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如果政務官不要臉,你還想罵政府嗎?

2016-10-08 07:10

? 人氣

如果政務官不要臉,你還想罵政府嗎?。(陳明仁攝)

如果政務官不要臉,你還想罵政府嗎?。(陳明仁攝)

兆豐洗錢案經過全民賣力聲討,終於讓丁克華和桂先農雙雙請辭,然後我們看到藍綠政治人物分別出面為之嘆息者有之,部分媒體為之鳴不平者亦有之,更怪異者,則為原該受金管會監督的金融業者竟也跳出來為之抱屈表態!觀其所言似乎都有一番道理,細究之,卻也都說不出個令公眾服氣的理由。

丁克華不知自請「利益迴避」,乃其原罪

其實丁克華確該掛冠的理由只要一個就很足夠了:在「兆豐洗錢案」被引爆第一時間內,沒有按政治倫理及時讓自己申請「利益迴避」。然後就自然演成了「有權的自己去查自己涉嫌的不當行為」以及「前朝人查前朝不法事」的一場大爛戲!

20160929-金管會主委丁克華29日於財政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丁克華未於第一時間利益迴避。(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再者,要論桂先農該砍頭的理由就更嚴重了。他誤以為躲在丁克華背後就可以隻手遮天,也誤以為只要把老大林全呼攏好,自己就可以輕舟過此萬重山!

結果他們都錯了,錯在沒能辨清新政治新社會下的新民意巨大壓力。誤以為只消按往例般將「大化小、小化無」的恩庇模式如法炮製,等媒體熱度稍減再借幾個倒楣鬼的人頭當祭品即可了事,然後繼續大玩其人與錢的搬風遊戲。

如果要拿丁克華接受某報專訪時有意(無意)的一句話,也絕對可以論罪摘冠:「現在是『因緣已了,該還的還完了』。」從人民的立場去想:一位掌理全國金融大政的政務官,心中埋藏的居然是私人義理情誼?他欠了誰的?任內有多少私相授受之情?有多少徇私隱匿之事?台灣官場成了他們的私情禁臠?

財經幫乃是威權體制遺留的鬼魅魍魎

之所以稱之為財經幫,正因為他們遵依的就是傳統幫派那種「只問恩怨、不思公義」的衙門規矩。所謂國家、政府、人民都不存於其心,師生門第、學長學弟,長官部屬相互提攜照料,於是近親繁殖,眼界範圍越來越窄,視線距離越來越近,所謂「人才」盡在這個小圈圈內打轉,所謂「掄才舉薦」也盡在這層關係內講究攀緣,結果,就會出現林全在公開場合所感嘆的「找不到可用的人才」!

小英得票數是689萬,在689萬人之中竟然會「找不到可用之人才」?在689萬人之中,竟然只能找到這麼幾個可用的老藍男?林全獨特的「尋才學」毋寧正是觸怒小英幾百萬粉絲群的潛在因素吧?

20161004-行政院長林全4日至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林全在689萬人中竟只找到「老藍男」任閣員(顏麟宇攝)

若再細究丁克華在10月3日拋出來的辭職聲明內文,我們通篇看不到他的自究之詞,反而是以一種問心無愧的態度「掛冠自清」。他寫道:

「......惟外界對於本人及金管會之質疑仍不斷出現,本人唯有辭職自清,並期望藉此停止對金管會的傷害。......」

原來金管會無錯,是人民都錯怪他了,57億罰金跟金管會無涉,尹衍樑千百億搬錢的荒唐大枉法,也無關金管會監管職能!

套句國民黨流行話:「國民黨沒有對不起台灣,是台灣對不起國民黨!」或是引用洪秀柱正在流傳的金句:「到底是中華民國欠國民黨多?還是國民黨欠中華民國多!?」丁克華的聲明中亦有這樣的味道,可這樣直接套用「我沒有對不起人民,是人民對不起我!」兆豐洗錢案如此,樂陞詐欺案亦復如是?

