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腕統治14億人的習近平,為何搞不定只有700萬人的彈丸之地?「一國兩制」陷困境,香港或成習近平政權轉捩點

2019-09-12 20:00

? 人氣

香港反送中抗爭延燒三月,港府與民間的距離越來越遠。(美聯社)

香港反送中抗爭延燒三月,港府與民間的距離越來越遠。(美聯社)

香港反送中運動演變成爭民主、保自由的聲勢浩大的抗爭,實為中共始料不及。習近平強勢政權強調一國,弱化兩制,不斷蠶食香港自由和生活方式,終於導致港人反抗情緒大爆發,百萬人大遊行數度上演,暴力抗爭遍地開花,並且和理非與勇武不割席,共同向中共強權說不。

林鄭月娥一讓再讓,港府背後的北京是否真正認識到香港問題的複雜性?一國兩制深陷困境,中共如何面對港獨、台獨等外溢效應的衝擊和國際社會的壓力?70年國慶大典受影響,香港會不會成為習近平的滑鐵盧?

嘉賓:美國聖托馬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教授葉耀元;香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

時事大家談:一國兩制深陷困境,香港或成習近平強權的拐點?
 
有分析認為,中國原本期待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會像5年前佔領中環的雨傘運動那樣,最後抗爭運動無以為繼,最終平息。這次反送中運動為什麼如此聲勢浩大,並且面臨港府和北京的種種分化瓦解,和理非與勇武抗爭者始終沒有出現明顯的割席,致使運動向爭民主、保自由,即五大訴求的縱深發展?

 

紀碩鳴認為,這場運動讓過去只講利益的香港各個階層第一次強烈感受到守護自由、自主這一互相之間所擁有的強大的共同利益。紀碩鳴說,「反修例」和「佔中」的訴求不一樣,「佔中」主要是為了爭取「雙普選」,「反修例」更多的是希望能夠保護自由。

此外他認為「反修例」沒有主導者,完全靠網絡發酵,抗議民眾四處出擊,並非像「佔中」時集中於一點,而且兩場運動的民意支持度不同。

紀碩鳴說,當前這場運動的民意支持度「遠遠超過」五年前「佔中」運動的時候。紀碩鳴認為,北京如果想用同樣的方式讓民意逆轉是難以平息當前事態的。

香港學聯開始公民抗命行動預演佔中(美國之音圖片/海彥拍攝)

 

紀碩鳴認為,香港原來雖沒有民主,但有法治下的充分自由,此前爭取民主得不到滿足也就罷了,但很多香港民眾現在感到原來享有的自由也要被奪走,於是就「奮起保家園」。

紀碩鳴表示,目前看上去似乎是「兩制」的角力,但他認為這實質上是「一國」的衝突。他說,這裡「一國」的衝突指的是「可否容下資本主義充分自由生活」的衝突,是改變和不被改變的較量,因此顯得激烈而長久。

香港回歸之初也發生過50萬人上街遊行的反23條立法運動,當時的北京體察民意,撤回立法,給香港帶來十多年的和平穩定。為什麼進入習近平執政時期,香港先有雨傘運動,後又出現現在的「反送中」,香港進入高度不穩定,甚至是動盪時期?

2019年8月23日,香港抗議者手牽手沿著維多利亞港組成人鏈"香港之路"。

 

葉耀元博士認為,其一是因為香港在回歸之後,北京政府對香港的「涉入過深」,讓一些香港民眾對中國政府產生了「很大的反感」;其二是習近平的權力核心並不穩固,北京過去的政策讓香港產生反動,葉耀元認為,對香港的一些人來說,當前是進行「類似『港獨』的革命」 的「最好的時機」;其三是因為香港當前出現的情況對中國大陸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威脅」,過去相關的信息可能不會被傳到大陸,但現在信息能夠通過多種渠道被傳遞進入大陸。

葉耀元認為,北京或許害怕中國大陸會出現「模仿效應」,當前香港的情況與十多年前相比是「完全不同的」。

香港抗議者的黃雨傘和美國國旗
香港抗議者的黃雨傘和美國國旗

隨著林鄭月娥一讓再讓,港府推動,至少是北京支持的修例已經遭到徹底的失敗。《紐約時報》一篇文章把中共的挫敗歸之於習近平「萬能政權」的擴張與港人保衛自己的自由和生活方式之間的矛盾。

紀碩鳴認為,對峙不在於一方有多強大,而在於一方可以讓對手多為難,讓對手下不了手。紀碩鳴說,香港難能可貴的地方就是可以讓強權為難。他認為這是香港特殊的國際地位和至今對中國的發展仍然有貢獻所決定的,這就讓北京「投鼠忌器」,強權也無力。

有分析認為,中共的挫敗的實質是一國兩制的失敗,《紐約時報》的文章認為,當年鄧小平設計的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前提是,大陸經過50年改革開放,逐漸告別極權體制,逐步與正常社會接軌,而習近平執政以來,極權體制不斷擴張,中國模式大行其道,最終導致陸港矛盾全面爆發。

葉耀元博士提出了不同的觀點,他認為共產黨本身的核心目的就是維持其政權,有關共產黨有意在改革開放之後在體制層面與西方社會接軌的說法是「過度的延伸」。他還認為,民主社會中有關自由、民主的概念會深化到人心,讓人們對威權產生抗拒。

鄧小平時代的「一國兩制」和習近平時代的「一國兩制」一樣嗎?

