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營的保釣認同者─張俊宏:《保釣運動全紀錄》選摘(2)

2019-11-28 05:10

? 人氣

張俊宏是民進黨創黨元老,也是綠營的「保釣認同者」。(資料照,顏麟宇攝)

張俊宏是民進黨創黨元老,也是綠營的「保釣認同者」。(資料照,顏麟宇攝)

「我是一九三八年出生,臺灣中部南投人。我生下來的時候是個日本人,但在臺灣對釣魚臺的主權問題上,我沒辦法對日本讓步。」

二○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一個下著小雨的悶熱午後,筆者在臺北採訪張俊宏,當時他七十五歲。

「我父親是小學教員,我們家以前是『國語家庭』。因為這層關係,從小我就對日本抱有一種親切感,覺得日本就像自己的祖國一樣,完全沒有任何敵意。但是,《臺日漁業協定》(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與亞東關係協會間為建構漁業秩序所簽署之協定。日方簡稱《日臺漁業協定》/二○一三年四月十日簽署。另,兩協會於二○一七年各自更名為「日本臺灣交流協會」以及「臺灣日本關係協會」)是不對的,它否定了臺灣對釣魚臺的主權。全世界就屬臺灣對日本最友善,為什麼日本要這樣對待臺灣?難道我們的親日姿態是一場錯誤?」

當過立法委員的張俊宏,講起話來也像立委在發表演說,言談間還夾雜著日語發音的「國語家庭∕kokugo-katei」。「國語家庭」是「國語常用家庭制度」下的產物,屬於皇民化運動(一九三七年日中戰爭爆發,臺灣總督府為提升國民意識所推行之運動)的一環。凡是使用當時的國語,也就是日語作為日常生活語言的家庭,通過審查後即可被認定為「國語常用家庭」,享有戰時物資配給方面的優惠待遇。生長在殖民地時代的「親日模範家庭」,強調自己對日本向來懷有強烈愛戀的張俊宏以一種嚴峻的表情,辭鋒犀利砲轟日本政府對尖閣問題的回應。筆者一時無話可回,只能埋首勤做筆記。

張俊宏的大半生,既是臺灣戰後知識分子的一種類型,同時也像一面鏡子,映照著臺灣民主化的進程。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畢業後,進入政治研究所攻讀碩士。後受到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提拔,自一九六○年代末負責政論雜誌《大學雜誌》的編輯與發行。張俊宏因為在雜誌上發表批評國民黨政府的言論,與國民黨對立情況日益嚴重,日後成了反國民黨勢力的「黨外」要角,與國民黨展開唇槍舌戰。一九七九年十二月美麗島事件發生,被依叛亂罪遭判處八年有期徒刑。一九八八年出獄後,出任民主進步黨秘書長,歷任國民大會代表、立法委員等中央民意代表一職至二○○五年止。一九九六年也曾擔任民進黨代理主席。二○○○年陳水扁執政後,被任命為海峽交流基金會副董事長,後因路線問題與民進黨產生齟齬。據民進黨表示,張俊宏於二○○七年自動退出民進黨,之後與許信良等老同志偶爾出現在媒體面前,形同政界一匹孤狼。

美麗島事件進行軍法審判,七名被告(左起):張俊宏、黃信介、陳菊、姚嘉文、施明德、呂秀蓮、林弘宣出庭。
美麗島事件進行軍法審判,七名被告(左起):張俊宏、黃信介、陳菊、姚嘉文、施明德、呂秀蓮、林弘宣出庭。(資料照)

在臺灣,以民進黨為首的「泛綠」政治勢力,一般來說與國民黨或是中國共產黨讓人聯想到的「中國」處於對峙狀態;與臺獨的主張相對來說親和性比較高,也有強烈仰賴日美支持的傾向。因此,泛綠強調對日本的友善姿態,對日本的主張也多表認同,造成外界普遍認為「綠營親日」這種近乎武斷的認知。就尖閣諸島的領土歸屬問題,李登輝曾公開表示「尖閣是日本的」,導致日本懷抱強烈期待,以為「綠營」的政治人物及政黨都和李登輝一樣有著相同的看法。

