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擴大專案小組會議看南鐵案的人權困境

2016-07-12 06:10

? 人氣

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於營建署前抗議。(尹俞歡攝)

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於營建署前抗議。(尹俞歡攝)

「台南市政府和鐵工局談來談去都是談工程,不談人權。」在七月二日的擴大專案小組會議中,一位反南鐵東移自救會的居民這麼說,「我是個小老百姓,工程的事情我不懂。」確實,會議內容多半環繞工程,而人權呢?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就在擴大專案小組會議舉行的同時,東亞迫遷法庭正於華光社區舊址召開,一共審理了來自七個國家、共二十七個迫遷案例,南鐵案也是其中之一。在凱道遊行後,由孫建智法官公開宣讀的其中一項結論是:以永久、可負擔的住屋就地安置受迫遷者,距離應在步行十分鐘內,且須確保不會造成社會、經濟及人權的負面衝擊。

相較於台南中國城暨運河星鑽區段徵收安置方案中低收入戶僅獲得十~十五萬補助,南鐵案中的照顧住宅一直被視為官方的特別優惠。然而,位於機場旁、廣闊台糖農地之中的照顧住宅符合東亞迫遷法庭結論嗎?這點,從居民提及的自身困境可略知一二,茲摘錄如下:

「我住在鐵路邊已經五十年了,二十多年前聽到要鐵路地下化,我們沒有抗爭也沒有反對。四年前聽到政府說要徵收我們的土地,我就陳情說,我有一個視障的孩子,二十年前好不容易才幫兒子找到工作,你現在把我拆遷掉了,我就沒辦法生活。我的陳情政府都不理。照顧方案對我們一點幫助都沒有,我孩子到那邊去還是沒辦法工作。後來也不讓我們陳情了,說什麼挨家挨戶來訪視,根本不是來解決我們生活的問題。你們說照顧住宅,我兒子是個工友,哪買得起照顧住宅?你們說,沒關係,你就去登記,過兩年把照顧住宅賣掉就可以賺五百萬,甚至跟我說容積率可以賣錢。我房子都沒了還要什麼容積率?五百萬要去哪裡買房子?」

台南市政府都發局長吳欣修回答,他在家戶拜訪時去過這位孫媽媽家,很清楚她的問題。因為孫媽媽的兒子在學校當工友,所以他們請教育局把工友的缺額移到照顧住宅附近的學校,只是孫媽媽認為這樣還是會有適應期。後續他們也會秉持這樣的精神處理這些弱勢家庭和醫療問題。

台南市政府真的幫助居民解決問題了嗎?

居民的發言有三個重點:一、 視障孩子(和我)的生活在原居地已達成平衡;二、 我們無法負擔房貸,住不起照顧住宅;三、市府提供的轉手獲利機會無法讓我們買回原本的生活條件。就在居民表明「我們住不起照顧住宅」之後,吳局長回答「我們特別幫你的孩子在照顧住宅附近找到工作了。」請問,吳局長真的回答了她的問題嗎?

孫健智法官2日出席「東亞迫遷法庭」座談活動。(顏麟宇攝)
孫健智法官出席「東亞迫遷法庭」座談活動。(顏麟宇攝)

從人權觀點來看,這個家庭真正的困境在於土地徵收將直接導致居住權、工作權、財產權甚至生存權的損失,細分如下:一、居住權:理應受法律保障的保有權(註)面臨威脅;二、工作權:兒子因迫遷而無法繼續工友的工作;三、財產權:房屋這項主要資產將被剝奪;四、生存權:日後兒子可能無法維持符合人性尊嚴的生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