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夏林清傷害的,豈只輔大校譽

2016-09-29 06:40

? 人氣

輔大性侵案發生已超過1年,過程中諸多不當處理,對輔大校譽已成造成傷害。(取自輔仁大學)

輔大性侵案發生已超過1年,過程中諸多不當處理,對輔大校譽已成造成傷害。(取自輔仁大學)

一件處理失當的校園性侵案,有如一道強光,暴露的不只是輔大心理系的學術及專業倫理,和夏林清有直接關係的人民民主陣線、日日春也頓時成為眾矢之的,可以說,這次夏林清作為社運大老的運動倫理,也終被攤在陽光下檢視了。

運動團體或少數政黨即使人再少,訴求再小眾,但只要是為了公益、人權,都會有存在的價值,也都有機會如魯迅所說的,「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輔大性侵事件前,人民民主陣線即使選舉屢敗屢戰、日日春的文萌樓議題即使違反大眾商業邏輯,但他們站在挺弱勢者立場,仍吸引到也許小眾、但有理想的支持者,然而,透過輔大性侵案的無情放大照射,這一次,夏林清和民盟沒有通過考驗,在運動倫理方面完全不合格。

其實,即使是21世紀的台灣,女性主義仍算是小眾前衛的思潮,然而,夏林清作為一位女性主義者也是破產的,因為無論是否強調情慾自主,女性主義者的一個共識是,性侵害無關乎情慾,而是關乎權力和仇恨,她硬要將情欲流動套用到性侵受害者頭上,其實是否定了情慾自主。

自許為堅定的社會運動者,夏林清應該清楚,政黨或運動最大的致命傷還不是政治不正確,而是運動「個人化」,這不只是倫理層面,即使是功利層面也是如此,因為個人肉身會衰亡,但政黨或運動有機會如異化之物一樣永存;當然,歷史上我們看到太多政黨被個人化的例子,夏林清也沒有例外。

我不想說夏林清搞個人崇拜,但這些社運團體確實成為她隨意出手的利器,而且不是為了任何公益,而是為了她個人的私利。我們看到,在檢討朱同學的大會中,夏林清的「同志們」扮演重要的攻擊防守角色,事實上,他們也是多次的工作小組會議的重要成員。難怪輔大工作會議會走調,因為會議的目的不再是輔導學生,而是維護夏林清。

這些團體任夏林清所用到什麼地步!當教育部表態要查時,人民民主陣線以政黨名義發表聲明痛批教育部違反言論自由,當勵馨基金會舉行記者會評論輔大性侵案時,是日日春去向勵馨叫陣,並不是教育部或勵馨不能批評,但這是名為批判實為護航,否則,他們至少要揭露自己和夏林清的關係。一個簡單的比較就可以看出夏林清「類教主」的地位,去年證嚴法師因為慈濟在內湖保護區設專區事件遭受砲轟時,當時幾乎只有釋昭慧法師出面辯護,相對的,夏林清因輔大性侵案被質疑時,各處寫文章聲援的不下10人,當然,他們都未揭露自己和夏林清的關係,但已可讓大眾見識到夏林清比教主更高的動員力。

任何的崩壞都不會是一次性或一夕成形的,經過這一次,大家才認真檢視人民民主陣線候選人,一半以上來自輔大心理系,有不少是夏林清的指導學生,甚至還有不少是輔大心理系講師。夏林清也許不同意韋伯所說,「先知與群眾鼓動者,都不屬於教室的講台」,她也許認為學術該為運動服務;然而,現代社會的基本利益迴避或規範,難道可以仗著左派之名,就完全視而不見嗎?

夏林清這一類型的左派有一個特色,他們極端的不信任國家機器,這也沒錯,但這次的教訓可以提醒我們,不只國家機器可以為惡,任何一個小團體的權力中心,都有發展成蒼蠅王的潛力,都有為惡造成重大傷害的可能,輔大性侵案讓我們見識到這樣的潛能,也是未來每個小團體都必須戒之慎之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