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紅酒的新興市場:《饑渴的巨龍》選摘(3)

2016-07-12 05:40

? 人氣

隨著成為強勢的經濟成長和消費能力,中國成為紅酒的新興市場。大舉揮軍中國的法國波爾多酒莊正積極地全面進攻這個饑渴的市場,同時在大量引進和收藏各式酒類後,中國人開始介入全球紅酒產業的生產和銷售,意圖成為世界紅酒市場新霸主。圖為布魯塞爾Brasserie de la Senne啤酒廠內的酒吧。(洪滋敏攝)

隨著成為強勢的經濟成長和消費能力,中國成為紅酒的新興市場。大舉揮軍中國的法國波爾多酒莊正積極地全面進攻這個饑渴的市場,同時在大量引進和收藏各式酒類後,中國人開始介入全球紅酒產業的生產和銷售,意圖成為世界紅酒市場新霸主。圖為布魯塞爾Brasserie de la Senne啤酒廠內的酒吧。(洪滋敏攝)

這是一個天氣晴朗的星期六上午,波爾多商會不尋常地擠滿了人。今天,不是要舉行拍賣會;禮堂正在接待中國大連市西裝筆挺的一個黨政商代表團。大連是遼寧省重要港口,人口七百萬。最成功的企業集團之一海昌集團,想把大連巿打造為酒國聖地。海昌集團雄心勃勃的創辦人注意到香港美食佳酒節的成功,想要從波爾多引進另一版本的盛會到遼寧「第二大城巿」—大連,它在一九八四年即經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核定為全國經濟科技開發區。

北京設計出經濟特區這一地位作為工具,吸引外人投資。特區不僅准許設立合資企業,也可以成立百分之百的外資企業。政府鼓勵各種建設,能引進外資更加歡迎。市場力量全面抬頭;甚至成立了中國獨一無二的一家期貨交易所。自從大連成為經濟特區以來,它已發展到包括一個自由貿易區和一個高新科技區。埃森哲(Accenture)管理顧問公司、花旗銀行、戴爾電腦(Dell)、惠普科技、IBM和甲骨文(Oracle)等西方公司,都在大連設立辦事處。

大連巿的開發計劃包括要把海濱建設為觀光勝地。原本以石油貿易起家的海昌集團,在二○○一年開始投資開發主題公園。海昌的第一個主題公園「大連老虎灘海洋公園」於次年開幕。海洋公園占地近三百英畝,有一萬三千英尺的海灘,北極動物展覽及水族館、雕塑公園、劇場和購物中心。公司另外又蓋了好幾個主題公園,譬如大連最主要的娛樂主題公園「發現王國」(Discoveryland),配備摩天輪、「魔術森林」和「傳奇城堡」等主題設施。海昌的高管注意到大連的啤酒節每年吸引東北各省約六百萬遊客,他們想把他們的娛樂事業帝國拓展到酒國世界。

離大連車程距離約一小時,海昌集團還有一個不動產開發項目「金石灘」;它的核心項目就預備結合葡萄酒和觀光事業。豪宅開發計劃取名「波爾多城堡」(Chateau de Bordeaux),包括別墅、公寓、店鋪和餐廳,這些法國式建築,以石灰岩外表要模仿波爾多古老的碼頭和房舍。項目還包括闢建四百英畝的波爾多葡萄園和可儲藏兩百萬瓶酒的酒莊。海昌集團高階主管已提議和波爾多最先進的酒國文化館(Cite des Civilisations duVin)合作,興建葡萄酒博物館;這項計劃本身要投資八千二百萬美元在加隆河岸興建一座玻璃帷幕大樓,預計二○一六年落成開幕。每一年他們都要仿照波爾多,舉辦大連美食佳酒節。這一切似乎都還不夠,海昌集團加碼承諾在金石灘再闢建五千英畝葡萄園,並向波爾多一千兩百家酒莊各買一百瓶酒來測試市場。這麼一來,許多酒莊將因此有機會進軍中國市場。這項方案也使得海昌集團爭取到它要的合作協議。

因此,大連代表團和波爾多商會在二○一一年六月十八日召開記者會,宣布合作協議內容,並鼓勵酒商在大連啤酒節日租攤位和在酒村長期租下空間。中國代表團的第二排坐著一名男子,不發一言,但是透著自信和權力的氣息。沒有人向大家介紹他是何許人物,記者也被指示別將他拍進鏡頭。他是海昌集團創辦人、最大的股東、非執行董事曲乃杰。

對於波爾多商會圈內人而言,曲乃杰是個熟面孔。二○一○年五月在香港舉行的酒業商展(Vinexpo),主要東主是波爾多商會,曲乃杰當時邀請商會主席訪問大連。通常,商會只跟其他公共團體打交道,但是曲乃杰很有說服力。除了主題公園,曲乃杰還擁有一家石油運輸公司;近年他又多角化經營,投入不動產開發和高爾夫球場。《富比世》雜誌把他列為中國三百大首富之一。中國許多人稱他為「大連先生」,波爾多人也逐漸熟悉這個名號。