官場上還流行一句話:「我沒有把錢放進口袋裡,所以我沒有貪汙!」因為兆豐挨罰57億台幣是交給美國人的,那不該怪罪於我;樂陞案受害人被詐騙的錢又沒進我口袋,怎麼能責備我呢?我只要盡力幫他們減少損失就夠了!不是嗎?不是嗎?

天哪!林全為了長照財源一直在打加稅主意,這兆豐和樂陞一抖就是幾十億上百億台幣,這億來億去的財金幫內遊戲場,主事的當官者們都可以這麼漠然,你還能讓人民相信政府沒錢嗎?

尹衍樑可以在兆豐任意搬動幾百億,尹啟銘可以在掌權時動用上億公款把傳說是乾兒子的許金龍一路養大,然後再合謀詐騙投資人,然後再一起合力掏空公司,幾十億幾十億的往外搬錢,最後則是面對鏡頭照樣一句:「問心無愧」,不也是同樣道理嗎?

也因為有了這樣一句「自認清白」的話,我才想起自小被迫唸到老的另一句話:「士大夫之無恥謂之國恥」。

如果連一個已經被上級點名「要」移送監察院的現任財政部長都還不知道該認分的遞交辭呈或請假迴避,這不叫無恥還能如何形容?

至於馮明珠、陳國祥等等,居然也都能義正詞嚴捍衛個人官位而不臉紅的?

不罵政府只好罵自己愚蠢受騙

小英在6月間曾跟民進黨籍立委抱怨說:「不能讓罵政府變成習慣。」

總統蔡英文出席民進黨中執會,回應砍七天假,聲稱民進黨一直與工人站在一起。
蔡英文要大家不要罵政府罵習慣。(資料照片,曾原信攝)

無恥的白話文叫不要臉。而如果我們這些位政務官都已這麼不要臉,那麼請問,你還會想要罵政府嗎?

聽說過小英在就職前曾讀過《國家為什麼會失敗》一書,我也因此才想到引用該書中所提問的一種思考:「基本上貧窮的社會想變富裕,需要的就是政治轉型。」台灣社會現在朗朗上口的是「經濟轉型」,每一屆政府上台都會大喊特喊,我則要質問說「如果不先從政治轉型下手,經濟能如願轉型嗎?」

本來多數人以為這次選舉結果全面執政的局面,可以順利完成「政黨輪替」,並建立「責任政治」的新典範。選後各型媒體的諸多評論文章也都持樂觀態度期許之。所謂民氣可用,就職大典上的全民歡騰更是嗨到極點。

然而,四個月來一群老藍閣員像地鼠般各自冒頭出包,全都走了樣,這些閣員真的是號稱「民進黨」新政府的政務官嗎?我們忍著,一廂情願總想讓時間迎來好消息,然後我們心碎了,然後我們不得不吶喊了,但,至少這還未到絕望斷腸時!

全面執政當然全面綠化,否則叫誰負責?

我在8月20日的專欄裡猶然輕輕點出:

「小英偏好用文官,講究資歷完整。據說,其理由是在舊體制下能具備實務經驗,且因來自既有體系所以不會被原來體系吞掉。於是我們就想當然爾的看到:由『一群舊官僚所撐起的新政府』,而且這新政府不是被吞掉,反而是加速崩解!」

也參照了英國內閣制對於政務官的職責與性質有清楚論述:

「內閣制的政務官基本都來自經過選戰洗禮的國會議員入閣,選擇要件係以其選舉標示的的政策所論述的立場與觀點,及首相閣揆的契合度。根本不必講究其事務性的專業或經驗。因其歷經艱苦選舉,對民意風向有其高度敏感嗅覺,其對政策方向和政黨價值的掌握和完整論述,使其在國會內足以應對任何反對黨的挑戰和辯護,也能在媒體與群眾面前坦然暢論其政策利弊得失。至於所謂的專業能力則依據制度交由文官體系去規劃去執行完成。

