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1年資本支出3千億、還要配息2,500億,為何它不必向銀行借錢?

2020-01-07 09:50

? 人氣

台積電資本支出的錢在每個階段都不太一樣,近幾年營運良好,較不需要仰賴外部資金。(資料照,柯承惠攝)

台積電資本支出的錢在每個階段都不太一樣,近幾年營運良好,較不需要仰賴外部資金。(資料照,柯承惠攝)

你應該知道的是:台積電2019年股價最多大漲56%,是推動台股站上12,000點的最大功臣。究竟台積電每年資本支出數千億新台幣,還要給股東配發10元現金股利,它如何支應這麼龐大的資金需求?公告全年業績的法說會前夕,風傳媒特邀知名投資部落客「銀行家尼莫」以財務報表為基礎、為讀者深入解析台積電歷年資金運用的演進過程。

其實,實務上只有從頭開始營運的企業才能比較清楚區別錢從哪裡來,因為這個階段企業只有一種資金來源-股本,或稱為資本金。但只要開始營運有累積盈虧和應收應付帳目後錢從哪裡來(以及跑到哪裡去)就會變得相當複雜,因為所有科目餘額的變化,直接或間接地都可以跟現金扯上關連,加上會計將長期資產依使用年限提列折舊或折耗,反應到損益表的銷貨成本,讓購置資產的現金流出與損益認列時間點脫鉤,這就更難辨別究竟企業的資金來源為何。

所以實務上來講,對已經持續營運多年的企業,當企業要擴廠時,除非特別針對這個擴廠案有募資(包含內部融資:如發新股,或外部融資:如發債或銀行借款)且指定專款專用部分,剩餘部分企業對於擴廠資金來源都會用「以自有資金支應」這種說法含糊帶過,這邊的「自有資金」其實是一種模糊的概念,概念上比較適合理解為企業可以掌握調度的資源,真的要算絕對金額應該比較接近「股東權益-現有長期資產+未來特定期間預估營業活動現金流量」。

以台積電來講,十幾、二十年前營運規模還比較小的時候,印象中那時候蓋新廠還會辦銀行聯貸(聯貸通常是專款專用)、用聯貸資金來支應擴廠;但隨著台積電不斷長大、財務體質越見雄厚,最近十年台積電已經不使用銀行聯貸來支應擴廠了。

從附表可以看到:2009年起台積電的銀行長期借款(包含一年內到期部分)餘額就只剩台幣十幾億,考慮帳上超過台幣千億的現金,這個數字對台積電來講非常微小,甚至2015年之後,更已完全沒有銀行長期借款。

隨著台積電財務體質日益強健,如今公司已不必向銀行聯貸以支應資金需求了(圖片來源:銀行家尼莫部落格)
隨著台積電財務體質日益強健,如今公司已不必向銀行聯貸以支應資金需求了(圖片來源:銀行家尼莫部落格)

財務體質日益強健

沒使用銀行貸款,取而代之的是發行公司債來取得資金。從附表可以看到,2011年到2013是公司債餘額增長的高峰期,尤其是2013年當年就新增接近1,300億的貸款。查詢公司債公開說明書也記載:募集資金用途是取得設備,故在這個階段,台積電實際上還是有使用外部資金來支應擴廠。

為什麼台積電選擇仰賴發債而非銀行借款呢?尼莫個人推測原因有二,首先,發公司債成本比辦理銀行便宜,再者,銀行這一端也有授信不得超過集中度的限制。

讓我進一步說明,何謂發債成本便宜?原來銀行公會對台幣聯貸有「地板價」的限制,比方最近幾年,新台幣中長期聯貸的利率下限是稅前1.7%,而台積電發債的利率成本比1.7%低許多,當然選成本低的。

另一原因是,銀行有單一客戶集中度上限的規定。比方銀行對單一客戶無擔保放款的規範,是不能超過該銀行淨值之5%,以台灣銀行淨值約3千億為例,該銀行最多便只能借給台積電150億。這種狀況下,一年資金需求至少2千億新台幣的台積電,可能要找四、五十家銀行才能滿足其資金需求,如此一來財務操作會太過繁瑣。

但既使是發債餘額累積增長最快的2011年至2013年,台積電當年度長期債務新增數對比當年度資本支出,實際上新增的長期債務占資本支出比重也僅為9%、23%與45%,這代表除了發債之外,公司主要還是用內生資金來支應擴產投資,主要是那些內生資金呢?