在波爾多,很少有人認得他;即使有人認得他,也稱呼他為曲程。其實這是他兒子的名字,但是他並不介意別人喊錯名字。這是因為曲乃杰在法國涉及到不動產的公開生意用的名字便是曲程。二○一○年十一月,曲乃杰出價四百三十萬美元買下波爾多北方的波爾格地區(Cotes de Bourg)九十九英畝地及一座迫切需要修茸整建的酒莊,把產權登記在兒子名下。這座酒莊是波爾多地區最不賺錢的一家,主人掙扎著賣酒、勉強保住家業。銀行凍結酒莊的信用額度,實質上迫使東主脫售。曲乃杰沒有理由花四百三十萬美元買一家不賺錢的酒莊,更何況建物搖搖欲墜、需要再花大錢整建。但是賣主有一樣東西非常值錢:它的酒註冊商標雖然沒用過,卻是「陳努‧拉菲特酒莊」(Chateau Chenu-Lafitte)。

1982年的Lafite( 來源:酒莊網)
拉菲酒莊出產的葡萄酒是享譽世界的波爾多葡萄酒之一。圖為1982年的Lafite。( 取自酒莊網)

拉菲在波爾多是個常見的名字,既是姓氏、又是地名。按照本地方言,名字拼寫成「Lafite」或「Lafitte」,意思是「小丘」,指的是一個家庭所住土地的地勢。讓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很氣憤的是,它的酒一度用過「Lafitte」的拼法,而外頭還有許多酒莊的名字也有「Lafitte」這個字—包括有一家目前還在營業的「拉菲特酒莊」(Chateau Lafitte)。「拉菲特酒莊」從十八世紀起就釀酒,一位姓拉菲(Lafitte)的酒商在波爾多的另一頭開辦自己的酒莊。拉菲酒莊在二○○三年控告「拉菲特酒莊」勝訴,二審又贏;可是二○一○年法國最高法院判決「拉菲特酒莊」勝訴定讞。(註15)縱使如此,拉菲酒莊還是認定「拉菲特酒莊」侵權,想沾它是第一等酒莊盛名的光。但現在,拉菲酒莊恐怕又得和中國億萬富翁擁有的「陳努‧拉菲特酒莊」對簿公堂了。

不過,現在曲乃杰的注意力先擺在他在大連要蓋的波爾多城堡。經過和商會一整年的折衝,他終於爭取到法國人點頭。波爾多酒業公會會長喬治‧郝夏爾德(Georges Haushalter)說:「起先是英國人、荷蘭人和愛爾蘭人來。二十年前,日本人也來了。中國人今天來了,也合乎邏輯。波爾多一向歡迎外資進來。」

有些波爾多人對於和大連合夥做生意其實惴惴不安。因為看起來實在詭異,中方決定大局的這位先生在開會的時候不發一語,召開記者會時又不准大家承認他就在現場。波爾多商會領導人到大連參訪回來後,聘請「法國對外商務信用保證公司」(Compagnie Francaise d’Assurance pour le Commerce Exterieur orCoface)調查海昌集團的底細。「法國對外商務信用保證公司」專精出口融資保險,保護業主不會發生外國公司不付款的風險。因此委託它調查外國企業的底細可謂不二人選。「法國對外商務信用保證公司」回報說找不到有關海昌集團的任何訊息時,商會眾人鬆了一口氣。其實,當他們說找不到任何訊息時,他們沒辦法向商會對曲乃杰或海昌集團能有任何評論。在中國做生意,摸不清對方來頭並不是不尋常的事。

商會反反覆覆思考了許久,合作條件好到不容錯失良機。或許有個自家人能參與到曲乃杰在波爾多的業務,更可紓緩掉任何可能的疑慮。克里斯汀‧狄普齊(Christian Delpeuch)是酒商

公司吉內斯泰之家退休的執行長、也是波爾多酒業公會前任會長。商會向曲乃杰建議,狄普齊可以是他十分有價值的顧問,曲乃杰二話不說,立刻聘他為駐法國董事。這下子原本有疑慮的人,也沒有話說了。但不久,大家就明白,這位主題公園大亨並不只想在大連複製孤零零的一棟波爾多城堡。他還有更大的企圖心。而且具有像他這樣雄心的人,大有人在。

飢渴的巨龍正書封。(時報出版提供)
飢渴的巨龍正書封。(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選自《饑渴的巨龍:中國正在改變葡萄酒消費市場》,作者為現任 Wine Spectator特約編輯。曾任職法新社、Wine Business International和中國雜誌《Wine Life,採訪報導波爾多和酒業新聞數十年,亦曾經擔任過電視節目製作人和編劇。她畢業於耶魯大學,亦得到波爾多大學葡萄酒工藝學(enology)證書,現與家人住在波爾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