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敬思觀點:本土領頭羊提前撤離離岸風電產業的啓示

2019-06-24 05:50

? 人氣

上緯宣布出售新能源公司股權,震驚市場。圖為苗栗竹南由上緯公司建造的示範風機。(資料照,取自上緯官網)

上緯宣布出售新能源公司股權,震驚市場。圖為苗栗竹南由上緯公司建造的示範風機。(資料照,取自上緯官網)

上緯投控於6月20日晚上11時召開重訊記者會公告,董事會決議出售上緯新能源(負責開發海洋風電、海能風電與海鼎風電)及其子公司海能風力發電100%股權給歐美能源公司,意即上緯新能源所提供的風場運維服務及目前上緯對海洋風電持股7.5%,也將一併出售,預計6月底前完成簽約,交易總金額約2598萬美元至1.01億美元。這項公告立即震憾市場,隔日股市開盤後上緯股價一路被殺到跌停板。

避免身陷困境 見好就收?

為何一向標榜本土離岸風電產業領頭羊的上緯突然不玩了?上緯表示,海洋風電規劃第二階段總發電容量共128MW,預計5月底啟動海上施工作業,並於年底前完工。海能風電總裝置容量為376MW,預計2021年完工商轉。由於海鼎風電在去年4月遴選階段未能取得開發權利,上緯新能源宣稱2021至2025年已無風場可開發,階段性任務已完成。

本來出售股權乃上緯公司決策,不宜置啄,但其背後真正原因恐非如此單純。到底是因為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避免陷入困境?或是缺乏足夠運維經驗人才?還是預見未來問題重重,見好即收?外人沒辦法知道。平心而論,離岸風電屬於資本及技術密集產業,風險非常高,若無雄厚財力和高超技術,想要在此產業生存或賺大錢並不容易。因此上緯在此時急流勇退,回歸本業,可能是個務實的明智決定,也可避免愈陷愈深。但另一方面,上緯的決定也反映離岸風電產業在台可能存在著許多外界難以理解的問題。

20190219-樹脂材料大廠上緯19日宣布,全球最大離岸風機製造商西門子歌美颯(Siemens Gamesa)已使用上緯所生產的樹脂材料製造首批風機葉片,並通過品質測試。圖為西門子歌美颯離岸風機葉片。(上緯提供)
全球最大離岸風機製造商西門子歌美颯(Siemens Gamesa)使用上緯所生產的樹脂材料製造首批風機葉片,並通過品質測試。圖為西門子歌美颯離岸風機葉片。(上緯提供)

沒有本土領頭羊,台灣憑口號打世界盃?

繼去年6月海洋風電取得新台幣187億元專案融資之後,達德允能風電今年5月底簽署新台幣742億元專案融資,沃旭在6月簽訂新台幣250億元5年期貸款額度,海能風電也計劃在今年下半年舉借新台幣600多億元專案融資,在開發商不斷「運作、洗腦」及政府大力「配合」下,離岸風電產業一時之間似乎變成銀行家最愛,照說海能風電的專案融資也該輕易的手到擒來。沒想到帶頭的上緯突然間卻宣布提前全面撤離,等於是給政府推動離岸風電產業與供應鍊國產化政策打了一個大巴掌,這意味著什麼呢?如果沒有本土領頭羊,政府推動的供應鍊國產化政策要如何走下去?除了口號之外,台灣又有什麼條件打世界盃?

離岸風電產業在台可預見的風險及影響

歸根究底,上緯的緊急煞車只是單一案例,但卻不可低估其背後意涵,此事件代表離岸風電產業在台極有可能在未來會面臨下列風險及影響:

─政策改變,主其事者異動,地方配合度不足,工程進行遲緩、成本增加。

─離岸風電躉購費率最終肥了外資開發商及設備商,本土業者及下游廠商只能撿到蠅頭小利。

─銀行團未要求提供完工保證、Performance Guarantee,股權轉讓極少限制,導致開發商提前獲利出場,專案風險留給銀行團。

─開發商的供應鍊國產化承諾,最終一事無成,本土産品很難取得國外驗證或只是流於在進口零組件「貼牌」。所謂離岸風電零組件要外銷亞洲或全世界的説法,根本是癡人説夢話。

─未來想完成離岸風電無追索權專案融資,將曠日費時 困難重重,少數本土銀行曝險額可能偏高。

─融資合約過度寬鬆,高槓桿的離岸風電貸款風險變成大多由本土銀行及保險公司承擔。

─預測現金流量過於樂觀,又缺乏開發商增資承諾,最壞情況時銀行團將被迫以債轉股。

─除役準備提存不足,責任歸屬不清,最後由銀行團承擔責任。

─訴訟、仲裁案件不斷,銀行團將疲於處理逾放款。

─廠商財務困難或倒閉,股權數度易手,遇事乏人負責,最終影響到專案風場營運。

20190620-丹麥離岸風電開發商沃旭20日與15家銀行簽署5年期250億新台幣綠色循環融資案。左起國泰世華企金副總溫珍瀚、台銀副總林麗婈、沃旭能源金融與風險管理資深副總裁Allan B. Andersen。(尹俞歡攝)
丹麥離岸風電開發商沃旭與15家銀行簽署5年期250億新台幣綠色循環融資案。左起國泰世華企金副總溫珍瀚、台銀副總林麗婈、沃旭能源金融與風險管理資深副總裁Allan B. Andersen。(尹俞歡攝)

結語

上緯全面撤離離岸風電產業已敲響第一個警鐘,建議政府應審慎規劃年底下一階段開放5G的競標作業及規則,對於現行無法履行或拖延供應鍊國產化承諾的開發商,則應訂定罰則並降低其躉購費率。

另一方面,銀行業身負離岸風電專案融資的最大風險,提供的貸款又幾乎全是無追索權融資,也應謹慎評估,強化融資限制條款,並要求開發商增加融資承諾及應負責任,否則情勢一旦有重大轉變,屆時必然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銀行就只好等著收拾爛攤子了。

*作者為前國泰世華銀行柬埔寨子行董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