紀碩鳴認為,現在有兩部分人,一部分是在體制內支持政府的群體,希望當局能夠盡快出動解放軍,盡快實施緊急法,把香港能夠管起來。

還有一部分「激進的暴力者」也希望當局能夠出兵,通過玉石俱焚的方式讓「一國兩制」破產。

紀碩鳴表示,當初鄧小平的想法是,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然後過渡到「雙普選」,之後以這樣的方式統一台灣,最終到了50年後,也就是2049年,中國大陸也有機會實行普選。

紀碩鳴認為,「一國兩制」不僅僅是為香港、台灣量身訂造,也是中國未來發展的方向。他認為,目前的「一國兩制」和當初鄧小平設計的「一國兩制」有很大差異,已經「走樣了」。

葉耀元也認為兩個時代的「一國兩制」有所不同。他認為鄧小平時代的「一國兩制」注重的是讓實行不同製度的兩方進行磨合,找到可以共同繁榮的方式,而他認為當前時代的「一國兩制」似乎是想變為「一國一制」。

此外他還認為,從全世界的範圍看,很難看到「一國兩制」要如何成功,特別是在雙方制度有很大差距的情況下。

這次香港抗爭導致鄧小平創立,中國自詡的「一國兩制」陷入困境。「一國兩制」在香港還有生命力嗎?

紀碩鳴認為,絕大多數的香港人沒有提出香港要獨立,或者表達出「港獨」傾向,只是希望有更多的自治權。他認為問題在於中央政府的管治權的邊界在哪裡,香港高度自治的邊界又在哪裡,這是有些模糊的。

他認為,如果雙方都能回歸到基本法,無論是所謂的23條還是「雙普選」的問題都能夠按照基本法來解決,「一國兩制」還是能夠「回到它的初心」。

他警告說,如果雙方硬碰硬,不願意對話,連當前的混亂局面都不能平息的話,「一國兩制」可能就沒有未來了。

香港一國兩制陷入困境產生巨大的外溢效應,最明顯的莫過於對台灣政治生態的影響。有觀察人士說,如果中共處理不好,它失去的不僅僅是香港,而且也許會永遠失去台灣。真是這樣嗎?

葉耀元認為,中共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大量失去台灣民眾對於「一國兩制」的支持了。他說,台灣本身就沒有打算接受「一國兩制」的想法。

香港民眾2019年9月2日在政府總部外廣場舉行三罷集會(美國之音黎堡)

 

外溢效應豈止是台灣,美國國會正在強力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川普總統和彭斯副總統都表示要把香港問題與貿易戰掛鉤,而且英國和歐盟也都在不同場合表達了對香港問題的嚴重關切。

紀碩鳴認為,北京在香港問題上是顧及國際影響的。他認為北京不希望在美中貿易戰激戰正酣時被國際社會認為它置身其中,因此而影響到北京的國際形象。

他還補充說,北京極不願意香港的亂局國際化。紀碩鳴認為,這項法案一旦通過,對香港和北京都會有「極大的壓力」。

今年年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警告中共面臨「灰犀牛」和「黑天鵝」等種種風險,並預言將會出現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但是有分析認為,那時他絕對不會想到香港出這麼大的事。香港是中共目前為止面臨的最大一隻「黑天鵝」嗎?

葉耀元認為,香港是中共面臨的第一隻「黑天鵝」,但不見得是最大的「黑天鵝」。他表示,香港問題越得不到解決,北京的壓力就越大。

面臨種種壓力和衝擊,習近平如何應對?有人說他會學乖一些,認識到解決香港問題的複雜性,9月4日林鄭月娥不顧前一天港澳辦官員的嚴厲警告而宣布撤回修例,據說就是習近平的意思。也有人預測,習近平不僅僅會在香港問題上採取和緩手段,而且會在強權體制強勢擴張,貿易戰等問題上有所收斂。香港問題是否會成為習近平強權政治的一個拐點?

紀碩鳴給出了否定的回答。他不認為如果當前港府給出的安撫措施不奏效,北京會繼續採取和緩舉措。紀碩鳴重申,中共本來就是用革命奪取政權,不會向暴力低頭,強權政治「不是說拐就能拐的」。

也有人認為,退縮不是習近平的性格,他上個星期發表「偉大鬥爭」,包括對香港問題強調「鬥爭精神」的講話就是明證。如何評價習近平?他會知難而退,還是繼續勇往直前?

葉耀元表示,對共產黨的領導人來說,退縮是最大的問題,也是可能性很低的。但另外一方面,他質疑「勇往直前」也存在問題。他認為通過強力鎮壓導致香港的經濟、法治被「打回原形」對中共不一定是好事。此外他還認為,當香港經濟出現問題也會影響到中國大陸的經濟情況。

有分析認為,無論是哪一種情形,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丟分,並且在處理手段上出現紊亂和失誤是十分明顯的。這對於習近平黨內集權,國家體制內擴大個人崇拜會帶來何種影響?

紀碩鳴認為不會有「傷筋動骨」的影響。他認為習近平的執政地位仍是「相當穩固」的。

香港發生的這場運動會以何種方式收場?

紀碩鳴認為,下策是「破罐子破摔」,出兵鎮壓;中策是現在這樣「耗著、拖著」;上策是按照基本法,各方嚴格遵照基本法解決問題。葉耀元認為出兵的可能性是最高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