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學生跟系/所/校譽都掉到水裡,你要先救誰?

2016-09-27 06:30

? 人氣

-從輔大性侵案看被害者權益性平法實施13年總檢討記者會,民眾熱烈討論。(陳明仁攝)

-從輔大性侵案看被害者權益性平法實施13年總檢討記者會,民眾熱烈討論。(陳明仁攝)

這兩天看到所謂的輔大性侵案件工作小組的討論會記錄,裡面輔大師長的發言,全都圍繞著輔大心理系系所或教授個人聲譽打轉。師長們的言語流露出對系所聲譽強烈的關心,並且一直提醒學生性侵事件對系所可能的影響。

身為一個主任、院長,當然要關心系所的聲譽,並且也有義務維護系所的聲譽。但是要怎麼樣維護呢? 其實性侵案件本來也跟系所聲譽、或單位主管的個人聲譽無關,主要還是學生希望師長能還他/她們一個公道。但是事件中,單位主管只關心個人系所聲譽,所以不斷在個人臉書上公開質疑學生說法,堅持要學生對個人信譽造成負面影響道歉,反而讓大家覺得這些大人「你只想到你自己」。

其實要維護系所聲譽最好的方法,就是幫助需要幫助的學生。偏偏在這個案子裡,老師不認為學生受害,因此也不覺得學生需要幫助。

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你們學生之間的情慾流動我也知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平常在8樓幹些什麼,偷吃也要把嘴巴擦乾淨,沒錯,你,確實,酒後,亂了性,但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我要聽你作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面經驗到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

雖然我沒有唸過諮商,但助人101最重要的不是聆聽嗎? 先耐心聽完別人的說法,再來幫助她分析問題、看如何解決問題。怎麼會劈頭就告知她,她正確的感覺是什麼? 楊翠老師說的很好,「理論源自經驗,而非經驗來自理論。」學者不應該把自己的理論套用在別人的個人經驗上。這樣寫個劇本,然後叫個案照著唸,怎麼會叫諮商? 在告知學生你想聽什麼版本的時候,你就已完完全全地否定她的主體性了。然後,在學生公開道歉時,指出她是為了529 男友臉書發言而道歉,而不是因為她是受害者而道歉,即使完全符合事實,卻也突顯出只關心自己聲譽、不關心學生遭遇的冷血與無情。

這讓我想起,兩年前鄭捷犯下震驚全台的江子翠案件時,東海大學秘書室在案發幾天內發的那封信。東海秘書室的信件不長,表達對事件的遺憾、對受害者及其家屬的關心,但也講了一句感動全台的話:

鄭捷同學不僅是一位去年暑假轉入環工系的大二學生,一夜之間我們都發現了在東海的每一個人,無論憂喜勝敗,都是我們的家人,我們愛著他們,卻也不夠愛他們。   

因為是家人,所以我們除了遺憾鄭捷同學錯誤的行為,更對社會深感不安,及對無辜的受害人與家屬表達慰問之意…。

鄭捷犯的錯,並不比輔大性侵案輕微,而且對社會的影響也比輔大一案還更深更廣。東海比輔大更有理由關心校譽受損。

但是,在東海大學的信裡,學校並沒有試圖與鄭捷撇清關係。學校也沒有替鄭捷找藉口、或是提醒社會說學生犯罪,東海的師長也沒辦法控制他個人的行為等。信裡沒有說,不應該因為鄭捷的個人行為,而影響東海校譽。事實上,信件裡沒有談到東海的校譽。信裡透露的是老師對學生的關心—不管你犯了天大的錯,你還是我們的家人。

東海關心的問題是,我要怎麼幫一個學生? 東海反省的,是「我是不是其實有機會可以幫助他,但我卻沒有去注意他、關心他?」

東海秘書室的信件裡,讓我們看到,學校官方覺得最關心的問題,是要怎麼幫助學生。

我相信你去東海的老師們,校譽重不重要,他們也會說,當然很重要。我想每個教授都覺得學校校譽很重要。學校校譽不好,教授也跟著難看,沒有人會覺得校譽不重要。教授個人名譽重不重要? 當然也很重要。

學生跟校譽都掉到水裡? 你要先拉誰一把? 東海選擇了先拉學生一把,而不是把學生踢開,假裝不認識。東海因此反而更受到更多台灣學生、家長的信任。

這些案件,值得為人師表的我們深思。最後,祝大家教師節快樂!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系客座助理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