

[7] ARPU:Average Revenue Per User用戶每月平均費用,對電信業者而言則為用戶每月平均貢獻度,計算方式為電信公司本月營收÷((本月底客戶數+上月底客戶數)/2),為電信公司重要營運指標。

[8] 2010-2011年間平面媒體11次以專題報導與社論的方式報導。

[9] NCC新任委員在就任前與任期間二度被立委專案質詢

[10] 要求固網寬頻要更快更好更便宜

[11] 2011/12/03總統候選人交叉詰問時之議題

[12] 依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第15號(IFRS 15)之規定,中華電信於2018年起將手機、平板及行動數據網卡銷售等商品和通話服務用優惠價格一起賣給客戶時,將依單獨銷售時的市價比例,將合約總價分攤給這兩項商品及勞務,換言之依2018年一月起,中華電信依IFRS 15之規定所統計之ARPU低於以往所統計之ARPU。比對中華電信2018年全年逐月分別以IFRS 15與非IFRS 15所列之資料,發現不考慮IFRS 15所統計之ARPU高於採用IFRS 15之ARPU,二者差距在2018年全年平均為63元/月。

[13] 簡單的例子是每年跨年晚會現場,電信業者都必須增加數十個臨時基地台才能處理大量的通訊量

[14] 交通部電信總局83-企50-42(1)中華民國83年11月30日函

[15] 交通部電信總局轄下各局處亦每月呈報電信線路架空、地下化,地下管道人孔等之數量之外,依立法院民國100年第100卷第84期院會紀錄紀載地下化達成率

[16]根據交通部向當時中華電信所取得之地下管道長度約為57萬公里

[17] 以上文件均由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結合科技部「2002-2007年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以及「2008-2012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所收集數百萬筆典藏素材收集而得。

[18] M台灣計畫寬頻管道建置之選擇與替代方案之成本效益分析,內政部營建署中華民國97年7月。

[19] 2007年開始中華電信即以較高速的xDSL提高資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