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其文觀點:新版哈姆雷特與高嘉瑜的征戰

2019-11-08 06:40

? 人氣

台北市議員高嘉瑜。(盧逸峰攝)

台北市議員高嘉瑜。(盧逸峰攝)

濃霧壟罩在艾爾西諾城堡的露台,

巡邏中的士兵 行進在飄渺的靄霧中,

顫慄的看著進逼的鬼魂.....

厲聲喊著:誰? 誰? 是誰?

這是莎士比亞四大悲劇《哈姆雷特》的開場景,

王子一路裝瘋賣傻,終究是要報殺父之仇......

丹麥王子復仇記的情節,是莎士比亞戲劇中,以探索背叛、復仇、亂倫、墮落等主題撼動世人;而現代版的高嘉瑜,在死忠的扁迷,以及去年擁護姚文智選台北市長朋友的眼中,則是集投機、背叛、無情、善變、勢利、貪婪於一身的政客。

政治雖是一場場不斷重組洗牌的殘酷遊戲,但政治投機客依然蜂擁絡驛不絕。典型的例子就是高嘉瑜,她最近得意忘形的在媒體上大放厥詞,批判陳水扁前總統的惡行,導致扁迷的集結與大反撲,眼看著強震跟海嘯就要來了。

引爆這場火種的正是高嘉瑜自己,她在多個媒體場合,高談「未來的總統可以考慮把阿扁關回去」,阿扁「可以考慮去求韓國瑜」,政治人物恃驕縱寵愛,而唐突的輕挑言行,不但得不到大眾認同,過度信口雌言,反而招致災難的開始。

高嘉瑜更夸夸而談:「在法律要件和社會共識尚未形成前,釋放扁,藍綠都沒有空間」。這句話若套回在她的身上,就立刻變成:高嘉瑜要轉換跑道選立委,目前社會還沒有共識,所以一邊一國行動黨先要將妳下架,也是合情合理剛剛好而已。

20191103-針對前總統陳水扁近來砲火猛烈對準總統蔡英文,台北市議員高嘉瑜(見圖)表示,陳水扁這些言論,只會讓大家覺得他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並呼籲陳水扁要「放下屠刀」。(截圖自少康戰情室Youtube)
針對前總統陳水扁近來砲火猛烈對準總統蔡英文,台北市議員高嘉瑜(見圖)表示,陳水扁這些言論,只會讓大家覺得他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並呼籲陳水扁要「放下屠刀」。(截圖自少康戰情室Youtube)

要知道台灣仍然是個有情義的社會,陳水扁當年的功績,對台灣的整體貢獻,至今為人樂道,乃是不爭的事實。他的被扭曲整肅,讓很多台灣人心痛與不捨,但他依舊是朵壓不扁的玫瑰。套句莎翁的名言:「他不屬於一個時代,而是屬於所有的時代」! (He is not of an age, but for all time)!

高嘉瑜自詡姿色清新而遊走四方,柯文哲聲勢當紅之時,她就公然投靠,眉來眼去的支持,被批背骨後,就假意支持姚文智,以致遊行時被民眾噓爆;當賴清德宣布參選總統聲勢直上時,她立刻挺賴掃街,直到民進黨一再更改初選辦法為止。

我們可以瞭解政治人物必須要有向上攀爬的企圖心,但也不要忽略謙卑做人的基本道理,以及人性良善的一面。高嘉瑜當年加入紅衫軍發動倒扁,第二年大學畢業,何德何能,在沒歷練下,貽笑大方,居然厚顏要總統幫她提名參選立委。

作為政治人物,憑靠的是熱忱服務與顯赫政績,以創造實力的累積,這才是正確的康莊大道。光憑操弄攀爬的快速升遷,或依賴短暫光鮮亮麗的外表,終究抵不住時光容顏腐蝕的潰散,真誠與務實才是民眾檢驗或衡量政客的標準。

高嘉瑜的失言,只會逞口舌之快的自我辯解,這般不識大體的舉措,不但沒認錯道歉,反而讓群情激憤的扁迷,找到雪恥復仇的宣洩出口。我聽到咬牙切齒,磨刀霍霍,軍旗揮舞,高喊「下架高嘉瑜」的聲勢高漲,一場密集的街頭陸空大戰,將會傾巢而出。

暗夜走多,終會見鬼,踢到鐵板的政客,此去何從?一場現代版的王子復仇記即將露天上演。莎翁筆下還有一句絕妙經典台詞:外表像似一朵純潔的花,實際卻是藏身花底下的蛇。look like the innocent flower, But be the serpent under it. 這場轟動港湖地區的生死對決,鐵定精彩上演!   

看著高嘉瑜的自毀長城,讓我想起蕭邦,他有一首非常出名的作品35,第二號鋼琴奏鳴曲,名稱就留給讀者去尋找。

樂曲開頭是由一連串低沉的下行音符敲打,伴隨著上行吟唱的主旋律樂句,彼此相互呼應著(A),中間飄出一段優美夢幻,又帶著回憶般的旋律(B),樂曲在ABA的輪迴形式中,又轉回A前段的深沉嘆息,我彷彿看見高嘉瑜的選情,從高點逐漸開始殞落......

*作者為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名譽教授,一邊一國行動黨召集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