......現在的新政府卻降級誤把政務官當事務官看待,講專業不講政策,論資歷卻不計較其過往功過和其所曾擁抱過服從過的價值觀。縱有失誤也只消一道旋轉門就可轉到另一軌道房間內繼續其『得意的笑』。」

老藍閣員的基因本就缺少進取,只會奉行,不會想方設法創新,結果不是完全癱瘓就是自亂陣腳;砍七天假的問題並非今日創舉,其危害由來已久。現在如何使之歸於正常,自是要費幾番腦袋的。可是我們卻只看到當朝勞動部長撿便宜直接抄襲前朝法案拿出來交差。前朝都無法自我辯駁的法案政策,換上民進黨的價值取向,部長無法說清楚,連多位最具人氣的黨籍立委都一樣難以說服勞工朋友!結果全國勞工跟執政當朝各說各話亂成一團,基本上沒幾個人搞得懂、算得清,這政策到底對誰有利?這樣雞同鴨講的政策該歸誰的責任?勞動部長嗎?林全嗎?或是在立院奉令強行過關的黨團嗎?

「博士內閣」VS.「專業內閣」

段宜康曾在今年三月22日總質詢時對張善政直接抨擊說:目前行政首長之中,有一半是常任文官轉任政務官,制度長期運作下來,文官恐為了轉任政務官,刻意討好特定政權與政府,習慣看風向、迎合立場,無從建立「文官中立」體制,「文官中立化只是掛在嘴上」。台灣之所以會有這種政策的決策與執行失敗,兩類官員的恣意互調制度無疑乃其關鍵之處,......

小段這樣的質詢內容,如果現在拿來質詢代表民進黨執政的林全,適用嗎?這不就是老藍的既定思路模型?在已經腐蝕不堪的泥沼裡找泥鰍?結果則是自己深陷泥沼呼天搶地!

都是同一套思維,都是同樣政治怠惰者,都是同樣在豢養無恥士大夫的繼承人!那還何必「政黨輪替」?有多少人在自問:我當時還何必搭高鐵返鄉搶著要去投下「神聖一票」?

馬英九最得意於他的「博士內閣」,結果成為「死亡之握」,再淪落為9.2永世不得翻身的總統!林全自稱是無亮點的「專業內閣」則同樣淪為出包作亂團隊,專業成了「非我族類」的排拒之由。豈是沒人才,只是非你同道中人罷了!

6都市長員都非地方首長專業而投入選戰拔尖而出,他們只要照顧好市政問題,傾聽好選民心聲,只要具備強勢領導能量,只要幕僚群夠強,一樣能贏得市民掌聲與愛戴,謝長廷、陳菊、鄭文燦、林佳龍,都是例子,更別談以前的陳定南、游錫堃等縣市長了。

或許正因為林全執著於其自身專業,以致棄守自己實際掌權高位本該具備的政治敏銳性,再進而輕信「專業者」見樹不見林的非政治性建言,乃致於不知所衷而自毀於國人引來嚴重信任危機!

政務官體察社會發展制定政策,為政治進步的動力;常任事務官則依據既定政策,方針與法令,依法行政,為社會穩定的力量,兩者各守分際,各司其責。

政務官比的是政治判讀的智慧與能量,不是鑽牛角尖或前怕狼後怕虎的事務專業。

俗云:觀人於其所交之友,觀政於其所用之人。於今,當政務官持的儘是事務官心態,打的算盤總是隨時可以回任事務官,抑或是旋轉門轉一轉就又到某高位高薪上繼續「好官我自為之,好酒我自品之」,這樣的無是無非,賞罰不清,士大夫無恥幾已成習,誰還能奢求能在政務官裡去找到風骨與氣節?你說,台灣人民還敢有所指望嗎?

*作者曾任立法院第二、四屆立法委員、民進党中央党部組織部主任、民進党中常委。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