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紫宸觀點:國防產業─潛艦教練機國外技術合作練兵,資安為海陸空外第四軍種

2016-09-29 06:50

? 人氣

李奧納多飛機製造公司特別向台灣媒體開放屬商業機密的 M346教練機生產線。(吳明杰攝)

李奧納多飛機製造公司特別向台灣媒體開放屬商業機密的 M346教練機生產線。(吳明杰攝)

蔡政府的國防發展規劃是由原本在淡江大學擔任教授,後到國家會擔任諮詢委員的陳文政教授所規劃的,他認為台灣可以發展三種國防類型產業: 潛艇、高級教練機,以及資安通訊,這三個產業都有衛星產業,展開來便可發展台灣的國防產業供應鏈,產生產業經濟外溢的效果,例如可以提升原本只會做民用技術,未來可以變成軍用技術,變成軍民通用或共用技術的發展,這是陳教授的期待。

首先談潛艦,台灣在國防方面面對中國大陸、越南、菲律賓以及鄰近國家的潛艇威脅,在二十年之內不論是購買或者開發,都需要有潛艦;過去也曾嘗試和美國、德國、法國購買,可是美國不同意賣給我們核能等級潛艦,只願意賣給我們柴油用淺水艇,可是柴油潛水艇連美國自己也不太生產了,而美國現在所生產使用機種又不願意賣給我們。所以現況是我們能買的他不生產,而高規格的又不願意賣,美國其實也在尋找能做出普通潛艦賣給我們的工廠,找過德國、荷蘭等,這些國家有一些潛艦工廠能夠做出美國認為還可以賣給台灣不至於影響兩岸和平的武力,可是後來因為某些政治原因就沒有延續了,形成一個無潛艦的困境。

所以這次蔡英文總統提出國艦國造,由美國協助關鍵技術。由台船造輪船的技術打底,輪船技術造潛艇基本上只能造出潛艇的殼子,但潛艇裡面有三個關鍵技術需要解決,一是無聲渦輪,潛艦執行任務在海面下不能被偵測出來,需要相當高的技術,這個我們做不到,全球只有少數國家中的少數公司有這樣的特殊技術,這技術來源能不能取得目前未知;第二是深海軍用規格的聲納,雖然有些教授聲稱做得到,但畢竟沒有實體生產使用經驗;第三是魚雷。沒有魚雷無法攻擊,沒有無聲渦輪引擎無法在海面下隱形、沒有深海聲納技術無法精準偵測,做出來長得像潛艇的東西是無用的,等於人沒有五官,而這三種關鍵技術仍然是控制在美國手上。若購買核心技術加上自己研發造艦,成本一定會大幅提高,自己造的殼跟別人的關鍵設備有沒有相容都是問題,所以我覺得技術上面臨一定的困難。

20160526-潛艦國造,宏昇公司董事長鄭正義介紹最新研發的陣葉。(朱明攝)
潛艦國造,宏昇公司董事長鄭正義介紹最新研發的陣葉。(資料照/朱明攝)

第二個國防產業產品是高級教練機,為什麼是高級教練機呢?因為我們過去曾經做過 IDF,IDF是一個比較低階的戰機,現在如果要做戰機,飛彈跟速度都是我們無法解決的關鍵技術,所以現在只能做教練機,可以做得比過去傳統教練機型稍微好一些。高級教練機是給我們自己訓練空軍使用,我認為技術上應該做得到,因為台灣過去做過 IDF,而且漢翔一直在做民用航空機,技術已經提升;既然不是作戰用的教練機,技術可行度應該比潛艇高,因為不需要真正的武器系統。但說回成本問題,我們對教練機的需求大概是一百架,但在國外一個飛機設計出來是做五千架或是一萬架,明顯經濟規模不足。從最初的研發到最後產出,中間有引擎、射控系統、機翼等關鍵技術,這些若非重新研發那就需取得來源,成本會比我們直接去國外買一百架教練機高,所以高級教練機是經濟問題,不是技術問題。

0011波蘭採購的義製M346教練機出廠後,先在李奧納多飛機製造公司位於義大利北部的瓦雷澤(Varese)廠區內跑道進行飛行測試。 (吳明杰攝).JPG
波蘭採購的義製M346教練機出廠後,先在李奧納多飛機製造公司位於義大利北部的瓦雷澤(Varese)廠區內跑道進行飛行測試。 (吳明杰攝)

第三個是資安技術,資安技術就是平時講的網軍,不僅要防備別人的網軍,也要加強我方的資訊安全,包括擒諜,偶爾也要有攻擊能力,吸收別人的情報,知道如何破壞別人的系統,在必要的時候進行大型攻擊等。這種能力得靠培養,全世界都有資安需求,只是說,自己相不相信買來的資安設備,也許買來的資安設備或技術中就暗藏了偵測,現在台灣很害怕中國大陸對我們的偵測跟攻擊,也不太想用美國的系統,所以選擇自行開發,我認爲這是應該的。

行政院資安辦公室主任蕭秀琴。(顏麟宇攝)
行政院資安辦公室主任蕭秀琴。(顏麟宇攝)

現在國防部底下有一個電子資訊作戰指揮部,裡面有兩個中隊從事資安相關活動。台灣應該發展第四軍種,就是資安部隊,廣義的網軍,將網軍地位提升到跟陸海空一樣。中國大陸已經有第四軍種,他的第四軍種叫火箭軍,就是他過去的二炮部隊,就是所謂的戰略性導彈部隊。台灣當然沒有導彈部隊,但我們可以成立一個網路司令部,我倒認為這件事情應該更積極一點,包括跟國外合作更多的保密、偵查,網路資安的技術;另外,就是如何有效從民間吸收真正具備這種天份的年輕人,我們看美國的 CIA 或是一些相關的虛擬世界指揮部大量徵集美國具有駭客天份的人,台灣需要做這樣的事情,在年輕人之中去篩選募集真正菁英。我認為資安技術需要理論,需要大學教授,需要軍事作戰的基礎,需要有國外技術的移轉,更需要這些真正具有天份的士兵。現在行政院有一個資訊安全小組,在國家安全會也有資安相關人才,可是我感覺都是一些傳統的公務員或軍官組成,思想恐怕還是非常傳統,雖然傳統部分可取,但現在的電子戰恐怕已經不是那種老舊電腦時代的資訊安全,需要多吸收一些民間的創新能力才是。

*作者為工研院長室資深特別助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