身為這樣的民進黨創黨元老,筆者得知張俊宏參與臺灣「保釣」運動,是在二○一三年六月的時候。

當時,位於臺灣東北部宜蘭縣蘇澳鎮的鎮民代表曾太山,於該年六月十七日具狀向宜蘭地方法院控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同時也是漁民的曾太山主張同年四月簽署的《日臺漁業協定》侵害到臺灣漁民權益,因而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損害賠償(宜蘭地方法院於八月十四日駁回該案)。當時,出面幫忙打官司的人正是張俊宏。

另外,八月十五日於臺北市舉行的「保釣」示威現場,也出現張俊宏的身影。參加同一天示威活動的「臺灣釣魚臺光復會」(臺釣會)的理事長劉源俊回顧當時表示:「張俊宏以及臺灣建國聯盟主席吳清等人都參加了二○一三年的抗議活動,都是他們主動來接觸我們的,在此之前張俊宏還出席了七月二十一日的臺釣會成立大會。」劉源俊是知名的老「保釣」,一九七○年代留學美國,在當地從事「保釣」運動,回國後投身教育界,擔任東吳大學校長,經常舉辦國際研討會探討尖閣的領土主權問題。對於和張俊宏等人攜手合作一事,他半帶訝異地表示:「從來沒見過綠營的名人或團體參與保釣示威抗議,這點值得大書特書。」臺釣會二○一三年七月成立時出版了《東亞新視野》叢書,其中收錄有民進黨立法委員同時也是政治學者郭正亮的論文,姑且不論人數多寡,至少證實臺釣會所言不虛,「綠營的保釣認同者」確實存在。

20191121-日本海上保安廳於2012年9月在釣魚臺列嶼鄰近海域與中華民國海巡署的船隻對峙。(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日本海上保安廳於2012年9月在釣魚臺列嶼鄰近海域與中華民國海巡署的船隻對峙。(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基於這樣的緣由,筆者請求與張俊宏見面。在此階段,筆者已經知道張俊宏因涉全民電通等案遭判刑。關於張俊宏投身「保釣」運動的理由,筆者曾暗自忖度,除籌募活動資金外,應是想藉此宣傳自己致力於「維護國家主權」這個不易招致批評的議題,以獲得露臉發聲的舞臺。然而,無論其真正的動機與目的為何,既然要從事「保釣」,總得有一番論述,才能訴諸於世。考量張俊宏周遭的現實環境以及種種可能,筆者詢問其之所以選在此時投身「保釣」理由何在,張俊宏回答如下:

「關於釣魚臺的領土歸屬,以前我的想法是,臺灣只須表明最低限度的立場即可,無須與日美兩國挑起爭端。對於李登輝卸任總統後說『釣魚臺是日本的』這件事,我很同情他,也努力朝善意方向去解讀,認為他是為了在國際情勢嚴峻的狀況下保障臺灣的安全。如今,中日為了釣魚臺,雙方關係緊張一觸即發。一旦發生戰爭,受害最深的將是臺灣。如果我們現在不強烈訴求臺灣對釣魚臺的主權,屆時恐將發生無可挽回的憾事。馬英九總統提出的『東海和平倡議』(二○一二年八月發表之聲明,強調協商之重要性,主要內容包括擱置尖閣諸島領土主權爭議,合作開發資源等),態度也過於軟弱,無助於解決問題。這幾年,中共呼籲臺灣一起聯手保釣,日本如果態度不改,勢將無法阻止海峽兩岸攜手合作。」

張俊宏還表達了他對二○一三年四月所簽署《日臺漁業協定》的不滿:「真正的漁權,是要先有主權才能獲得保障。雙方簽署協議時,臺灣為了表達誠意,提出擱置主權爭議的主張,日本方面卻堅持十二海里的海上主權。我認為政府為了交換小小的漁權,就放棄了臺灣對釣魚臺的主權,才會批評馬英九政府。但是,當時很多宜蘭漁民都很開心,對簽署協議感到滿足。漁民們原本的態度就是『只關心漁權,把主權視為政治人物的問題』。」

《保釣運動全紀錄》書封(聯經出版提供)
《保釣運動全紀錄》書封(聯經出版提供)

*作者本田善彥為旅台日本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廣海外部,中央廣播電台節目部日語記者兼播音員,現為自由撰稿人。關心中日關係、台海兩岸關係、當代思想等議題。本文選自作者新作《保釣運動全紀錄》(聯經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