答案是:折舊費用貢獻的現金流和當期保留盈餘。

除了發債之外,折舊費用貢獻的現金流和當期保留盈餘,也是2011年至2013年台積電擴張的資金來源。

企業購買設備在購買時流出全部現金,依設備使用年限提列折舊時,會把設備的部分價值(折舊金額)反應在銷貨成本裡,變成銷貨成本一部分,但因為現金在取得設備時已經都付了,故這部分銷貨成本實際上不會有現金流出。

又,有銷貨成本就代表有對應的銷貨收入,故在這部分銷貨收入實現(收到錢)的時候,企業針對這筆生意賺到的「現金」除了訂單本身利潤(銷貨收入減銷貨成本)之外,還包含這筆訂單銷貨成本中不用付現金的部分(就是折舊費用)。註:這邊現金多流入的計算方式是假設以完全用自有資金(股東權益)購買設備,若取得設備有使用外部融資(借款或發債),實際現金流影響數還要扣除使用外部資金還本付息的部分。

總之,折舊費用轉列銷貨成本、挹注營收後產出現金的過程,可視為前期固定資產投資付現款的回收,回收後在資產負債表的對應科目,分別為左方的現金以及右方的股東權益(解讀方式為資本一直重複利用,或是前期保留盈餘再投資的效益均可,因為實在無法區分)。

回到此次案例台積電,由於長期持續資本支出需求,故以財務操作而言,把從折舊費用回收的現金全數投入新固定資產投資,是很理所當然的財務調度又因為台積電持續成長、資本支出一直攀升,故折舊費用回收的現金其實不夠用。從附表可以看到,過去10年台積電折舊費用佔資本支出比重,差不多在5至9成之間。變化大的主要原因,是近年因規模變大且投資逐漸進入高原期,對應折舊費用也跟著墊高,故比重拉高,而2014年之前幾年,投資還在高速增長,對應折舊費用比重就會偏低。

台積電近一期獲利表現優異
台積電每年資本支出數千億元,且為長期持續的需求,單單倚靠折舊費用回收的現金,其實是不夠用的。

資金來源低度仰賴外部融資,折舊佔資本支出比率在5成至9成之間,若還有不足時,台積電就用當期保留盈餘來支應。用比較直觀的理解就是:淨利扣除股利付現數,台積電長期的股息配發率在50%左右,故基本上每年的淨利扣除股利都有剩餘。從附表可以看到,當期保留盈餘(當期淨利減當期股利付現數)佔資本支出比重差不多在3至7成之間,變化大的原因主要還是,2011至2013那幾年規模比現在小一點,但資本支出增長迅速所導致。

結論-回應財經網美和投資網紅的爭論

台積電資本支出的錢哪裡來?實際狀況是因為營業規模和資本支出一直在變化,每個階段都不太一樣

以過去3年(2016-2018)而言,淨利超過資本支出,就算淨利扣掉股利後也可以支應5至6成的資本支出,加上折舊就因應自如,還有多餘的錢可以降低金融負債部位(長期金融負債已從2015年底峰值2,150億減少到2018年底918億,而2016年至2018年間台積電資本支出是9,742億元!),這種狀況下,真要說台積電完全拿自己的淨利來支應資本支出,也沒什麼不對,但相對的,就要把付股利的錢解讀成來自於折舊費用貢獻的現金。

用更直觀的數字(淨利-股利+折舊-資本支出)來判斷,其實2014年至2018年連續5年,這個數字都是正數,代表擴充不需要仰賴外部資金,而2010年至2013年連續4年都是負數,代表這時的台積電擴充仍需仰賴外部資金。簡單的說,就是2014是轉捩點,當年度由於淨利大幅攀升、且資本支出與前一年持平,又台積電還沒開始提高股利,故很明顯帳上現金就是從那個時間點開始變得更充裕。

20191014-總統府記者會,張忠謀出席。(盧逸峰攝)
台積電帳上現金從2014年開始變得更充裕,但由於半導體產業性質加上對於金融風暴心有餘悸,多半會保留高額現金已備不時之需。(資料照/盧逸峰攝)

但若把時間點拉回到2011年至2013年,因資本支出在這三年都達到淨利的150%-160%左右,淨利減股利加折舊也只佔資本支出的8至9成、還不足以完全支應資本支出,故這幾年間台積電的長期債務部位就大幅從2010年的50億,增加到2013年末的2,100億,長債增加金額2,050億,而同期間資本支出總和近7,500億,這段期間的確是有接近3成的資本支出,仰賴外部資源。

有個很有趣的點是,台積電帳上現金一直很充足(過去十年現金佔總資產比重在20%至30%左右),真的認真計算會發現:台積電帳上現金始終是超越所有金融負債(現金扣掉所有金融負債後是淨現金!),但這不代表台積電就不用舉債經營。

因為真的把時間拉回到2010年至2012年左右,當你一年只賺1千多億、但規劃隔年要投資2千多億時,只要是稍微有腦子的管理層都會規畫配套的外部融資方案,而非全數仰賴內生資源來支應;因為一旦內生資源(隔年利潤)跟不上、讓擴廠計畫受阻,不單會影響未來營收,搞不好還會大幅傷害企業競爭力和產業地位。

況且,半導體本身是一個變化快速未來能見度不高的產業,作為晶圓代工第一大廠,那些留在手上的高額現金部位,原本就是抵禦產業波動風險的救命錢,管理階層當然更不會假設未來一定就能有那麼好的利潤和現金流量,支持龐大的資本支出;現實狀況是,2010年至2012年,距離2008的金融風暴還沒過去幾年,多數管理者對金融風暴時資金緊縮的慘況都心有餘悸,會做保守的財務安排是很合理的。

作者為資深金融業人士,原標題為「台積電資本支出的錢從哪裡來?」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銀行家尼莫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